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1218章:藝術小夥(1/2)

作者:鬼店主田七字數:5062更新時間:2019-07-25 04:41:03

    迷迷糊糊睡著,忽然,我聽到外麵店裏似乎有聲音,就起身出臥室來到前店。因為沒戴眼鏡,而且還有些睡眼惺忪,似乎看到店裏櫃台旁邊站著個人。我近視有四五百度,不戴眼鏡這種距離要是白天勉強能認清,但夜晚根本不行。我連忙後退兩步,問了句:“誰啊?”

    眼前一花,那人影又不見了,我回到臥室慌亂地戴上眼鏡,打開臥室和走廊的燈泡,從牆角操起掃帚,再打開店裏的燈,空蕩蕩的哪裏有什麽人。我裏裏外外找了一圈,整個房子都是空的,除了我,再沒有能喘氣的東西。

    “什麽東西呢?”我自言自語地說,“難道是眼花?”但就算眼花,那店裏發出來的聲音總不會也是眼花吧,是不是店裏有不少陰牌,導致店內陰氣過重,所以半夜會出現這種情況?但要是有的話,小馮每周都要在店裏過夜三天,她怎麽從來沒提過。

    我把臥室門反鎖上,這才關了燈躺下。更睡不著了,而且總覺得剛才在店裏沒戴眼鏡的時候,看到的那個人影有些眼熟,可又說不清楚。

    次日,我離開佛牌店乘動車回沈陽,照樣把禮物先到一樓派發給羅家,看到羅麗的肚子已經很大,下個月預產期。我恭喜她,羅麗問我,到時候能不能給她孩子當個幹爹,我滿口答應說沒問題。羅叔似乎很高興,我不明白他高興什麽,我又不是富翁。

    不知為什麽,按理說我和高雄解決了在泰國的所有麻煩事,雖然少了四位阿讚的幫忙,但高雄在泰國仍然有很多熟悉的師傅,自從我認識阿讚布丹和南雅之前,我的生意也都是找他們來完成,並不耽誤賺錢。今後的生意也沒問題,我似乎該高興才對。可卻怎麽也高興不起來,總覺得有什麽地方卡著,心裏堵得慌。

    在沈陽多呆了十來天,陳女士告訴我,她最近還真認識了一個藝術家,是搞攝影的,人很有藝術細胞,年輕又有活力,而且對她也不嫌棄。我問:“這藝術家多大了?”

    “快三十了吧。”陳女士回答。我很驚訝,說你們有近二十年的年齡差呢,陳女士笑著說年齡從來也不是戀愛的障礙,沒有共同語言才是。我心想,不到三十歲的男人跟四十六歲的富婆搞對象,這事怎麽聽怎麽不靠譜,於是就再次提醒陳女士要小心,現在吃軟飯的男人很多,不要上當。

    陳女士說:“我又不是三歲的小孩,還是有判斷力的。”既然她這麽說,我也不想再多嘴,免得招人煩,也許人家就是天造地設的一對,也許沒幾天就分手了呢。

    轉眼我又在沈陽呆了半月,高雄那天給我打電話稱我給他的那十幾條客戶信息中,有個客戶是在我的QQ空間看到的佛牌圖片和資料,要發資料給他的郵箱。高雄是個電子盲,凡是跟電腦有關的都不行,於是就讓我快弄,又問我在沈陽有沒有呆夠,有就趕緊回泰國。於是,我就又乘火車來到北京。路上玩手機,看到陳女士的QQ空間有新照片,是她上傳的和一個年輕小夥的合影。這小夥皮膚有些黑,短發,長相倒是很帥氣,戴著比女人還大的銀耳環,脖子上掛著部長焦相機。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上一章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