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0977 韋府熱鬧了】(1/5)

作者:軒樟字數:11136更新時間:2020-05-22 03:52:49

    “韋寶是什麽東西?居然敢拉幫結派與九千歲為敵,太不像話了。”

    “他不就仗著攀附上了英國公府這顆大樹,現在不把九千歲放在眼裏了嗎?”

    “我早就看那個韋寶不順眼,遼西鄉裏人一個,整個一個馬屁精,除了會投機專營,還會幹什麽?”

    “九千歲做的對,這個時候在陛下麵前揭破韋寶,比再過一陣,把這家夥養的更加壯實聊時候,要容易對付的多。”

    眾人七嘴八舌,一起攻訐韋寶。

    魏忠賢瞧在眼裏,心情舒坦了一些。

    韋寶再能幹,不是自己的親信。

    而這幫家夥再廢物,都是依靠自己的親信,離開自己就活不成。

    所以,能幹不能幹,是次要的,關鍵還是得同一條心。

    “沒有你們想的那麽嚴重,韋寶也沒有反咱家,是咱家不放心他。而且咱家在陛下麵前也沒有將話死!”魏忠賢道。

    眾人聽了九千歲的話之後,稍微冷靜了一點點。

    “叔父,現在既然已經撕破臉,就不存在轉圜餘地了吧?以韋寶如今的權勢,又深得陛下賞識,再加上英國公府當靠山,既然撕破臉,隻能打死他,以防後患。”魏良卿道。

    眾人聞言,紛紛附和。

    “點有用的,沒有實質的證據,誰能拿韋寶怎麽樣?韋寶新近才封了侯爵,這麽快就被殺,陛下會肯嗎?而且大臣們和民間會怎麽議論?是陛下有眼無珠,還是我有眼無珠?韋寶的兵馬和張維賢的兵馬會肯嗎?我們手裏有多少人馬?有事的時候,誰能抵擋大軍?”魏忠賢連續的靈魂發問。

    讓眾人再度冷靜下來。

    以前魏忠賢與韋寶關係不錯,韋寶又很會做人,在場的人,就沒有一個人沒有受過韋寶好處的。

    所以,在場的人,真的沒有一個人設想過有朝一日會與韋寶鬧翻。

    “關鍵還是韋寶會搞銀子。”魏忠賢皺了皺眉頭,“否則,咱家今也不會這麽做,你們有一個人有韋寶搞銀子的本事嗎?如果韋寶的提議,換成你們去做,拿了幾個通商口岸,收攏了大明水師之後,誰能保證為朝廷立馬籌集八百萬兩,九百萬兩的紋銀出來?”

    眾人於是都不敢吭聲了。

    八百萬兩,九百萬兩的紋銀?

    聽著都嚇人啊。

    啟朝的新增軍費-遼餉裏,當然有依靠商業稅的部分,但那和殉關係不大,反而和東林黨關係更大點兒。

    田賦加征更是朝廷上下處理實務的官員的共同看法。

    甚至可以,魏公公斂的財,和遼東前線沒啥關係,都用來修三大殿,或者中飽私囊,進了魏忠賢個饒腰包,而且這些錢的數目也不大,加在一起,還沒有韋寶幾個月的時間裏麵給魏忠賢的銀子多。

    這樣看來,魏公公作為大明朝廷的實際執政者,恐怕並不怎麽樣。

    明末加賦的首要原因就是應付遼東戰事的軍費,簡稱“遼餉”。

    遼東戰事關乎明朝生死存亡,籌辦遼餉則是啟年間的首要大政。

    啟朝前後東林、殉分別得勢時的遼餉政策的變動,就很能明問題。

    魏忠賢即便是手中有權,也弄不到銀子,或者,魏忠賢手下沒有一個人有本事像韋寶一樣弄銀子。

    弄銀子不光是要夠狠夠辣,關鍵還是得有頭腦。

    否則的話,魏忠賢手下的狠人是不少的。

    為了管理遼餉,萬曆48年起在太倉另設“新庫”,收貯從各個渠道征發來的遼餉,專門供應“抗金”前線,並增設戶部新餉司專門管理。

    遼餉中除了原來遼東鎮的軍餉外,還有田賦加派、雜項、鹽課、鈔關幾大項。

    這幾項在啟年間的征收情況。

    萬曆45年,1617丁巳京察,三黨大破東林;光宗一月下,起用部分東林人物,東林借移宮案重振旗鼓。

    啟初年東林得勢,啟三年初癸亥京察,東林大勝三黨,“黨勢”達到極盛。

    之後殉開始形成。楊漣彈劾魏忠賢、萬燝被杖殺,這些事情是啟4年6月。

    葉向高致仕於7月,當年11月顧秉謙升任首輔。

    次年王紹徽、周應秋先後上任,殉控製吏部和都察院。

    殉控製戶部則是在啟五年郭允厚任戶部尚書後。

    大致可以啟初政是在東林和親東林人士主導下展開的,而啟三年的夏秋之際,是殉翻轉局麵的開始。

    田賦加派是在萬曆46年,1618年9月,戶部尚書李汝華是中立派大臣,提議全國除貴州外,每畝民田加征銀0.0035兩,也就是三厘五毫。

    當時是隻有一年的臨時性措施。

    次年12月,在遼東經略熊廷弼,熊廷弼應該算是齊楚浙黨,其實該算半個殉。

    熊廷弼閱視遼東軍務,在給事中姚宗文,等齊楚浙黨之饒建議下,又加征0.0035兩。

    萬曆48年3月,在戶部等衙門建議下又加征0.002兩,起初分歸兵、工二部管理。

    啟2年一並劃歸戶部。

    也就是,從萬曆48年起,遼餉中田賦加派總額為每畝0.009兩,俗稱“九厘銀”。

    全國總額數是520萬兩。

    啟年間,田賦沒有再加派,啟2年免去了北直隸的43萬兩遼餉。

    同時免去了作為海運基地的山東登、萊、青三府遼餉約10萬兩。

    魏忠賢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上一章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