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441 婚禮(1/2)

作者:曲神字數:4350更新時間:2018-10-11 06:19:05

    吳非不是很有錢,要說買個一兩萬的鑽戒還是沒問題的,我本人也存了一些錢,是上次胖虎分給我們的報酬,我也買了一枚一萬多塊的鑽戒,打算送給蘇晴,當然得等她恢複之後。

    把該買的東西買好之後我們就回去了,吳非說時間不多了,要趕緊回去下請帖,聯絡主辦婚禮的。而我也早把份子錢準備好了,九千九百九十九,這個數字很吉利,但願他倆能長長久久,早日生個小半仙。

    我也幫著忙上忙下,折騰到昏黑,基本上相關事宜已經安排妥當,明天一早八人大花轎就會準時到來。也是這個時候我才知道顏如玉是個孤兒,沒有親人,唯有警隊裏有幾個姐妹和一些老同事,就當他們是娘家人吧,吳非安排人連夜送去了請帖。

    晚上我們留下喝酒,顏如玉一早就在幾個老姑娘的陪同下去了陽城,新娘妝耗費時間,不得不連夜去。婚禮還沒開始,吳非已經安排人把兩個村子裏男女老少都請來了,這次花銷挺大,不過我看他一點都不在乎的樣子,想想也是,婚禮一生可能隻有一次,不辦的漂亮點將來肯定會感到遺憾的。

    村裏熱鬧了起來,火光通天,大家都喝的迷迷糊糊,一些酒量不好的已經倒在地上不省人事了。菜過三巡酒過五味,上了年紀的老大媽開始圍著篝火跳起了舞,什麽舞蹈我不知道,跳的還真像模像樣的。

    吳非這個時候已經麵紅耳赤了,我勸他不要再喝了,他卻是不聽,說今天高興,一定要喝個痛快。我見沒辦法阻止他,隻能偷偷把酒換成了白開水,我可不想看到明天的婚禮上他當眾嘔吐,那將會是一生的心理陰影。

    不知道是我喝多了還是眼花了,我看到跳舞的大媽中有幾個陌生的身影,陌生的麵孔,而且表情有古怪,大家都是笑容滿麵,那幾個人卻是哭喪著臉。我小聲問吳非對麵那幾個人是不是有問題,他抬起頭看了一眼對我說:“問題大了,跳的太他媽好看了,真想把她們都娶回家!”

    我一直在留意那幾個生麵孔,吳非一個不小心把酒弄了我一身,就這一分神的時間,再回頭時那幾個生麵孔已經不見了。我嚇了一跳,又不敢點破,萬一真是我太多心了呢,今晚人太多了,也有可能是我看錯了,況且我也喝了不少酒,腦袋昏昏沉沉的。

    一直狂歡到深夜大家才散去,明天就是吳非和顏如玉大婚的日子,我不想遲到,吳非更加不能起晚,作為好哥們兒,我有義務提醒他,所以決定今晚留在他家過夜,也能確保他的安全。總之我心裏有些慌,總覺得會有事發生,就像剛才出現的感覺,我確定那是一種不好的預感。

    外婆知道我在哪裏,我不回去她應該也不會擔心,把吳非扶進屋放在床上後他倒頭就睡,我也懶得管他,萬一把他弄醒再吐了就不好收拾了。我坐在椅子上睡,為確保安全,我在他床頭上貼了一張驅鬼符,這是他屋子裏剩下的符籙,也許能派上用場。

    一夜相安無事,我總以為會發生點什麽,然而什麽都沒發生,看來是我多心了。一大早就聽到了鞭炮聲,村裏的人都起來了,迎親的隊伍已經出發,並且催吳非趕快準備,不要錯過了好時辰。

    這時吳非的酒也醒了,我本來想把昨天晚上的事情告訴他,猶豫了一下還是沒說,今天的個值得高興的日子,我不想讓他分神。

    一行人站在村口就等著新娘子的到來,然而我們等到了日曬三竿還是沒等到,吳非開始有些心急了,我也挺著急,按理說這個時候也該來了啊,怎麽會遲遲不見人!

    我提出要去前麵看看,吳非說不用了,再等等,可能有事耽擱了。還別說真讓他猜對了,又過了十來分鍾,八人大花轎終於來了。

    婚禮進行的很順利,主婚人念過賀詞之後接下來就是拜天地,兩人都是無父無母的孤兒,隻能把父老鄉親當做自己的父母叩拜,拜完天地就被人們推進了洞房。本來按照習俗是應該鬧洞房的,由於吳非德高望重的關係,鬧洞房這個習俗就免去了,接下來是劃拳敬酒的時間。

    吳非挨個給長輩敬酒,這時我發現了一個熟人,是瞎子,這家夥不知道什麽時候來的,我居然都沒看到他。吳非也很吃驚,簡短的問候之後兩人碰了三杯,然後他接著跟別人敬酒。

    這時我又看到一個熟人,是外婆,她也來了,本來我跟她說過這事,她說她腿腳不方便就不來參加婚禮了,這會兒倒是自己跑來了,這倒是出乎我的預料。我趕緊跑過去扶她,吳非讓人給外婆找了個上座,然後叫我去幫他倒酒。

    我側過頭看了一眼,瞎子不知道什麽時候又不見人了,他總是神出鬼沒我已經習以為常了,所以一點都不吃驚。

    倒完酒我的手臂已經有些麻木了,這時吳非才招呼我坐下,他想把瞎子請過來坐在一桌的,卻沒看到瞎子,問我我也不知道,那家夥剛才還在的,一轉眼就玩起了失蹤。

    坐下來我突然意識到這其中可能另有隱情,瞎子沒理由玩失蹤啊,他更加不會這麽及時出現,在我的印象裏,這老頭兒要麽不出現,一出現總會有事發生,難道我的預感要應驗了!

    我打量四周一切正常,大家有說有笑,天氣也非常好,大白天應該不會有事。

    吳非看我傻愣愣的不說話,非要罰我喝酒,我真是服了他,除了喝酒就是喝酒,我這個不喝酒的人都被他帶壞了。

    一天的時間很快就過去了,我們村的人陸續散去,隻留下本村喜歡湊熱鬧的還在劃拳,眼看著天要黑了,卻忽然下起了雨,毫無征兆,沒有風也沒打雷,雨點卻很大,我們不得不跑到屋裏去避雨。

    屋子裏擠滿了人,有些人站在棚子底下,大雨很快就在地上匯成了小溪,突然一道閃電從天而降,不偏不倚正好劈在棚子上。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上一章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