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733章 番外閻岑軒篇(1/5)

作者:醉臥天下字數:10988更新時間:2020-01-24 20:16:37

    &l;!--g--&g;我生在皇家,是神國寶榮帝的第十三子。

    父皇子嗣大多體弱,在我之前便已有幾個皇兄早夭,我出生之際,恰逢已有八歲的大皇子早夭,父皇悲痛欲絕之餘,便對我愈發期待。

    隻可惜我未足月便早產而出,身子一向孱弱。

    父皇對子嗣看重,又因大皇兄早逝,五皇兄不祥,對我頗為喜愛。

    我從就很少出房門,母妃我身子不好,受不得風,可我幼時也極想像皇兄皇姐們一樣,出去讀書習字,騎馬射箭,但最終還是隻能在室內設一桌,獨自識文斷字。

    六歲之時,或許是因常年在宮中安養,不曾出門的緣故,我的身子開始好了起來,被父皇帶著一起參加了宮宴。

    我坐在父皇的懷裏,不敢話,不敢亂動,隻心的打量著宮宴上的每一個人。

    我看到母後鳳儀萬千的走來,母妃和所有人一樣跪拜在母後麵前。

    年幼的我坐在父皇懷裏沒有動,母後看了我一眼,她好像不是很喜歡我,可她還是在父皇麵前誇我,我生的跟父皇年輕的時候很像。

    我還看到了十三歲的二皇兄。

    十三歲的二皇兄生的很好看,對每個人都笑,對我也笑,可是我心裏有些怕他,不敢和他親近。

    宮宴進行到一半,四皇兄突然發病,口中吐出黑血,母妃,那是中毒了。

    那幾我再次被母妃勒令不許出門,在後來,母妃和我,四皇兄歿了,宮中的徐娘娘也沒了。

    我剛有起色的身子又開始發病,甚至有幾次都險些救不過來,父皇還是那樣疼惜我,但目中已經沒了最開始的期待,隻是單純的疼愛。

    我很慶幸,隻有我得到的是完整的父愛。

    十六歲的時候,父皇壽誕,我的身子已經穩定下來,便參加了宮宴。

    或許很少有人會相信一見傾心這個字眼,可我確實是在第一眼就看到了那個姑娘。

    那一年,柳丞相官至吏部尚書,他的嫡女年方二八,跟在他的夫人身邊,低垂著頭,溫柔的笑著。

    我第一次為一個女子怦然心動便是始於此。

    身為皇子不可經常出宮,宮外的女眷非特殊宴會也不得入宮,那以後,我很長一段時間沒見到她。

    後來,皇後想為二皇子指婚,邀了諸多大臣女眷,讓他們帶上了自家年輕出眾的女兒一同入宮,柳尚書的嫡女柳芊芊也在其中。

    我不出她的頭上戴的是什麽簪子,衣裳又是什麽材質,隻是到如今回想,那一襲鵝黃甚是嬌俏清麗。

    皇後挑了一圈,最後選中了她,剛剛讚了幾句,她想起身謝恩,我看到她被人絆了一跤,摔在眾人麵前,顏麵盡失。

    我的心揪了起來,最終還是逼迫自己按捺住。

    也在暗暗慶幸,殿前失儀,已經入不了皇後的眼了,最後,她果然也沒被選中,皇後敗了興致,一人未選。

    散了宴會,我故意在禦花園彈琴引來她前往,我與她相交甚歡,她低眉笑的羞澀溫和,我笑的溫雅,心髒幾乎跳出胸膛。

    那以後,我竟荒誕至極的常常以去尋民間神醫為由出宮,悄悄與她見麵。

    我從未過心悅她,她也未向我表露過心跡,我們隻是偶爾彈琴論詩罷了。

    她隻是覺得好聽,卻不會彈,我有心教她,她卻低著頭避開我的靠近,耳垂發紅,出去的時候還不心撞到了一位姑娘,被那姑娘辱罵也低著頭不言語。

    我沒忍住為她出了頭,往後我們的事便傳揚了一番,我險些害她毀了名聲。

    第二年,她的父親高升至丞相,她成為丞相千金。

    卻在這等時候,竟傳出她是丞相假千金的事情。

    傳言,真正的柳芊芊已經認祖歸宗,她隻能靠著母親偶爾的顧看,淪為府中一個名義上的庶出女。

    在後來,竟又傳出了她弑母的消息,聽聞,她已被毀了容,不日便要處斬。

    我心急如焚,未來得及去救她,就一病不起。

    等我昏迷了幾日醒來,她已坐上了遠嫁禹州的馬車,從此,便是五皇兄的王妃,亦是我的皇嫂。

    我又是悲痛又是慶幸,無論如何,她還活著。

    可我的心,已經在這一刻死了。

    父皇要派二皇兄前去禹州之時,我實在按捺不住,萬般乞求才順利前去,母妃哭紅了眼,我亦不動搖。

    禹州之途行了兩月之久,索性我未發病,我終是能夠再次見到她了。

    我心中不斷地幻想著,她如今到底過成了如何淒慘的模樣,臉上的傷到底可怖到了什麽地步。聽聞五皇兄是個荒唐至極的人,想來也不會好好對她。

    可我真正見到她的時候,她麵上沒有可怖傷痕,也沒有半分悲苦之色,倒是五皇兄臉上的胎記頗為嚇人。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上一章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