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135 啞巴(1/2)

作者:曲神字數:4258更新時間:2018-10-11 06:16:14

    啞巴跳進河裏之後沒再露頭,河麵太寬,我們猶豫了一會兒,誰都不想跳下去,隻好在岸上等,一等就是十來分鍾,一直沒看到那啞巴出來,於是隻好收工回家。路上我們分析著案情,孟蘭說,啞巴很可能就是凶手,不然他怎麽看到我們就跑,隻要能把舞蹈學院和路麵監控拍到的影像弄到手,應該能看出誰是凶手。

    吳非卻說,不一定是啞巴幹的,看他不像是那種人,充其量隻不過是個變態而已。這點我不敢斷言,沒有確鑿的證據我也不敢說啞巴一定就是凶手,隻是他看到我們就跑到底是什麽意思,他去找劉芳又是為了什麽。

    想想真是可笑,我們本來是去找劉芳的,可是兩次都沒有跟她正麵接觸,這一耽誤已經是深夜了,等我們再回去時,醫院已經封鎖了,禁止進出,就連爬窗都不可能了。但是為了保險起見,我還是決定再進去一趟,起碼要把監控畫麵刪掉,不留任何痕跡,否則我們就被卷入這場凶殺案裏了,很快就會有人通緝我們。

    我和吳非兩個人去了精神病醫院,沒讓她們倆跟著,她們跟著也幫不上忙,反而惹人注意。這次我們是從三樓的窗戶爬進去的,大城市的房屋雖然高,可是牆外都有管道,要上去一點都不難。三樓依然有監控,這次我們沒有刻意避開,直接來到了一樓谘詢處,幾個女護士正湊在一起打著麻將,我們都進屋了她們還沒發現。

    吳非把門一關,順手把窗簾拽了下來,撕成了一條條,在護士們驚恐的尖叫聲中把其中一個護士綁了起來。都做到這個份上了,我也必須裝裝樣子,我把匕首拿出來抵在那個護士脖子上,對她們說:“不想死就老實點,別叫,不然殺了你們。”

    護士們被我倆一嚇,果然老實了許多,一個個靠牆蹲著一動也不敢動。說實話這樣做有些缺德,這也是沒辦法中的辦法,不這樣做怎麽能刪除監控,隻要沒有確鑿的證據,光是見到我們的大致樣子也很難認出我們。

    等我們把四名護士都綁起來之後,便開始動手刪除剛才的監控畫麵,正當我找到文件準備刪除時,突然手一抖把文件點開了。立刻有畫麵呈現,畫麵中一個身材魁梧的人進了101病房,因為距離較遠,沒看清他的樣貌,從身材來看不像是那個啞巴!那人不知道對劉芳做了什麽,等他離開後,我點了快進,過一會兒又看到一個人從一樓的窗口爬了進來,這次來的是那個啞巴。

    我迷惑了,醫院的防護措施做的太差了吧,一夜之間來了這麽多人,他們都沒發現!那個身材高大的人是誰,他想對劉芳做什麽,啞巴來的目的又是什麽?

    我把監控視頻從頭至尾看了個遍,除了那個身材高大的風衣男和啞巴之外,沒有可疑人出現了,於是就刪除了視頻,又關閉了監視器,這才把那幾個護士放開,然後悄悄地溜出了精神病院。此刻街上已經沒什麽人了,已經是午夜十二點,我們本打算回去睡覺,吳非忽然想去橋底下看看啞巴回來沒有,於是我們就又去了河邊。

    到那裏遠遠的就看到地上躺著一個人,不是啞巴又會是誰。我倆匆匆跑了過去,這時啞巴正躺在橋底下呼呼大睡,這次我和吳非做好了準備,一定不會讓他在跑掉。結果等我們倆撲上去時他一點反應也沒有,我正納悶呢,吳非把他的身體翻轉了過來,我看到啞巴喉嚨上麵有一個銅錢那麽大的洞口。

    這詭異的一幕嚇壞了我們,剛才還好端端的一個人,怎麽突然就死了,死法還是這麽的詭異。我倆仔細觀察著他的傷口,喉嚨被什麽東西開了個洞,奇怪的是沒有血流出來!

    正當我盯著傷口看的時候,突然從傷口裏爬出來一條蛇,嚇的我趕緊站了起來,那條蛇從啞巴體內出來之後迅速向河邊逃竄。吳非說了一聲:“追上它!”

    我倆趕緊去追那條蛇,可它爬的太快了,我們還沒追上,它便爬進河裏消失不見了。吳非氣的直爆粗口,這條蛇無端端的在啞巴體內出現,吳非說,很可能跟凶手有關,否則怎麽可能有蛇在人的身體上開個洞鑽進人的身體裏!

    的確這種事聞所未聞,據我所知世界上也沒有符合這類習性的蛇,啞巴的死可能跟凶殺案有關,可是線索到了這裏就斷了,再調查就會變的很艱難。離開時我們匿名報了警,然後便匆匆離開了現場,回去睡覺。

    雖然已經是午夜時分,躺在床上我卻睡不著,心裏有很多疑團,視頻裏拍到的人是誰,啞巴去劉芳的病房裏做了什麽,出來後為什麽離奇死在了橋底下。這些疑團讓我頭疼,之前我也接觸過這種離奇的案件,似乎都沒有這件案子離奇,我隱約覺得跟詭樓的女鬼有關,可又不敢斷定。

    輾轉反側,一直到淩晨兩點多我才沉沉睡去,早上八點,我被吳非叫醒,我極不情願起床,根本沒睡好,可吳非還是硬把我從床上拉了下來。他告訴我,今天要去廟裏燒香,讓我也一塊去上炷香以祈求平安。

    說實話燒香拜佛這種事我經常在家裏做,可很少去過寺廟等地方,原因有很多。這次孟蘭也去了,依舊是我們四個人,路上我把昨天晚上的事情跟孟蘭說了說,想聽聽她有什麽看法,結果她聽完之後也是一個勁搖頭,說自己從沒聽說過這種事。

    燒香祈福本是好事一件,我們依次上香跪拜,可輪到孟蘭時,她突然間麵露驚恐,仿佛看到了什麽可怕的東西,手中的香也掉在了地上。接著孟蘭頭也不回的往山下走,我們趕緊追了上去,問她到底怎麽了,她卻不說話,隻顧往山下走,等我們下了山,我再問她,她這才開口對我們說:“剛才我看到神像後麵有一團黑氣!”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上一章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