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三百七十六章 童顏日記3(1/2)

作者:辰雲溪字數:5754更新時間:2018-12-13 22:59:13

    【4月19日

    坐在火車靠窗軟座上,一直盯著窗外看,把自己包得嚴嚴實實,卻絲毫沒有困意。

    就這樣,來來回回兩個日夜,動蕩的車廂即使被陽光充盈也感受不到溫暖。

    我要去一個有雪的城市,讓那潔白無瑕的雪埋藏我的傷痛。

    遠方的他,願安好。

    5月10日

    自從媽媽永遠離開後,我無疑是孤獨的,卻又掩飾得不為人知。小時候偌大的軍區大院裏,我是孩子王,也是大人眼裏的野孩子,不學無術,蠻橫無理那時的我是希望引起爸爸的注意吧,即使他很少出現,甚至從來沒有注意到,後來野著野著就成了習慣,換句話說,變得男不男女不女。

    長大了,經曆了一場如煙花般絢麗而短暫的戀愛,學會了恨,也學會了忍耐。

    那兩個狼狽為奸的男人,我絕不會原諒,絕不會!

    我也永遠不會忘記那句‘我從來沒有愛過你’以及他黑色雙眸裏的絕望。

    來這個荒涼冷清的城市蝸居一角已有半個月之餘,除了夜深人靜時的噩夢,我都不知道該用什麽麻痹自己。

    最終隻能睜著眼等天亮,一閉上眼往事曆曆在目,痛徹心扉。

    5月11日

    我不敢翻以前的日記,怕被美好的回憶刺痛。

    以前有感而發寫日記的習慣如今成了每日功課,白天盡可能讓自己忙碌,晚上獨自舔著傷口,每天都是如此。

    孤獨一人時,情不自禁地想用文字療傷。

    日記成了名副其實的‘日記’,我卻不敢記錄驗證我正在孤獨老去的日期,以後就叫隨筆,沒有日期的隨筆--寥寥數語,我心傷悲。

    來到中國大陸西部F省,高原地區,在這裏下雪已經不受季節控製,第一天,那潔白輕揚的雪花就埋葬了我的眼淚。

    我要在這裏埋葬我的過往這裏的人民很熱情,軍隊的人也很積極向上,延襲之前的上校官職,開始了全新的生活。

    還是,會想他。

    溫柔是飲鳩止渴的毒藥,我愛上了他的溫柔,愛上了他,那個無限體貼包容我的獨一無二的他,可是到最後卻不配擁有。

    他說,這種糾纏是一種認定,我卻不能認定,也不配認定,現在的我隻是另一個男人的女人,不再純潔,不再有肆無忌憚愛他的權利。

    來到這個條件艱辛的荒涼之地,心情鬱結而茶不思飯不想,結果強行適應環境不到一個星期就病倒了,醫生說病因是水土不服,情緒壓抑導致這是有史以來最為嚴重的病,不過不致命。

    多麽想就這麽病死,再也不會想起不堪回首的往事,再也不會被相思病折磨得死去活來臥病在床三天,多虧隔壁宿舍的娜姐照顧三餐起居,而後帶病巡崗,吹吹外麵的冷風,唯有這樣才能清醒些,不會渾渾噩噩地想起他,也不會被噩夢纏繞。】

    憐惜眸色隨著日記的悲戚情感不斷加深,雲沐軒已是在不知不覺中紅了眼眶。

    毫不掩飾的心理剖析,每個字眼都充斥著悲傷,心疼得無以複加。

    就在這個悲憫情緒驟然升騰的時刻,清亮的敲門聲突然打斷雲沐軒如潮的思緒。

    不等雲沐軒完全回過神來,鐵門特有的開門聲在一陣連續的敲門聲響起。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上一章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