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55章(1/3)

作者:秋喜字數:4220更新時間:2018-10-09 02:17:07

    我掙不開一個長著三頭六臂還要抓住我的人,他聞言細語地哄我:“乖,我送你去找梅立海。”

     他一隻手抓住我的胳膊,把我拽起來。我拚命地掙紮卻無果,被他拉到了車上,又不知道去了哪兒。

     “你放開我!你要帶我去哪兒?我跟你說,你可別想著把我賣掉,我會讓你生不如死的!”我可能是醉得有些糊塗,在副駕駛上拴著安全帶也不老實。

     兩邊的夜景不斷倒退,涼風使我清醒了些,這個人的臉部輪廓也逐漸清晰起來。

     那副眉眼,不正好是剛被記者盤問過的景立?

     我有些赫然,稍稍安靜了些。如果是在他的車上,他就肯定不會把我賣了。他說送我去見梅立海,那麽就一定是帶我去找梅立海。

     腦袋雖然有些暈暈乎乎,但是我的神誌已經稍稍回籠了些。靠在車窗上,我沉沉地睡了過去。

     臨睡過去之前,我還記得第二天是懸疑電影開拍的時候。不過有景立做司機送我回家,家裏又有梅立海在,我當然可以放心大膽的睡過去。

     迷迷糊糊之間,我好像被人扶起來,又交到了另一個人手裏。

     這個人身上有淡淡的沐浴乳香味,說話間還有隱隱的薄荷香,令人心安。

     迷迷糊糊中我似乎又作了一個夢,在夢中,我仿佛置身於火爐中。然而醒來的時候,我卻覺得自己如墜冰窟。

     睜開眼一看,空調開到十六度,身上蓋著一層薄薄的空調被,我蜷縮成一團,旁邊的梅立海仍然在熟睡。

     他冷厲的眉眼在熟睡時柔和下來,沒了平時的那股氣勢,反倒顯出些溫柔來。

     我起身想摸摸他的臉,卻突然睜大眼睛,難以置信地看著隱藏在空調被之下的身軀。

     我、沒、穿、衣、服!

     “梅立海!”我拉進空調被以免春光外泄,一隻手死命地推著睡在身邊的男人。

     “怎麽了?”他迷迷糊糊轉醒,仍舊睡眼朦朧。

     我不理會他這少見的迷糊模樣,臉色發紅腦袋發脹,最後隻憋出來四個字:“精蟲上腦!”

     我依稀還記得自己昨天醉成什麽樣子,麵對那樣的我,他都能下得去手,不是精蟲上腦又是什麽?

     梅立海似乎被我氣笑了:“精蟲上腦?那裏今天可就起不來了。”

     我驀地想到上次他被下了藥時,我的慘狀,臉色突然更紅了:“那、那你說這是怎麽回事?我的衣服呢?你怎麽在我床上?”

     梅立海好整以暇地清清嗓子:“首先,這是我的房間。其次,你昨天喝醉了自己耍酒瘋,一邊嚷著熱一邊脫衣服。”

     我、我自己脫衣服?

     想到昨天晚上那個仿佛置身於火爐的夢,我一點也不懷疑他這話的真實度。

     那麽……就是我真的自己脫了自己的衣服?

     “或者說,你更願意是我精蟲上腦?”梅立海突然靠近我,一雙眼睛難掩笑意,滿臉促狹的意味。

     難道要把我就地正法?我裹著空調被擠到床腳:“你、你別過來!”

     “女人說的話都要反著來,你是在邀請我嗎?嗯?”他聲音低沉,這聲“嗯”讓我的身子變得酥麻起來,尤其是微微上揚的語調。

     我護緊胸口,目露驚恐:“不、沒有、我不是。你別過來,我說真的!”

     梅立海拉扯著空調被的一角,慢慢往下拉扯:“那我是過來呢,還是不過來呢?”

     隨著他的扯動,我覺得空調被正一點一點脫離我的身軀,嚇得我連忙拉得更緊,聲音裏帶上了哭腔:“別、別過來……”

     梅立海就像是逗著我玩兒似的,眸中促狹的意味不減,隱隱還有幾分揶揄:“你這麽說話,讓我很為難啊……”

     我看準門與床榻的距離,在他附身親下來之前,鬆開空調被,落荒而逃。

     空調被下的身軀果然未著寸縷,我捂著胸口跑進自己的房間,隱隱還能聽到梅立海從胸腔裏發出來的笑聲。

     今天可是丟臉丟大發了。我穿上衣服坐在鏡子前,臉仍然是紅紅的。想到今天是《風鈴》開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上一章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