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一百六十九章 要出去(1/4)

作者:輕風若水字數:7664更新時間:2018-12-14 05:36:17

    “長孫殿下,所有的人都已經解決,就等殿下之命了。”韞秦恭敬地抱拳說道,手中的長劍倏地落回了劍鞘了,遮擋住了原本的鋒芒。

    “既如此,那你就去傳令全員回朝洵崖以內的羽豐國邊界吧。”玉疏伝唇角微勾,一襲白衣飄然而立,站在府邸前麵淡淡地說著。

    他回頭望了一眼,這個地方,或許他已經不太有可能再來了吧。或許就算是再來,也不再是以四皇子玉疏伝的身份了。隻是多少的銘心刻骨都是發生在玉疏伝的身上,還有女子前些日子的婉約笑顏也幾乎就可以在看到這裏之後立刻浮現在他的眼前。他已經答應過她了,他不會再變了,上一世是屬於宿蕭鸞的君容,這一世是屬於宿離的玉疏伝。

    他沒有辦法回去看宿離,可也已經從溪冉的口中得知宿離已經被仙帝迫使暫且不準許離開仙界了,而今日……約莫正是她的及禮之日吧。這一次,她是真的不能再跑了。也許,又是很長的時間,她就真的隻能被滯留在仙界,被各種仙帝應盡的職務而不得不放下其他的所有,冷下一麵的心來,淡看浮沉。

    所以,她才會這麽舍不得他,就是因為她怕估計她會看不到玉疏伝獻給她的完整江山,看著男子可以風華獨立於天下了。

    她的父親會阻止她,阻絕她的一切,可是她竟然也沒有理由去拒絕。

    “長孫殿下,如此算來,今日午時我軍便會退入羽豐國的領地,而玉澄一定會發現這一點,公子現在又派了人去向他們傳令是羽豐國將要與煜華國宣戰,那殿下的身份看來已是打算好要公之於世了。”韞秦輕輕地笑了笑,神色也是沒有太過的緊張。

    “隻是一個身份罷了,我就是我,這一點——不會變。”玉疏伝的眸光閃爍,語氣深幽,隨即又問道:“玉允人呢?”

    “如果是玉允公子的話,剛才已經先隨齊公子過去了。”韞秦思索了一下,快速回答。

    “你也先過去吧。”

    韞秦點了點頭,“是,殿下,那殿下也小心。”

    看著還駐守在這裏的所有羽豐國的人都離開,而府邸這裏卻已是淒清寂靜,更是四處血腥彌漫。玉疏伝的眼神一黯,隨即長袖一揮,一道金芒立刻蔓延開來,最後撤去時所有的一切都恢複了原樣,似乎是——一樣的美好。

    “原來皇兄也騙了人啊。”背後是長孫驛傳來的聲音,玉疏伝並沒有覺得意外,接著便聽他又道:“皇兄,就算你騙人了,那這裏反正都要離開了,為什麽還要再去費力氣整理一番呢?”

    玉疏伝悠然轉身,對著他輕笑,“因為宿兒是一個念舊的人,我怕她以後再看到的時候,會寒了心——騙人什麽的,我都不在意,因為她告訴過我,我現在隻要當好這個玉疏伝就可以了,而我也覺得,我隻要還能讓她覺得我可以為她所愛的江山帶來繁華安逸,那她一定也會覺得很滿意。”

    “說到底,皇兄你做這些竟是都為了一個嫂子。”長孫驛半是笑意地挑眉,但看到玉疏伝黯然的神情之後,驀地開口說:“可是既然那麽想她,皇兄為什麽不直接去找她呢?”

    “我沒有辦法……”玉疏伝悵然地望著天,“因為這個天下現在還沒有安定,因為她的責任現在還容不得她一絲一毫地分心,因為她的身份,所以她也有她必須要接受的一切。而我能做到的,不過是陪著她把這所有她將要受到的全都先走一遍罷了。”

    兩人說著,都紛紛上了馬,快速向城外馳著,趕在玉澄下令封鎖城門之前。

    “皇兄還真是甘之如飴,那我又可以再說什麽呢?可是這麽說來一麵都不見,那也未免也太痛苦了吧,再說,玉澄已經等不及了,剛才便有密探說玉澄接到急報之後就決意即刻發兵,不到夜晚便可以到達了。兩軍都是氣勢衝衝的,你這個作為大將的人可怎麽能在這個時候輸了氣勢?”長孫驛半是氣惱地瞪著玉疏伝,在馬匹上嘀咕了幾句道。

    玉疏伝挑眉,漠然一笑,隻是沒有說話,臉色看上去也不是特別的好,唯有那目光中依舊是帶著黝黑深邃的灼灼光芒,讓人不敢小覷。可那一縷憂傷,卻是打實在地存在的,現在恐怕隻要是他的身邊人,幾乎一眼就可以看得出來。他難道就那麽明顯麽?

    他的心底苦澀地自嘲了一下,隨即閉口不談了。

    倒是長孫驛在一旁可謂是捏了一把汗,無奈地轉過頭去,繼續駕著馬。前麵就是城門了,而明顯比剛才應是多了不少的守衛,還有欲關城門之意。

    “皇兄,怎麽辦?”

    “就這麽出去。”玉疏伝的眼底冷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上一章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