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二十五章(1/3)

作者:雲舒雲字數:5002更新時間:2018-12-15 07:17:50

    相較於楓陽王軍權被罷一事,寧遠公主失蹤一事反而顯得沒那麽受關注了。但這也是對這些大臣而言。

    侍劍推著風司淺正要走出第一道宮門,不想風淩夜一身玄色錦袍,衣帶生風從旁走過,並在他們身旁停下,聲若二月寒風般,道:“楓陽王,不知現下可好?”

    侍劍聞言,雙手收緊。這三王爺著實過分!害王爺軍權被收的不就是他麽。這是赤裸裸的挑釁呀!

    卻見風司淺微笑,有禮道:“有勞三王爺掛心。本王隻是丟了件東西而已,旁人撿了也不知是福是禍,這倒是讓本王擔心的很。你說是嗎,三王爺?”言下之意是兵權在他眼中隻是一件無足輕重的物什,即使別人得到了,也是他不要的。

    風淩夜聽了,一向無甚表情的臉,此時卻是扯了扯嘴角,轉瞬即逝,卻也讓人不寒而粟,道:“倒是本王眼界低了。”頓了頓,平板道:“楓陽王有空憂心別人,不若擔心一下寧遠公主的安危。無關緊要的物什丟了便丟了,可這重要的人若是也丟了可就說不過去了。”見風司淺臉色微變,再難維持剛才的雲淡風輕,接著道:“知道的說是賊人大膽,不知道的恐怕要說楓陽王你無能了。”說完不看風司淺蒼白的臉色,舉步離去。

    侍劍見了,氣得跳腳,偏又無可奈何,這風國怕是隻有這三王爺敢如此與王爺對著幹了。

    禦書房

    風書謹端坐於書案前,蹙眉看著案上展開的奏折,提筆卻不見落下,直至墨水滴落在奏折上,他才猛然驚醒般,眉頭緊皺,神情頗有些無奈之意,隨手放下筆,用手揉著眉心。

    站在風書謹身旁的朱公公見了,忙溫言道:“皇上,歇一下吧?”說完忙奉上新茶。

    風書謹接過茶杯,淺啜一口,道:“朱嶽,你說朕該不該把寧兒留在身邊?”

    朱嶽微微一笑,道:“皇上,自古以來,兒女侍奉父母,常伴身此,皆因一個‘孝’字呀。公主既是皇上義女,理應伴在皇上身側。”

    風書謹聽了,嘴角微勾,一掃方才的疲倦,斜睨朱嶽一眼,道:“按這個理,寧兒遲早是要嫁人的,又如何能常伴身側?”

    “皇上這可是為難奴才了。公主自是要出嫁的,不過要是京城中有哪個青年才俊能入得了公主的眼的話,自是能兩全的。”

    風書謹聽了,嘴角依舊含著笑,卻不置可否,歎道:“還是先找回寧兒再說吧。也不知道她現在如何了?”

    “公主吉人自有天相,加上四大侍衛全力追尋,定會安然無恙的。皇上莫要擔憂!”

    “但願如此。”

    風書謹說完複又提筆批閱奏折。

    遠在炎國上京遠郊別院的某女此刻正躺在葡萄藤架下,閉眼享受著盛夏時節的涼風綠蔭,那悠然享受的模樣完全不像是個被軟禁之人。

    煙瓏安靜地站在不遠處,淡笑地看著洛夕安然地模樣,心中忍不住喟歎:“果然令人費解!”

    細碎輕微的腳步聲中,空氣中傳來細微的別樣氣息。洛夕睜開雙眼微側了頭看向來人,嘴角勾起一抹笑,譏諷意味十足地朝來人道:“喲!這不是六王爺嗎!”

    原本站在不遠處的煙瓏不知何時已不見了蹤影

    炎逸站在離洛夕兩步遠的地方,長身玉立,沐浴在一片光影之中,微微一笑,完全不在意洛夕的譏諷,俊雅的麵容依舊如洛夕初見他時那般溫文靦腆,怯怯輕喚:“洛夕。”

    洛夕嘴角的弧度加深,並不作回應。

    炎逸見她如此,更是小心翼翼,“洛夕,這是生氣了嗎?”

    洛夕冷哼一聲,一口氣瞬間湧上胸口,深吸一口氣,“炎逸,你覺得這樣很好玩是嗎?”真的有掐死眼前這個男人的衝動。

    炎逸似是受了驚嚇,瞬間白了臉色,一臉無辜,上前一步道:“洛夕怎麽罰我都成,但請不要再生我的氣了好嗎?”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上一章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