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一百三十九章 便如前約(1/4)

作者:微風小說網字數:6678更新時間:2020-03-01 20:26:50

    <()

    卻說陽國國君幼子陽玄策,一掃往日隱忍,在宮中難得的大發雷霆,摔碎佩玉。

    阻隔國君人倫的罪名,沒有誰敢承擔。

    整個養心殿外,靜得連呼吸都聽不見。

    仿佛風也嚇得靜止了。

    秉筆太監劉淮立即低頭認錯,誠惶誠恐:“老奴豈敢?”

    但姿態做得十足,禮節俱全,腳下卻動也未動。

    他認錯,道歉,低頭,但是不讓。

    再看看周遭這些侍衛、宮女、大小太監們低頭無聲的樣子,再看看那座始終緘默的養心殿。

    陽玄策發現自己那顆本早已經涼透的心,竟還能再冷卻幾分……

    他這般不顧禮儀的吵鬧,以父君的修為,又怎麽會聽不見。

    隻是不想聽,或者,懶得理會。

    忍耐了這麽些年,第一次發火,陽玄策本來還想做些什麽,但忽然心灰意冷起來。

    有什麽意義呢?

    “也罷。”他歎道,從袖中抽出一封信:“家國大事,耽誤不得。你把這封信轉交給父王便是,我就不去礙他老人家的眼了。”

    “老奴一定送到。”劉淮彎著腰,恭恭敬敬地雙手接過這封信,始終不失臣禮。

    目送著陽玄策的背影大步離去。

    於是一點一點的直起腰身來。看也不看一眼,隻雙手一搓,這封信便化為齏粉。

    嘴角勾起一抹冷笑。如今東宮已固,他劉淮當然知道誰才是此間山河主人。五王子現在才想到“辦正事”、“起爐灶”,未免灶冷柴乏,太晚了些。

    更何況,國君根本不在乎這個所謂的兒子,太子是板上釘釘的陽國未來主人,他隨身侍奉國君多年,又如何不知?

    他當然隻忠誠於國君,但對於下任國君,也要保有必要的敬畏。

    今日送這封信,隻是順手的事情,但落在有心人眼中,就是心意不堅,來日難免清算。他豈能為區區一個陽玄策冒險?

    養心殿外,有侍衛,有宮女,有太監,但都隻低頭看著靴子,無一人敢往這邊看一眼。

    他劉淮彎腰,不配看的人,若不幸看到了,說不得便要折壽。

    轉身走回養心殿中,腳下沒有發出一絲聲音。

    國君身邊,數不清的人想擠,耽擱不得。

    大殿宏闊,陽國國君陽建德閉目坐在一隻白玉蒲團上,頭頂金光隱隱,卻並未忙什麽政事。

    劉淮小心站在殿側一角,是一個國君想找他時能第一時間找到,又不至於總攔在視線裏惹厭的位置。

    過了很長一段時間。

    陽國之主陽建德眼睛並未睜開,隻道:“玄策又在胡鬧什麽?”

    劉淮恭聲道:“說是有正事要求見陛下呢。”

    宏闊的大殿裏,便再無下文。

    ……

    ……

    嘉城城域的鼠疫終於得到遏製。

    有陽庭的支持,四海商盟的輔助,統治此地數百年的席家,力量全部動員起來,好歹在七月結束之前遏製住了鼠疫的進一步擴大。

    說到底,鼠疫當然可怕,但在超凡的世界裏,卻也不算無解的難題。甚至也不在最可怕的災難範圍中。

    就拿秦楚雙方去年在河穀平原的大決戰來說,雙方投入近十萬超凡修士,動輒山崩地裂。

    兩大強國交戰,整個河穀平原都地陷百裏,寸草不生。往日豐沃的土地,旦夕便成焦土,這座平原曾經養活了多少人口,現在卻連雜草都長不出了。哪樣的天災,能比得上這等慘烈?

    至於莊國楓林城一座城域滅絕,數十萬人屍骨無存,也更不必說……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上一章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