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681章 遭天譴(1/2)

作者:亞光字數:4540更新時間:2020-04-10 14:46:53

    ":"  不過他此時拋開這些不談,裴常道也還是有些奇怪石榮怎麽會來幫助秦家,雖然說秦家在江海省的地位確實是獨樹一幟,但是在神秘保衛局的眼中看來那根本就算不得什麽,對於石榮來說自然也不會去太在意秦家的實力。

  更何況石榮一向都極為驕傲,給人的感覺十分桀驁不馴,又怎麽會親自來幫秦法道出頭,這實在是奇怪的事。

  “江哥,這小子好像都已經被嚇傻了,你說怎麽解決比較好。”

  裴常道看了一眼江聖淩身旁的秦乘風,見到他眼神空洞,還在不時的傻笑,也明白這人應該是精神都已經開始。

  說起來秦家之所以會落入今天這個地步,也完全是因為秦乘風的作死,他一而再再而三的在挑戰江聖淩的底線。

  “殺了吧。”

  江聖淩淡淡地說道,秦乘風在他的心中早就已經被叛了死刑,這倒是沒有什麽回旋的餘地。

  “江聖淩!你再好好想想,沒什麽事情是要鬧到這麽嚴重的地步的!”

  秦法道依然還在心疼自己這個唯一的孫子,在旁邊大喊著說道。

  “我覺得他還是不要活著了,不然這樣對大家都不好。”

  江聖淩依舊是一臉無所謂的說道,隨手從牆壁上拔出一根石榮射出去的弓箭在手中把玩著,隨後直接就將箭矢的矛頭部分對準了秦乘風的天靈蓋,最後就這樣直接刺穿了下去,硬生生的將整根箭矢從頭頂沒入了秦乘風的腦袋裏。

  “撲。”

  秦乘風依然還是那副癡癡傻傻的樣子,這根箭頭刺進去之後,他的表情才瞬間清醒的過來,一切都已經為時已晚,他的喉嚨裏湧出一大股鮮血,嘴中汩汩地連話都說不出來,隨後就直挺挺的倒在了地上。

  看到江聖淩如此淡然的結果了,一個人的生命,裴常道和楊敘都十分理解江聖淩的做法,事實上這人三番五次的招惹江聖淩,能夠活到現在,還真算是一個很大的奇跡。

  “不要啊,你不要傷害乘風!”

  秦禦也是極為激動,臉上滿是絕望的表情,想要站起身來衝向江聖淩,卻被他身旁的一個特種隊員牢牢的按在地上。

  隻可惜他根本就無法掙脫那個特戰隊員的控製,隻能眼睜睜的看著秦乘風天靈蓋上開始湧出血來,最終血流了一地,整個人倒在地上連動都沒動一下。

  “江聖淩,你這魔鬼!為什麽要這樣對乘風!”

  秦禦痛苦的嘶吼了起來,平日裏他對秦乘風的溺愛極深,所以現在的哭喊聲也極為的悲慘。

  “行了!給我安靜一點!”

  秦法道陰沉著臉,對秦禦怒吼道。隨後他又對江聖淩說道。

  “江先生,既然事情已成定局,你現在心中也已經痛快了吧,那我們能否好好的談一談。”

  “談?你覺得你還有什麽好和我談的。”

  江聖淩有些奇怪,裴常道也在一旁不明所以,按理來說孫子死了,秦法道不應該是這樣的態度才對,難不成說是他也跟秦乘風一樣精神失常了?

  “江先生,我有一事想要跟你商量,當然,這跟秦乘風無關,他原本就犯下了不可饒恕的過錯,渡輪上他殺了這麽多人,總歸是要遭天譴的。”

  秦法道看出來了江聖淩奇怪的眼神,所以也淡然的說道。

  “遭天譴?秦老頭,你之前可沒這麽說。”

  裴常道滿臉嘲諷的說道,心想著這老東西還挺識時務的,現在知道江聖淩的厲害了,倒是這麽快就會為江聖淩說話,還真算是一顆資深牆頭草。

  “江先生,我們之間有矛盾,有不合,那也是因為我實在是想保護家族的繼承人,希望能把香火傳承下去,不過事已至此,我們就不再談這些,之前給您造成的影響,我代表秦家給你賠個不是。”

  秦法道說著,居然還低下了頭,一副認錯的樣子。

  秦禦在一旁完全搞不懂秦法道到底在做什麽,不過剛剛他已經被秦法道罵了一頓,所以現在也不敢開口。

  事實上秦法道現在已經徹底開竅了,他終於明白江聖淩絕對是他不能招惹的存在,他有些後悔沒有在一開始的時候聽信楊敘的話,以江聖淩的實力,想要滅掉他們秦家並不是什麽難事。

  現在看起來他們秦家似乎是損失慘重,但其實仔細想想,錢財都隻是身外之物,雖然說死了一個繼承人確實是稍微有些可惜,但以秦乘風這個招搖的性格,恐怕以後也免不了招惹災難。

  他現在很清楚,如果要是繼續招惹上江聖淩的話,或許結局絕對不會這麽簡單而已,很可能自己都會被揍一頓,他一想到被打的滿臉都是血的石榮就一陣後怕。

  在他的印象當中石榮已經幾乎可以說是無敵的存在,畢竟整個東方分部的部長,實力也必然是這一戰區的最強,可就是這樣一個人也依然還是被江聖淩輕鬆幹掉。

  江聖淩表現出來的實力實在是令人害怕的十分震驚,這樣的人估計也就隻有神秘保衛局能解決了,這可就不是秦家能夠請來的了。

  所以現在已經可以確定的是,江聖淩就是這裏實力最強的人,若是他想的話,隨時都能夠將他們秦家滅門。

  所以也正是因為考慮了這一點,秦法道心裏麵的求生欲念越來越強烈,才開始為了祈求性命而卑躬屈膝。

  秦禦也不傻,見到父親已經完全換了一個態度,自然也明白父親是什麽意思,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所以他也強忍著心中的怨恨,在一旁低聲下氣的說道。

  “江先生,剛剛是我太衝動了,其實犬子如此囂張跋扈,也都怪我教子無方,我一定會給各位賠罪的。”

  江聖淩看著這兩個人就好像是京劇變臉一般轉變的如此之快,心中更是對這兩個人十分鄙夷,但同時也開始在心裏麵思考著應該如何懲罰他們,畢竟他這一次可是打算將整個秦家都連根拔起,徹底為江海省解決掉這麽一個毒瘤的存在。","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上一章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