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五百七十五章(1/3)

作者:付卡字數:8882更新時間:2020-06-26 05:57:39

    神荒,上封信中與你起的夕霧花昨夜開了,嫩白絲瓣,一朵接著一朵,滿滿一院,就像六年前我們在喀納湖邊看到的一樣。

    六年前的喀納湖之行,你還記得嗎?彼時你剛出神荒山脈未久,我也初出水鄉,見什麽都是新奇的,我們佯裝成普通饒樣子,混跡在朝聖的人群中,一步一步登上山,卻在看到喀納湖絕景的那刻,驚喜得無以複加,在湖上盤繞飛旋,嚇得人們連連跪拜。

    人歲越長,便越易思過往,在離殤宮的六年裏,我看山是你,看水也是你。以前我總認為人生老病死是一種福氣,修得長生反而失了那份破敗之美。但命運讓我遇見了你,你既永垂不朽,我又怎能肉身化泥,我一定是要與你長長久久相守下去的。

    我東方氏族多有修行之人,我得指引,在六年前告別你,來到離殤宮,以輕夕簪入得內門,開始了漫長的修行之旅。

    有情之人在不能喁喁私語時,隻能將思念托於信箋,遙寄相思。曾有那麽幾次,我想同送信的青鳥一同飛去尋你,後皆作罷。

    近來夜讀頻繁,眼疾似又犯了,便隻囉嗦這許多。我在離殤宮有許多親友作伴,你近來在山裏的日子如何?請神荒來信告知與我。

    送走了東方懸壺,神荒又回到了那竹館之中,坐在蒲團上望著最後的那盤棋發呆。居此處三月有餘,卻從未覺得哪一日如今日這般淒涼。人去樓空空,竟是半點氣息都捕捉不到。拎起煮著沸水的壺學著女子的樣子沏茶,可卻是熱水飛濺,濕了案上字畫。躺於皓月之下,明明是一樣的星空,卻因為身邊少了那個不心枕著自己手臂手臂酣然入睡的人而覺得月朗星稀竟是不出的寂寞。他曾經想,行過千山萬水,這裏會是她們的長久住處,奈何竟成了傷心地。最後回望了一眼水汽繚繞的青山竹館,便遁去身影。他一襲碧袍,於山之巔現身,可惜物是人非,徒留傷感罷了。

    “王上回來了!”神荒剛入結界,便聽到屬下們高胸奔走相告。

    “你留下,你們散了”神荒麵色不佳,眼中似乎有吹不散的愁雲,擺手示意其他人都退下。

    “王上可有心事?”被留下的人便是最早給神荒尋話本看的玄獸。

    “喜歡為何還要分開?”神荒沉默良久隻問了這一句。

    “這,許是因為誤會,那分別前你們做了什麽?”這個下屬心裏想的事要是被神荒知道估計得被揍扁了。之所以有這一問,是因為他猜測可能自己家的老大粗魯地做了什麽,所以才把人家嚇跑了。

    “下棋,輸了,唉,從來沒贏過。”神荒如實陳述,輕輕地談了口氣。

    “下棋?”本來準備了一肚子地什麽憐香惜玉,要做個文雅君子一類,瞬間懵掉。

    “這……這屬下以為大概是您技藝不精,對方呢,覺得無敵最寂寞。就像您在這結界中看那些闖入的人一樣。”昧著良心扯瞎話。

    “你得倒是有理,她教的琴棋書畫似乎學的都不精,那該如何是好?”神荒瞬間便有了精神,繼續追問。

    “其一嘛要苦練技藝,其二也是最重要的決不能讓別人捷足先登,若是知道祖宅先去下個聘禮什麽的。若是不知道,最好能時時書信往來。若是喜歡,也會主動寫信給王上的”這個屬下太難了,心中暗暗撇嘴,喜歡就帶回來,這有多難,多少人做夢著見一見這神荒山脈的主宰。

    “您有沒有告訴對方您是麒麟王?”忽然想到最重要的問題,心中腹誹的屬下急忙問道。

    “下聘……寫信……”神荒忽然想到了一個不得聊事,沒回答最後一個問題便消失了。

    山崖邊,神荒目光掃過一個個石碑,定在刻有東方姓氏的洞穴中,隔著棺材板查看了下,並施了法術,方才放心。

    “王上,您這是……”下屬也追了出來。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上一章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