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二百六十六章最後的請求(1/3)

作者:潛心夢徒字數:12018更新時間:2020-01-26 13:51:00

    落不落病根,我倒是不怕,隻是,在我的內心的深處,一直都有一個不放下的人,如果沒有辦法去看看他是否安好,我想自己的內心,永遠無法安定。

    所以,在醒來的第三天,蒙天逸讓人給我量身做喜服的時候,我向他提出了最後一個請求。

    這也是我這三天,主動的,第一次與他說話。

    他怔怔的望著我,似乎已經預感到我會提出什麽要求了。

    “在成婚之前,我想最後看他一眼,哪怕是遠遠的,一眼就好。”我望著蒙天逸,懇求道。

    他伸出手,輕輕的捧著我的臉頰:“那你答應我,從今天開始,試著把他忘了。”

    “好。”我幾乎沒有思索,或許就連蒙天逸說了什麽我都沒有仔細聽清楚,隻要他讓我最後再看一次白流年,我便什麽都答應。

    蒙天逸將手從我的臉頰上挪開,臉上沒有一絲一毫的喜悅,隻是將喜袍放在我的麵前。

    “什麽時候,能去看他。”我迫不及待的問。

    “等你的身體好些了。”蒙天逸說著轉過身,留下幾個幾個伺候我的人便走了。

    有他的這句話,我開始迫切的想要好起來,無論多苦的藥,都喝的一滴不剩,並且拚命嚐試著下地。

    不過,就如秀麗所說的,我確實傷的極重,光是調理身體,就耗費了近兩個月的時間,這地府的鬼醫還稱,就我這身體,是從懷孩子的時候就開始損耗,又沒有好好的做個月子,加之傷了心脈,其實就算調養個幾年也未必能痊愈。

    今後,隻怕是要讓周圍的婢女小心的伺候著。

    “我能下地了,明天,讓我去看看他吧。”

    入夜,蒙天逸每日都會過來陪我和念君吃飯,他剛剛動筷,我便忍不住懇求蒙天逸。

    蒙天逸的手微微一頓,又繼續往青瓷碗中盛湯,並且,擺到了我的麵前。

    看著他這陰沉的表情,我以為蒙天逸反悔了。

    “好。”他一口答應,並且,望著我說道:“快喝吧,湯要涼了。”

    我有些發愣的望著他,他低頭吃了幾口飯菜,便伸手將我懷中的念君給抱了過去。

    念君蹬著白胖的小腳,咯咯的笑著,胸口前蒙天逸送她的長命鎖,嘩嘩響動。

    她和師父的兒子瑞安一樣,是一個喜歡笑的孩子,和蒙天逸尤為親,大抵是因為,她出生時,第一眼看到的就是蒙天逸。

    每次蒙天逸抱她,她就會高興的手舞足蹈,用那圓圓的腦袋,頂著蒙天逸的下巴,蒙天逸也會捏著她的小臉故意逗她笑。

    念君沒有見過自己的父親,我很想帶她也去看看,隻是如今外頭已經到了最酷熱的月份,地府一直都是寒涼之地,我怕她一個小小的人兒,一來一回,身體受不了,隻能把她留下。

    這一夜,我側身輕輕拍著念君入睡,她睡著之後,我卻怎麽也無法合上眼眸,或許是期待了太久,這一天真的到了,卻突然覺得一切都顯得如此的不真實。

    撫摸了一下念君那肉嘟嘟的臉頰,我起身,第一次走出這屋子,是的,來這已經這麽長的時間了,我從未出過這個屋子半步。

    身上的傷時間和藥能調理好,慢慢愈合,心裏的卻還在。

    當我推開房門的這一刻,發現外頭是一個水榭亭台,階梯之下,就是一汪泉水,木廊上目之所及都擺滿了血紅色的彼岸花。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上一章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