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三百六十八章(1/5)

作者:七隻生煎包字數:16808更新時間:2019-11-09 08:44:35

    她的手提電腦上出現一個模擬人物,模擬了古蓮酒店的環境,薄荷說道,“你看,比如說,葉淺走到這裏,為什麽停頓了一下,再往回走。如果是我走過了電梯應該立刻轉身才對,而她好像在想什麽,或者在等什麽,你說,她會不會在等誰的話?又或者說,指令。”

    

    “這個疑點我也發現了,可我一直想不通,你說指令,周圍沒有人,誰在向她發送指令?”鄧肯問。

    

    薄荷疑惑說道,“如果我猜得沒錯,這應該是巫術。你記得前幾年我在北歐的時候也差點被這種巫術暗算過,腦海裏會很奇怪地跳出別人的聲音,取代大腦發出指令,讓你不得不按照他的話去做,幸好檸檬及時趕到,所以我才有驚無險。而且我事後努力地想起那個聲音,可什麽都不記得,所以我快速用筆寫下來,後來這一幕我都忘記了,如果不是我曾用筆記錄下來,我根本不記得這件事,現在在我腦海裏也沒有這畫麵了。”

    

    “你沒提過。”

    

    “我也沒事,當時以為隻是太緊張出現幻覺,沒想太多,後來我查了對方在資料才知道是命門中人,姓龍。”薄荷說,“後來我去苗家查過資料,證實我的猜測,龍家有一門傳女不傳男的巫術,叫心術,可以控製別人。這種心術不需要和中術的人接近,遠程也可以控製。”

    

    “找你這麽說,是有人在背後控製她?”鄧肯環胸,“奇怪了,不管是什麽巫術,總要先有接觸,葉淺身上有心術特定的媒介,別人才能遠程控製,這定律一定不變,不管多厲害的巫術,你和受害人沒有正麵接觸,不可能下手,最起碼當天一定有過接觸,你還記得……你怎麽中巫術寫下來沒有?”

    

    “這一點沒有,不過有一點可以肯定,這種巫術的時效性很短。”薄荷說,“命門的人真的很可怕,什麽奇奇怪怪的東西都用得出來,根本防不勝防,我都能被暗算,一千個葉淺也不頂用。”

    

    鄧肯撲哧一笑,薄荷疑惑回頭,他笑什麽。

    

    薄荷一本正經地說,“我有說錯嗎?我什麽都懂還能被暗算,葉淺就更別提了,隨便一個人都能搓圓捏扁的,她到底是得罪誰了?M還有說什麽?”

    

    “杜月盈!”

    

    “杜家的人。”薄荷偏頭想了想,打開她在資料庫,因為接觸的人比較多,很多人都有特異功能,且來自不同的地方,所以薄荷盡可能地收集一些有特異功能的人才,這麽多年也收集了很多這樣在資料。

    

    “杜家也是以巫術見長,可杜家的巫術裏,沒有控製人心這一項,而且杜家的巫術比較殘酷,一用斃命,杜老爺和杜夫人宅心仁厚,已經幾十年沒用過杜家的傳統巫術了,杜迪也很少用,至於杜月盈,這丫頭的確有過很多壞記錄,可都是一些整人的小巫術,無傷大雅,且都不是杜家的巫術,隻是延伸出來別的派別的小巫術,不足為奇,龍家的巫術不外傳,杜月盈應該不會。前些日子你不是說葉淺是龍家的人嗎?會不會有點關係?”

    

    鄧肯聳聳肩膀,“抓杜月盈問一問就成了。”

    

    “別去惹杜家,真的,惹不起。”薄荷淡淡笑說道,“你一生氣能用一個導彈把人解決了,可畢竟命門裏有些東西,我們不能去碰觸的,有禁忌。”

    

    “我明白,可你讓我看著黑J一蹶不振,白白失去一個孩子?”鄧肯蹙眉,“這小子從來就沒讓人擔心過,感情路走得一塌糊塗,我還真擔心他。”

    

    薄荷點點頭,“現在追究對錯也於事無補了,我聽說杜迪這人挺正派的,你試著和他溝通一下,這件事可不算小事,他有心護他妹妹也看我們答不答應,先禮後兵。”

    

    “你一貫的做事手法,我是先兵後禮。”

    

    杜迪找了杜月盈幾天,卻不見人影,他人在京州,杜月盈回了美國,卻不知道跑去哪兒了,他派人找了很多地方都沒找到人,如果不是擔心葉淺,他早就回美國了。

    

    這死丫頭,做錯了事就跑得無影無蹤,這麽缺德的事情虧她做得出來。

    

    杜迪怒不可遏。

    

    這麽多年來,第一次動這麽大的怒火。

    

    剛開始葉淺和林思遠的事情他沒什麽疑心,他是等報道出來後才知道的,以為是他們喝醉了,酒後亂性。酒店閉路電視的錄影帶一出事就被墨閣拿走了,他也沒機會看見,這件事他一直以為是意外,就算有人陷害,他也沒想到是杜月盈。

    

    那天從綠光回來後,杜月盈一直在家裏沒出去過,杜迪怎麽都想不到杜月盈會害葉淺。

    

    唐舒文問了他有關於杜月盈的事情,並把錄影帶拷貝給他看,他才看出不對勁的地方,這時候要找人,人已經不見了。

    

    這件事除了三大家族的人,很少有人能看出端倪來,杜迪知道,若是被林風眠知道這件事,一定不會放過杜月盈,linda對外宣稱夏梨落病重修養,可他知道,夏梨落是被墨閣的人請走了,下場一定悲慘。

    

    親人是沒得選的,杜月盈做錯了事,是要受懲罰,可這個懲罰杜迪不會交給外人來做,杜月盈自幼對巫術的天分就高於別人,除了他,沒人能夠製住她。

    

    但事實,他一定要告訴林風眠,葉淺是清白的。

    

    他不想林風眠和葉淺因為這件事鬧矛盾,就在杜迪想要給林風眠打電話的時候,葉淺來電,約他在中心公園見麵。

    

    葉淺小產後,他去看過她一次,她沒說過話,這件事對她的打擊太大,溫媽媽說她一直如此,見誰都不說話,可如今為什麽要見他?

    

    杜迪不解,卻答應赴約。

    

    他欠葉淺一個解釋,這一次無論如何,他一定不能再放縱自己的妹妹。

    

    葉淺穿著淺綠色的長裙下樓的時候,溫爸爸和溫媽媽都很吃驚,她回家十幾天,從沒出過房門一步,今天破天荒的穿戴整齊下樓。

    

    淺綠色的吊帶長裙,白色的針織小外套,淺綠色的平底鞋,整個人看起來非常的飄逸,裙子是以前買的,如今穿起來有點大,她這些天瘦了很多,形容憔悴。

    

    “暖暖,你要出去?”

    

    葉淺點點頭,說道,“爸,媽,我出門一會兒,你們別等我吃飯了,可能晚點回來。”

    

    這麽多天,總算聽她開口說話,葉媽媽激動落淚,反倒是葉淺,反應淡淡的,隻是微微一笑,沒什麽難過的情緒,表情有點木然。她肯說話,葉媽媽已經心滿意足了,葉爸爸說,“想去哪兒,爸爸送你過去。”

    

    葉淺一笑,“不用了,爸爸,我自己過去就好。”

    

    葉淺出門前,回頭一看,欲言又止,戴上墨鏡和帽子,最後匆匆出門,攔了一輛的士,去中央公園。

    

    她剛走,林風眠和清月就來了。

    

    一聽葉淺出門了,林風眠想起剛剛和一輛紅色的士錯身而過時看到的熟悉的側影,因為葉淺當時低著頭,又戴著帽子,看不見臉就看見一個側影,她那麽多天都不願意出門,他以為認錯了,沒想到真的葉淺,他下意識想去追,清月攔下林風眠。

    

    “別去,在這裏等她吧。”

    

    林風眠蹙眉,心覺得不妥,清月說,“從這裏出去就是一個十字路,你出去追也不知道她去哪了,葉淺願意出門了,可能隻是散散心,你也別太著急了。”

    

    ……

    

    中央公園。

    

    這裏很僻靜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上一章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