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三百七十一章 壓抑獨處(1/2)

作者:辰雲溪字數:5426更新時間:2018-12-13 22:59:13

    自從那天踏著黃昏回到簡陋的暫時住所,出發前晚酗酒外加重逢當晚徹夜未眠,心情壓抑的雲沐軒在這海拔高的地帶產生高原反應,頭暈目眩,胸悶惡心。

    這種症狀越來越嚴重,最後演變成發燒,頭重腳輕,思維更加混亂。

    把自己關在屋內沉寂了整整一天,雲沐軒想了很多,五味雜陳他還是忘不掉她,再次重逢甚至加深了那揮之不去的眷戀,通過衛鎮的近況了解,讓他心底燃起一絲希望。

    既然忘不掉,就再嚐試著爭取一次,說不定其中真的有誤會。

    然而,他又害怕重演當年分手的那一幕,再次聽到她說,從未愛過這句最殘忍的話,會讓已經支離破碎的尊嚴消失殆盡,連最後一絲驕傲都毀滅。

    又或者說,她誰也不愛,男人不過是生活的調味劑,而他,是最可笑的調味劑。

    噩夢循環是這些年最大的習慣,午夜夢回,痛徹心扉後總是一室無邊黑暗。

    整整一天的反複糾結,沒能讓雲沐軒走出陰霾,反而在茶飯不思之際擊垮身體免疫係統,華麗麗地病倒了。

    病魔讓理智混亂,卻也摧毀了猶豫不決的矛盾,他要一個解釋,一個說得通一切的解釋。

    在思緒放空中,他隻想去見她。

    拿出手機撥了那個爛熟於心的號碼,耳邊響起無情的機械女聲:“您撥打的號碼是空號”,如此循環,雲沐軒心中的無助感如驚濤駭浪翻騰著,一如當年她的背棄。

    拖著疲憊不堪的身子,雲沐軒走出房門,才發現外麵籠罩著蕭條的茫茫夜色,伴著習習涼風,黑沉得讓人透不過氣。

    昏暗的路燈佇立在水泥小道兩旁,居高臨下地拉長男人沉重行走的高大身影。

    漫無目的的匆匆步伐,荒無人煙的林間小道,路人茫然不知歸途,勾勒出油畫裏最蕭瑟的一幕。

    感覺走了許久,雲沐軒終於在一個岔路口看到巡崗的軍人,快步攔截問路:“你們童顏少將在哪?”

    聽到這話,那個皮膚黝黑的年輕士兵神色認真地打量著眼前這位身材高大,麵容英俊的男人,在其冷傲的強大氣場中謹慎問道:“你找童少將什麽事?”

    對於站得筆直的軍人類似質問的話語,麵色沉冷的雲沐軒把腰板挺直了幾分,鄭重其事地開口解釋道:“我是雪災慰問方雲沐軒,你們曾司令讓我找童少將商量賑災後續事宜。”

    關於全軍區下發的慰問方最高待遇指令,這名不苟言笑的士兵再次打量眼前的男人,單薄襯衣讓其顯得身姿格外挺拔,棱角分明的英俊麵龐上有著不容忽視的肅冷,渾然天成的高貴氣質增加了可信度。

    該巡崗軍人鬆口恭敬道:“雲先生,請跟我來。”

    輕輕點了點頭,雲沐軒不動聲色地緊隨其後。

    順著小道七拐八彎,兩個男人一前一後有目的地踏著夜色行走,最後繞到一個小山丘後麵,呈現出一座背靠訓練場的白色低矮平房。

    站在宿舍樓下,那名巡崗軍人開口道:“雲先生,童少將就住在這棟宿舍,異性不得入內,我去跟門衛說一下,打個電話通知童少將下來,您稍等片刻。”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上一章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