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30 等(1/2)

作者:辰雲溪字數:5440更新時間:2018-12-13 22:59:19

    在一天暗潮洶湧後,迎來新的一天。

    屋內依稀透著朦朧的晨光,一道高大挺拔的身影筆直站在一扇門前,修長而白淨的手抬起又放下,重複著相同的動作,卻始終沒有進行到底。

    這個在晨間舉步維艱的人正是赫連惟,一如昨天站在上官暖的門前,想要把自己遲到的心意告訴對方。

    情商不高的赫連惟沒有了與生俱來的果敢,對愛情懵懵懂懂且小心翼翼,生怕出一點錯。

    昨晚又是想了一夜,從他們的第一次見麵到昨天的互道晚安,所有的回憶片段串聯起來,或喜或悲孩提時代,真正意義上的初次見麵,女嬰的帶笑凝視讓男娃一霎心悸;女孩的無意窺視讓裸身男孩異常羞窘,之後追著喊著會保密要負責年少時代,自行車上的甜美歌聲、隨風飄揚的校服裙擺、形影不離的不盡追隨美好畫麵唯美而清晰,而沒有彼此撰寫的篇章黯淡失色。

    她的男生緣極好,先是有俊美男生給她遞情書,後有優秀男生前仆後繼地對她‘心懷不軌’,這些他都知道得一清二楚,一種名為‘吃醋’的情緒慢慢發酵。

    覓著如潮回憶,才深刻地發現,原來在很早以前,他就默默把注意力放在她的身上,關注著她的所有動向?

    隻是當時的他和她都沒有發覺,造成了現在的局麵。

    腦海裏源源不斷閃過無數回憶編織的畫麵,躊躇滿誌的赫連惟終於敲響了那扇房門。

    他要告訴她,所有遲來的感知;他要告訴她,分開五年間的無盡想念--想念她的清澈嗓音吐出的‘惟哥哥’,想念她環繞在耳的歡聲笑語,想念她的靈動雙眸充溢的愛慕他的女孩,他決定不再放開。

    然而,敲了好一會,裏麵全無動靜,心底突然被緊張感淹沒的赫連惟擰開了門把,進門一看發現素雅的房間無人居住。

    頹然走出毫無生氣的房間,赫連惟懊惱地抓了抓墨發,眼底晦暗不明。

    她走了,就這麽無聲無息地走了。

    就在赫連惟抬起沉重腳步準備回房時,林雨萱迎麵走來,疑惑問道:“惟惟,你怎麽那麽早就起了?”

    “萱姨,暖暖去哪了?”赫連惟輕輕地問出口,語氣中帶著些許迷茫。

    “暖暖啊,去旅行了。她昨晚跟我說在網上訂票的時候不小心定錯了時間,淩晨五點的航班。”林雨萱溫聲回答道,“我以為她跟你們說了,想給她送機,她硬說不需要。”

    “哦。”得知答案,赫連惟終是吐出一個字應答。

    走得那麽隱秘,根本原因還是為了逃避他吧,赫連惟在心裏苦澀地想著。

    緊接著,赫連惟澀澀地問道:“萱姨,你知道暖暖去了哪個國家嗎?”

    “不知道。她沒告訴我。”林雨萱輕輕說道,“既然她想出去走走,我跟她爸也沒幹預太多。”

    話音剛落,赫連惟溫文有禮地說道:“萱姨沒什麽事的話,我先進去補回眠。”

    就在赫連惟身影剛沒入房門時,林雨萱輕聲說道:“惟惟,如果你對暖暖有感覺,萱姨依然支持你們在一起。不過要隻是兄妹,讓她再安靜過幾年…把你徹底忘記。”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上一章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