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六十九章 餓狼圍攻(1/3)

作者:江南劍字數:7990更新時間:2019-11-14 03:26:32

    按理說,這頭被他砸死的山豬救了他一命,算是他的救命恩豬,他不能吃它。

    

    可是現在他雙腿斷了,不能去打獵,肚子又餓得厲害,他隻能先忍著。

    

    伏纓不敢發出太大的動靜,靜靜地等候,他幻想著師父沒死,忽然從天而降,救他於困頓當中。

    

    在他情形的時候,他的理智告訴他,師父死了,在他痛得糊塗時,又不願相信事實,他時而清醒時而糊塗,除了劇痛的雙腿外,全身各處都是火辣辣的疼痛,他想起自己從高處掉落時,身子被樹枝戳刺得到處都是傷口,似乎肋骨也撞斷了一根,自己到現在沒死,真是命大。

    

    疼痛再加上虛弱,讓伏纓幾乎又要暈了過去,若是真的暈過去倒也好,不用受這些罪,但偏偏他又清醒著體會到了這些痛苦,寂靜的山林中夜,伏纓感到自己像個被人拋棄的孤兒那樣無助。

    

    不知什麽時候,他發起燒來,春夏之交的山林中傳來陣陣寒氣,也不知這些寒氣是從山間草木中傳來,還是從神王墓穴中春來。

    

    伏纓這一發燒,人更變得糊塗起來。

    

    唯一的好處就是,再也不用這麽清醒地去麵對疼痛。

    

    忽然,一陣急促的腳步聲從樹林中躥了過來,隻不過這些腳步聲並非是人的腳步聲,而是某種動物的聲音。

    

    伏纓心中一驚,清醒了一些,他向聲音傳來的方向看過去,黑夜中,隻看到幾雙閃閃發光的眸子,那是狼的眼睛,原來在深山中,死去山豬的血腥味將狼招來了,伏纓畢竟是個孩子,見到狼後,最後一點糊塗也消失了,人變得異常清醒。

    

    若是自己還不能克製住現在的痛苦,必將喪命於狼吻。

    

    伏纓又是害怕又是慌張,他想起師父範縈懷告訴他的,習武之人最緊要的就是定力,雖然他還沒有練過武功劍法,但在教他一息功的內功心要卻早跟他說得明明白白,現在的他最需要的就是冷靜,隻有迫自己冷靜下來,才能想出辦法應付眼前的危機。

    

    而冷靜下來最好的辦法,就是用一息功多走幾遍內息,雖然危機在前,但伏纓還是立刻運轉內息,竭力將心頭的恐懼驅走,好在範縈懷正好在膽量上訓練過他,就連毒蛇他都敢麵對和撫摸,這幾頭餓狼又算得了什麽?

    

    伏纓很快進入物我兩忘的境界。

    

    不知什麽時候,伏纓感到一條軟中帶著點硬刺的,濕噠噠的又熱乎乎的東西觸摸著自己的手,伏纓立刻從內息運轉中清醒過來,雖然他的短腿傷勢十分嚴重,但內力充足,真氣澎湃,甚至連燒都退了,他猛地睜開眼睛,看到身旁正有一條狼在舔他。

    

    在他旁邊不遠處,那隻因為被他砸死的山豬已經被啃得隻剩個骨架。

    

    若不是有這頭山豬的屍體給他爭取了時間,恐怕這幾條餓狼首先就要對他下手。

    

    這是山豬第二次救了他,隻可惜倒黴的山豬非但慘遭橫禍,而且屍骨無存,葬身狼腹。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上一章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