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19章 接近(2/2)

作者:魚魚不怕字數:5874更新時間:2023-11-21 04:53:53

    上官淺恍惚片刻,感受到自己的心髒猛烈的跳動,她立馬恭敬的向宮尚角行禮,故意露出了掛在腰間的那枚玉佩。

    隻見宮尚角冰冷的瞳孔裏碎裂,目光緊隨她身上的玉佩……

    上官淺從醫館內完好無損,得意的提著燈籠出來了。

    另一邊,雪懷夕因熬夜晚睡精神不怎麽好,睡了許久,等她醒來之時,用手撐著從床上坐了起來,她覺得腦袋都要炸了,很疼,同時她也發現了,她的手有知覺又能動了。

    "醒了?"一個身著黑服的俊俏公子正吊兒郎當坐在她房內擺放的椅子上看著她。

    "嗯?小花哥哥…你怎麽來了?"雪懷夕聽見聲音抬頭便看見了花公子,因學習很長一段時間跟花公子,月公子玩,後來就也改口喊哥了。

    "還不是雪童子,他也聽聞了執任的事,擔心你,怕你過的不好,有人欺負你,讓我來看看你"花公子說著把雪童子托付他給雪懷夕帶的幾顆極品雪蓮藥丸也塞進她手裏。

    "知道你虛……他還托我帶給你這個補補身子"頓了頓花公子又說道。

    "哥哥……哥哥還好嗎?他也很想我嗎……"

    雪懷夕聞言隻覺得自己沒心沒肺,最掛記自己的果然是哥哥,可自己卻這麽久沒去看他,她低垂著頭,眼睛泛紅,眼眶裏漸漸起了霧水。是一起生活了十八年的哥哥,是疼了她,把她放在心尖上幾十個春秋的哥哥,她怎麽能不受感觸呢。

    "懷夕妹妹,你別……你別哭啊,他有什麽不好的,他好著呢!"花公子見她眼眶紅紅,垂淚欲滴,說話也哽咽起來,連忙上前手忙腳亂的拿帕子給她擦眼淚。

    "別哭了,這要是雪童子見了,不得揍我一頓,別哭了,懷夕妹妹我偷偷帶他來見你怎麽樣!"見哄不好她,一時間不知道該怎麽辦,手忙腳亂的花公子輕輕給她拍了拍後背,扶好她給擦幹臉頰上的淚水。

    "你看什麽時候安全,帶我去看他,他不能違背命令出來的,雪長老會責罰他的"雪懷夕抬起頭,她想見,但不希望給哥哥帶來麻煩。

    "好"花公子摸了摸她的頭,溫柔的目光看向她。

    "姐姐在嗎?"門外庭院內少年正在詢問侍女

    花公子聽到聲音火速遛了,他是偷偷來的,自然不能讓別人知道。

    "懷夕妹妹等我改日再來"花公子留下一句話就消失在房內。

    "回徵公子,小姐不知道是不是因執任過世太過傷心了,從被羽公子送回來一直昏睡到現在尚未醒"一棠回答。

    "我進去看看姐姐"宮遠徵說著就要闖進去。

    兩個侍女攔在門前"徵公子,不符合規矩,女子的閨房不可隨意入內的"

    宮遠徵被拒不開心,麵容陰沉,昨日見姐姐和宮子羽那麽親近已然很不開心了。

    他再不開心,也還是想要見到她,她像罌粟,戒不掉的…她長在他心裏,慢慢生根發芽,緊抓住他心間的泥土,生拔出來是會流血死掉的……

    看著宮遠徵逐漸陰沉,目光也變得犀利冰冷,一禾和一棠咽了咽口水,覺得脖子微涼,像被冰冷的蛇盯上了。

    "徵公子,待小姐醒來我們必定轉告她,徵公子前來探望過她"一棠硬著頭皮繼續說。

    宮遠徵沒有對侍女動手,畢竟是雪懷夕身邊的人,他離開後,兩名侍女扶住對方,雙腿發軟的厲害。

    雪懷夕聽著外麵的動靜,宮遠徵是離開了,她才又躺了回去,頭還是疼,雖然能說話了,手能動了,頭還是有點像要炸裂了一樣的疼,這就是妄圖透露劇情的代價嗎? 本章已閱讀完畢(請點擊下一章繼續閱讀!)

上一章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