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18章 風雲詭變(1/2)

作者:魚魚不怕字數:5832更新時間:2023-11-21 04:53:52

    "姐姐"宮遠徵在角宮內尋宮尚角未果,看到高塔的紅燈還是擔心雪懷夕的安危,便奔跑向雪月閣。

    到達雪月閣門口時,宮紫商從馬車中跳了下來,雪懷夕隨後也想跳下去,卻被宮子羽拽住了胳膊,拽了回去,雪懷夕疑惑的回頭看向他。

    "懷夕姑娘"宮子羽拉住她,自己跳下馬車,在下麵向她伸出手,目光緊緊圍繞著她,風吹起係在她頭發上的絲帶,絲帶隨風揚起,飄進的卻是他心裏,他嘴角是抑製不住的笑容,而此刻心跳也如同鼓擂。

    雪懷夕沒有猶豫就把手放在他掌心,借著他的力下了馬車。

    "懷夕姑娘今日好生漂亮"宮子羽看見她身上的繡樣,忍不住誇讚她。

    "好看吧!這是挽蝶"雪懷夕抬起手臂,開心的向他展示輕紗上的蝴蝶繡樣。這個是雪童子之前送的生辰禮。

    "好了,你也快去吧,長老找你定是有大事的"雪懷夕收回手。

    "好"宮子羽隻當她是關心自己,心底仿佛抹了蜜,他目送雪懷夕進庭院內才又跟隨黃玉侍衛去了長老院。

    宮紫商見不得他們磨磨唧唧,腳底抹油了似的早已跑回自己的商宮了。

    宮遠徵到達時,正見宮紫商和雪懷夕從幾個黃玉侍衛看守的馬車內被宮子羽扶下馬車,他停下腳步死死的盯著宮子羽牽著雪懷夕的手,看著他們有說有笑的,心中刺痛。

    他憑什麽,他宮子羽一個廢物,憑什麽離姐姐這麽近?姐姐……風吹向宮遠徵,他迎風看著遠處的二人。牆角的燈籠釋放著光芒,光灑在她身上,為她鍍上了光芒,光線刺痛了他的眼睛,見雪懷夕安然,宮遠徵失落的轉身離去。

    宮子羽到達長老院內,三位長老都在,並告知他執任和少主遇難了,宣布他即刻繼承執任之位,突然聽聞這個消息,宮子羽悲傷的難以接受。

    在執任屋內長老們在宮子羽的背後刺上了密文。

    深夜外麵下起了朦朧的小雪。

    在執任靈前,宮子羽身報麻衣跪在靈前,看到從門外趕來的宮遠徵,宮子羽紅著眼眶衝了上去,緊抓宮遠徵的領口,逼問宮遠徵百草萃的事。宮遠徵因先前看到他牽了雪懷夕的手,還在耿耿於懷,眼看著伸手就要與宮子羽打起來,卻被月長老訓斥。

    "遠徵,不可對新執任無禮"

    "執任?就他?荒唐"宮遠徵滿心不服,他覺得第一順位繼承人理當是自己的哥哥,宮尚角。

    因執任和少主身逝,雪懷夕也被雪長老差人叫了過來,理由是執任把她抱回來,對她有養育之恩,讓她去看看執任最後一眼。

    雪懷夕來的時候還有很多人尚且不識她,雪長老解答了眾人的疑惑,介紹了雪懷夕的身份。她此刻也換上了白色的素色衣衫,她看著爭吵的眾人,她想告訴大家少主是詐死,執任就是少主殺死的,但是她一開口就無法發出聲音,她跑進偏殿想拿出紙筆寫,可是她控製不住自己手抖,她一個字也沒寫出來,手抖了許久,便再也抬不起來,仿佛冥冥之中天意如此,不許她透露一星半點。

    看著宮遠徵因氣憤離開靈前,宮子羽傷心落寞的坐在院外台階前,雪不停飄落在他身上。

    雪懷夕是無力的放棄了告訴眾人真相,兩條手臂因沒有知覺,耷拉在身側,嘴巴現在也發不出聲音,她靜靜的坐在宮子羽身邊,她沒有去看宮子羽,她看的是天空之中的飄落的雪。

    下雪了,那個老頭子也走了,青花還有用嗎?雪懷夕沉思……

    宮子羽腦袋裏浮現的都是爹爹和哥哥的樣子,往日相處的點點滴滴。看到雪懷夕坐在他身邊,他再也忍不住了,抱住雪懷夕,從她身上汲取了一點點溫暖,冰涼的身子才有稍稍緩解,內心的壓抑和失去至親之痛,讓他承受不住,頭埋在她脖頸間不停哭泣。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上一章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