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十九章:始秦在逃郡主花木依(2/5)

作者:唐左楸辭字數:10774更新時間:2020-11-02 01:45:23

    “哎哎,去吧去吧,這人老了可不就這麽點愛好了麽。”老叟看著在雨中漸行漸遠的漢子,又看了看越發昏暗的天空,與那仿佛打了雞血一般,不停閃爍轟鳴的雷霆閃電,很是納悶的嘀咕了兩句。

    “這天氣也是邪了門了,莫不是那雷公電母兩口子打架了?”

    ……

    整個鹹陽城的氣氛並沒有隨著暴雨而變得淒冷起來,張燈結彩了數日,該表演的節目大多都表演的差不多了。

    而此時瓢潑大雨傾盆而落,那戲班子舞獅肯定是演不下去了,所以大多人都選擇去酒樓聽聽評書——來一壺溫酒,上幾個小菜,拚三分幹果,聽到興起之處,再與旁人討論一二,豈不快哉?

    在鹹陽城中有一酒樓,名喚“望月樓”,乃是鹹陽公認的第一樓,因其高聳而立,仿佛在樓頂伸手可觸月而得名。

    有詩為證:

    危樓高百尺,手可摘星辰。

    不敢高聲語,恐驚天上人。

    自然沒有那麽誇張,不過這樓到底有多高呢?

    這麽說吧,按照咱們古代的建築標準,曆史上最高的建築應該就是那洛陽的永寧寺,全高大約140米,那可真是高聳入雲了。

    而這樓呢,也就比那傳說級的寺廟矮了那麽一丟。

    這酒樓的飯菜如何,暫且不論,但是其專定的說書人卻很是有名氣的存在,絕對的行家。

    說書人姓劉,名字叫什麽其實並沒有多少人關心,畢竟大家夥都是去聽書,又不是去找他談對象的。

    總之呢,大夥都是喊他劉說書,因為這人就好像是天生的說書人。

    所謂的天文地理,上下幾千年,就仿佛沒他不知道的。就算他真的不知道,他也能一本正經的胡說八道,讓您就那麽跟著信了~至於他自己信不信,那就隻有他自己曉得咯。

    名氣夠大,講的故事夠有趣兒,聽眾夠多,而他剛剛好滿足所有條件。

    因此,那全城一大半的謠言阿不是,是一大半的故事都是從他這兒編出去的。

    所以這望月樓中的聽客,是真的多,密密麻麻的排了好幾層,而這樓中間是鏤空的,有一個一層高的大台子。

    那台子上放著一扇屏風,一個桌子,一個凳子,左右架著兩個巨大的擴音法器,畢竟樓挺高,離得遠的他也聽不著不是?

    隻見那說書人端坐桌前,醒木一敲,折扇一展而開,上書八個大字!

    “姑妄言之,姑妄聽之。”

    好家夥,還挺有自保意識的,我隨便說說,您隨便聽聽,信不信就是您自個兒的事兒,跟我一點關係也沒有。

    要麽說是行家呢?

    熱場就來了一段口技,分外精彩,雞鳴狗叫之聲,嬰兒啼哭之音,惟妙惟肖,贏得了滿堂喝彩。

    少傾,看著火候差不多了,現場氣氛也熱了,便又拿起醒木一拍,進入了正題。

    “今兒個要給大家夥講的是,咱們京城百姓最近都有所耳聞的陳小郡主定親一事兒。”

    說書人悠然拿起折扇,款款扇動。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上一章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