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1035章 悲劇的遠阪時臣(1/5)

作者:冰凍的血字數:9276更新時間:2019-10-08 13:44:50

    迪盧木多抬起頭,用乞求的眼神看著洛天幻。

    “另一個Saber,這是一個騎士最後的請求,希望你們能放肯尼斯大人和索拉夫人一條生路。”

    “沒問題。”洛天幻點了點頭,反正在這之後,肯尼斯就不再是禦主了,沒有任何的威脅。

    “多謝你們了。”迪盧木多的身體已經淡得幾乎看不見了,他最後看了眼自己的禦主,留下最後的告別。

    “騎士迪盧木多·奧迪納就此退場,再見了,我的主君。”

    最後留下這句話,迪盧木多便徹底消失不見了,同時消失的,還有他的雙槍,靈子閃著微弱的光芒,隨著冷風飄向天邊。

    天邊,泛起一絲微微的亮光,黑夜即將結束,黎明很快就會到來。

    青色的靈子最終融入天邊的微光中,留下一抹夜明前的琉璃色。

    “再見了,迪盧木多·奧迪納,希望你滿意這個結局。”洛天幻抬頭遠眺,用這樣的方式為這位高潔的騎士送別。

    “改變Lancer迪盧木多的結局,獎勵一個B級支線劇情,五千獎勵點數。”

    與此同時,主神的聲音在洛天幻的耳邊響起,不過,洛天幻沒有過多的理會。

    事後,阿爾托莉雅得知了衛宮切嗣會出現在這裏的原因和目的,自然是對衛宮切嗣感到了強烈的不滿。

    同時,她也很感謝洛天幻和蕭冰離,要不是他們先行一步,阻止了衛宮切嗣的陰謀,她可能就無法完成與迪盧木多的約定了。

    ……

    戰鬥結束,所有人都回到了愛因茲貝倫的城堡,洛天幻和蕭冰離無所事事的宅在房間裏,或者是陪伊莉雅和小櫻去外麵玩,而衛宮切嗣他們則是整合了各種各樣的資料,分析接下來的局勢,決定下一步該怎麽做。

    不過,在這之前,衛宮切嗣在考慮要不要先找一個人,將小聖杯的核心移植到這個人的身體之中,以免出現什麽意外。

    阿爾托莉雅則是在恢複自身的傷勢,在和迪盧木多的戰鬥中,她受傷不輕,即使有著阿瓦隆治療,也需要一定的時間來恢複。

    總而言之,在白天的時候,所有的禦主和從者都是處於休整的狀態,想著下一步棋該怎麽走。

    另一邊,遠板時臣在家中地下室沉思,各種消息匯集在他手中,他沒想到,自己的盟友言峰璃正居然死了,所有的令咒也都不翼而飛。

    另外,昨晚除了Caster以外,Lancer迪盧木多也死了,而且都是死在愛因茲貝倫那一方的手中。

    這些消息加在一起,讓遠阪時辰感覺非常頭大。

    根據現有的情報,遠阪時辰得知,這場聖杯戰爭多出來的男性Saber和女性Assassin無疑已經遇愛因茲貝倫那一方結盟了,這樣看來,愛因茲貝倫那一方的實力應該是最強大的。

    所以,遠阪時辰非常擔心,雖然他對他的從者有信心,但現在愛因茲貝倫那一方的實力也不容小覷,更何況,除了使用令咒來強迫以外,他的從者還不聽他的話,在這種情況下,情況就對他非常不利了。

    因此,和原著一樣,遠阪時辰想要與愛因茲貝倫那一方結盟,共同對付其他的從者,並據此調查出那個男性Saber和女性Assassin的底細和具體實力。

    遠阪時辰他是這麽打算的,不過,他不知道的是,在另一個房間裏,自己名義上的徒弟,那個名為言峰綺禮的危險人物,正在與自己的從者進行深奧的交流,而且吉爾伽美什已經徹底挑動出了言峰綺禮的欲望。

    原本,言峰綺禮在他的Assassin全軍陣亡後,是放鬆了不少,他以為自己的任務完成了,雖然沒見識到那個魔術師殺手,但問題不大。

    隻要在待上幾天,他就可以離開這座城市。

    但是,他錯就錯在和吉爾伽美什在思想方麵進行了深入探討和交流。

    言峰綺禮不再壓製自身的欲望,於是他被聖杯重新選上了。

    令咒,又重新出現在他的手上。

    他隻需要與一名從者進行契約,就可以再次作為禦主,重新加入到聖杯戰爭之中。

    而也就因為內心的欲望被徹底激發出來了,言峰綺禮對衛宮切嗣更加的執著了,想要殺了衛宮切嗣。

    衛宮切嗣的理念是“人命的絕對平等”所定義的正義 人命無分老幼,不分貧富,不分性別,都是同等的重要,一條就是它的計量單位,而為了拯救生命更多的一方,衛宮切嗣無所謂的付出任何代價,甚至搭上自己的生命,他的追求非常執著,甚至是十分頑固的。

    而言峰綺禮生來不知“樂”為何物,他無論接觸什麽都會盡心盡力研究,卻最終發現自己無法從中得到哪怕一點幸福感和滿足感,為了填補心靈的空缺,他不斷的追尋著自己人生的意義,忘我地工作,學習……

    而當他看到衛宮切嗣不惜命地進行各種暗殺工作,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上一章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