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1123章 此日六軍同駐馬(中)(1/4)

作者:貓疲字數:8866更新時間:2021-01-13 22:18:58

    因此,當想的太多而導致頭發白掉了不少的崔致遠,再度出現在他所熟悉的大多數人麵前的時候,就像是重新換了個人似的充滿了某種決然和堅毅的氣度。因為,那個曾經抱有“致君堯舜上”“弘揚聖教”的理想,而不惜遠赴東土的留學生崔致遠已經成為了過去,剩下唯有一個想要踐行《太平誓願》的求變者。

    既然新羅故國已經到了無論內外不得不求變圖存之際,那就就有自己來引領這個改變和求新好了,為此他已經顧不得也保護在乎後半生的毀譽和身後名了。至於那些隻能隨波逐流的下層人等,給新羅的老爺們做牛做馬,給唐人做牛做馬又有什麽區別,也許唐人治理下還更加開化明大義一些呢?

    因此,作為征南行營名至實歸的文職第一人。崔致遠回到金海京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宣布在金海京舉辦講義所,將那些追隨和聚附在身邊的人群大都聚攏起來,一同參研他從上國天朝帶來的聖教新學。以期從中挑選出一些勤奮好學、又有心上進的年輕子弟來,作為日後潛在官吏的備選。

    然後,他又在淮南兵的幫助下,從本地義從和輔卒當中挑選出許多可靠沉穩之輩,委任為收攏起來的數萬流民和逃人的(十)戶頭、(百)甲長;開始在金海京附近所收複的田土上,實行最基本的編戶管理和聚民建屯,又分配牛畜種子,以為開春之後的恢複農事之需。

    下一步,又從金海京本地失業的小商販和手工業者、匠人當中,招募了更多的丁壯,而將輔卒擴充到三千之眾。又挑選那些投奔的小豪強及部曲中的精壯,將義從增加到了兩千人;這也是眼下金海京的儲集和周邊順服的城邑地方民力,所能夠維持和供養的最大極限。

    於是,接下來的大半個冬天,崔致遠都是跟隨在南麵招討軍/簡稱征南軍中,不斷的攻破(良、康)兩州之間一處處拒不自立或是不順王化的城邑和聚落,抄沒那些涉亂的豪姓、村主、次村主、公兄、頭人之家的錢糧、丁口,再因地製宜的就近徠民建屯設圍委任更多新的戶頭和甲長;

    同時,以抄獲的糧食賑濟配合武力上宣示,就近威懾和招撫那些由部民、逃奴、賤民和中人聚合而成的赤褲軍,將其一股股的剿滅/逼降之後,再將丁壯和老弱婦孺分營管製,充入到金海京附近所設立的諸多伐木場、狩獵隊和營建工地中去。

    如此炮製下來,很容易就在無形之間,將原本新羅國由諸多豪強、勢戶和頭人,所組成下層統治秩序給逐步蠶食掉和取而代之;因為,這些新任命的戶頭和甲長們手中,既有敢於殺人也見過血的刀劍,也有對於早就既得利益階層的征南行營集體認同感。

    雖然由他們構成的這種秩序,目前還是比較粗糙和倉促而仍有不少問題湧現出來;但是在這一片紛亂的世道當中,再粗暴和蠻橫的秩序和庇護,也好過動蕩不安的混亂與朝夕不保的無序。因此,這些據點的建立,反而因為初步呈現出了“安定和治理氣象”,而又吸引了更多流民和逃奴的前來投附。

    然後,在這個過程當中,崔致遠又名正言順的以“治平和剿寇不力”“通賊”“畏敵不前”等各種因由,發下行營令將附近王臣官吏死傷、逃亡十之七八的義安、鹹安、密城、東萊諸郡,二十多縣的村主等,捕盜、治民、曹長諸下品官吏,逐一委以行營中的新選之人暫代其職;當然了,這個暫代開始之後就沒有具體期限了。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上一章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