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548 迷蹤(1/3)

作者:曲神字數:4316更新時間:2018-10-11 06:20:03

    這一下摔的我七葷八素,還好不是頭先著地,不過胳膊也摔骨折了,傷口也再次被撕裂,護士小姐們是聽著響聲找到我的,找到我時我脖子大量出血,嘴裏也是血,她們嚇壞了,以為我活不成了,立刻就通知了幾名主治醫生。

    很快我就被她們強行抬到了手術室,再次放在手術台上,幾名醫生倒也很負責任,沒有怠慢,很快就連夜趕來了。問清楚究竟怎麽回事之後,他們急忙為我輸血、縫針、輸氧,一番折騰之後,醫生們告訴我,我已經脫離危險了,不過這種事最好不要再發生,不管有多大的事,也要等傷好了才能出院。

    經過這次逃院之後,醫生們特意吩咐護士給我轉移病房,轉到沒有窗子的病房裏,並且還把門給我鎖了起來,有事需要幫忙可以按鈴。這是囚禁,我是病人不是犯人,他們不能剝奪我的自由,可我也知道他們是為我好,我也後悔剛才太衝動,要是護士們沒有及時發現我,即便我沒摔死,也會流血不止而死。

    我躺下後思來想去,越想越慌,從我們出發那一刻起就有不幹淨的東西跟著我們,發生這麽多事,一定是有一股邪惡的力量在背後作怪,瞎子可能知道是什麽,他卻似乎在忌憚什麽,不願意挑明。我想來想去也猜不出來,到底是什麽力量在糾纏我們,它的目的是什麽?

    想著想著,我就睡著了,第二天醒來時發現傷口不疼了,開始有些發癢,中午時奇癢難耐,我隻好把護士叫來,讓她們幫我看看怎麽回事。

    當紗布一層層揭開之後,護士小姐驚呆了,她告訴我,我的傷正在以驚人的速度恢複,按理說需要一個禮拜左右才能複原的,我隻經曆了一個晚上,傷口居然奇跡般的完全好了,看樣子已經可以拆線了。

    醫生們趕來之後也是百思不解,他們取了我的血拿去化驗,最終也沒找出原因。我心裏卻很清楚,一定是守屍腦瘤改變了我的身體機能。

    拆了線醫生們說我可以出院了,不過還需要人簽字,把餘款交了。我打了吳非的電話,問他現在方便嗎,他說全天都有空,於是我就把他叫來了。

    交了錢之後我們離開了醫院,我問他這兩天的情況,他說這兩天一直在酆都做調查,青木不見了,瞎子正在找,可這都兩天了,音訊全無!

    吳非說是兩天前不見的,去找木匠借鋸子之後就一直沒有回來過,這兩天瞎子都快急出病了,他試過很多辦法,都不行,而且酆都城裏也沒有察覺一絲異樣!

    這倒是奇怪了,青木這麽一個大活人,怎麽會說不見就不見了?那天我們分頭去借東西,我們惹上了牢獄之災,青木直接整個人不見了,肯定又是那股力量在作祟,也不知道青木現在是死是活,如果瞎子都找不到他,這件事就會很難辦!

    見到瞎子,他問我事情經過,我跟他說,在警局時被一個女警員襲擊了,當時她可能是鬼上身,然後我就被送到了醫院,再次醒來就沒有見過那個女警員。

    蔡琴分析了一下,她覺得應該不大可能,都說警局裏英氣重,鬼魂一般是不敢進去的,什麽樣的鬼可以闖進警局裏,還敢上警察的身!

    關於這點,我們都說不明白,當時就是這麽個情況,非要問我是為什麽,我隻能說不知道。

    青木失蹤之後他們也沒報警,瞎子認為不是單純的失蹤案,青木多半是遇到了麻煩,很可能是之前曾經出現的那股力量在作怪,它想瓦解我們,越是這樣我們越要保持冷靜,想辦法克製它。

    都這個時候了,瞎子還是不肯告訴我們是什麽力量在作怪,他隻說讓我們加倍小心,從現在起要留意身邊的每一個人,它有可能上任何一個人的身。

    這要怎麽留意,對方在暗處,我們在明處,我可是親眼看到棺材鋪老板是怎麽變成白骨的,那東西的力量太可怕了,真要對我們下手根本防不勝防!

    經我這麽一說,瞎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上一章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