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五百七十七章(1/3)

作者:付卡字數:8988更新時間:2020-06-26 05:57:40

    “求求你,求求你手下留情!別殺我,求求你。”

    “今日暫留你性命,以後你們血刀門欺負人可以看看人再下手!給我旁邊這位姑娘磕十個頭你就滾吧”

    “敢問好漢來自何門何派?”

    “給我記住了,我,離殤宮,東方連城。”

    “嘶。”一陣抽氣聲,下方觀戰的百姓和散修們皆瞪大雙眼,此人,可稱殺神也。

    還在跪著的九連差點暈過去,東方家族,離殤宮,自己狗頭怎麽當時就不先去查一下東方連城的底細呢。

    男子拾起人頭係於腰間,金甲染血反倒有別樣風采,宛若沙場上的戰將一般,百萬軍中取敵人首級若探囊取物,掠奪敵將頭顱充當戰利品,將其高高懸掛於城牆之上用以威嚇敵軍。

    隻是這樣做的同時也更加引人注目,血刀門的人若是前來尋仇定會瞬間鎖定少年,自己卻一點也不為少年擔心,這滔天血氣可是十多年來真刀真槍地殺出來的,他過的本身就是刀口舔血的生活,若是缺少了殺伐反而會不習慣。

    血淋淋的屍體無聲地躺在地麵,血腥味在空氣中蔓延使得圍觀之人或多或少有些許不適,而我卻依舊麵不改色,仿佛方才出手調戲暴屍街頭之人與我無關,黑瞳卻感受到強烈的殺氣在刀鞘中振動,翻手伸到背後取下長刀握在手中安撫這凶器,此時,我還不願抹殺東方公子心底的溫柔。

    一路無話來到東門邊,血刀門的人果然不出所料一擁而上卻隻一道血色匹練卷走其生命,帶頭之人匍匐在少年腳下,被少年來路鎮住,見其連滾帶爬到我麵前剛想屈膝叩頭,我便俯下身子扶住那人。

    “磕頭便是免了,小女子很是不解,為何離殤宮下你血刀門門主不過脈境五段修為便敢開宗立派?雖說在此處爾等倒是有些權威,但你這區區不過百人的門派為何更是敢對東方公子出手?”

    語氣柔和麵帶笑容輕聲問道,與少年的肅殺血氣形成鮮明對比

    “今日若是放你回去,你定會帶你家不成器的師父尋仇,小茗覺得,還是送你上路吧。”

    東方公子的處置方式的確行俠仗義,卻未免太過莽撞,這種亡命之徒既然敢襲擊一次,便更會有第二次,此時我等家中族老已然回歸,若是僅有一個血刀門倒是好說,可誰知它暗中又有多少盟友,與其被動受敵,不若送他上路後去血刀門大鬧一番。

    長刀出鞘一閃而過,滔天殺意轉瞬即逝,一道纖細的血線在男子的咽喉處出現,男子依然保持跪姿卻發不出一點聲音。黑瞳歸鞘,不染一滴鮮血。

    站起身來對著東方公子緩緩開口

    “公子,我想這血刀門存在的也夠久了,不如今日講她磨去吧。”

    依舊是一副溫和的笑容,仿佛方才殺伐果斷的女子與我無關,我雖溫和但並非愚鈍,無法生存的溫柔便是最無用的東西。

    看來君影是以為我嚇著了,所以似乎沒有沒有怪罪自己。也不知為什麽,被他抱在懷裏,很有安全感。

    少年帶著自己縱身一躍,從這三千階梯的最頂上跳了下去。第一次從如此高處往下跳,微微有些害怕,抱著他的手又緊了緊。

    一陣風拂過,少年身著的玄色素衣飄起,露出了他線條優美的頸項和清晰可見的鎖骨;仔細端詳這男子:膚若凝脂,高挺的鼻子,薄薄的嘴唇,劍一般的眉毛斜斜飛入鬢角落下的幾縷烏發中。英俊的側臉,麵部輪廓完美的無可挑剔。

    烏發束著白色絲帶,一身玄色綢緞,腰間上係一塊羊脂白玉令牌,飄逸出塵,仿佛天人一般。

    如那位紅衣男子的妖嬈不同,這離殤宮主更是多了幾分英氣,即使不說什麽,就站在那裏,渾身散發的君王氣息也給人一種壓迫感。不過短短幾秒,就到了最底層,把自己送了下來,男子便準備離開。自己雖說懵懂無知,不懂情愫,但看這這男子便心跳加速,臉紅耳熱。現在他要走了,也不知該說點什麽,隻是不想讓他離開。半晌,才吞吞吐吐的說了一句話——“宮..宮主..小女有一請求..不知宮主你..是否願意與我走一程....去逛逛..?”語畢,胸口的心似乎跳得更快了,臉也開始發燙。不敢直視宮主,趕緊低下頭,盯著自己腳尖看,一邊心想自己怎麽如此莽撞,人家離殤宮宮主豈能看上自己?不過說出去的話就如潑出去的水,收不回來了,隻好是靜等他答複。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上一章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