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一千二百二十二章 等同於是軟禁(1/2)

作者:一世尋安字數:9286更新時間:2020-03-01 16:34:16

    想了想,容一還是回到屋子,找了紙筆,給奶奶留下一張書信,放在桌上,用杯子壓在。

    隨後,輕手輕腳將門關上。

    夜色裏,一行人打著手電筒,被帶到了警局。

    一人說:“為了調查的準確性,你們現在需要分開留守,分別提審詢問,你們有沒有意見?”

    傅深想說當然有,不想和媳婦分開!

    但,這種地方,這種場合,還是這麽嚴肅的事,他們都很配合。

    容一對眾人說:“我們全都問心無愧,問什麽就如實的回答什麽。”

    眾人點頭。

    警察便把他們分別帶到了房間。

    因為還不是確定得凶手,目前連嫌疑犯也算不上,所以是安排在房間裏。

    房間裏很是簡單,有一張一米左右的小床,一張小桌子,桌子上放著茶水,還有一個獨立的衛生間。

    進來後,門便被從外鎖上。

    容一走到小床前躺下,腦海裏不斷浮現出今天和容寧分別時的畫麵。

    她那麽恨她,扯著嗓子的詛咒她。

    她以為以後容寧指不定還會給她找麻煩,卻沒想到再也沒有機會。

    仔細想想這幾天發生的事,容寧被他們關起來後,沒收了電腦,卻還是發出了微博。

    從那時候她就應該想到,容寧的背後還有別的人。

    可是,那個人到底是誰?

    竟然心思縝密的設計出整場偷拍案件,還知道可能會被調查出來,所以找到了容寧做掩護。

    容寧被抓後,是怕容寧供出她,所以殺人滅口嗎?

    在這種地方竟然也敢動手,到底是多大的膽子?

    如果調查不出真凶,她和所有人都有最大的嫌疑吧。

    她倒是無所謂,可是連累了四個哥哥,還會連累奶奶,奶奶都一把年紀了,怎麽經得起這些折騰。

    想到奶奶現在一個人在竹屋裏睡覺,也不知道醒沒醒,她就覺得心跟針紮似的。

    這還是和傅深歸隱後,第一次分開睡,加上煩惱纏繞,一整夜,她翻來覆去都睡不著。

    直到天快亮了,她才迷迷糊糊的眯了過去。

    可沒睡一會兒,敲門聲便響起。

    容一連忙起身,揉了揉眼睛,走過去打開門。

    一個警察站在門口說:“你好,現在輪到你做筆錄,請跟我們走。”

    “好。”容一十分配合的跟在身後。

    在他的帶領下,到達了審訊室。

    審訊室的門關上,一個警察坐在桌子前。

    她走過去坐下後,對方便公事公辦的問:

    “姓名。”

    “容一。

    “年齡。”

    “十九。”

    一番基礎得詢問後,警察才直入主題的問:

    “聽說曾經容寧陷害過你,還被判刑五年?對此,你是怎麽看的?後續和她是否還有過聯係?”

    “沒有,那已經是去年的事,對於判決我也很滿意,罪有應得,後來她受傷了成為植物人,我還是挺希望她早些恢複。但是工作和瑣事太多,並沒有再關注任何與她有關的事。”容一回答。

    “這次得知是她算計你後,你有什麽想法?”對方又問。

    容一蹙了蹙眉,這是懷疑她麽?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上一章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