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1223章:苦修(1/2)

作者:鬼店主田七字數:5208更新時間:2019-07-25 04:41:05

    阿讚南雅帶著我和高雄進了門洞,來到內院中。看到這裏坐著幾名僧侶,都起碼得有六七十歲開外,全部赤裸上身,瘦得皮包骨。他們就坐在烈日下方,我心想這麽瘦是不是曬脫水的緣故。另外,院左側的陰涼底下坐著兩個中年男人,斜披虎皮,應該就是魯士師傅。再仔細一看,右邊的那位我認識,是魯士路恩。

    “這位就是魯士巴傑,”阿讚南雅介紹著,“這位是魯士路恩,也是我的師傅。”我和高雄都雙手合十施禮,魯士路恩見是我們倆,就笑著說我們大老遠跑到這裏來,就是為了受苦的嗎。高雄簡單說了我的情況。

    魯士路恩點點頭:“你這種情況,單純地做魯士灌頂已經沒有什麽意義,我能感受到你身上有邪氣,而且是好幾股,其中最大的那股在你的肩膀繞著,要盡快處理。”我很驚訝,問我怎麽沒感覺,魯士路恩問我最近是不是經常夜間盜汗、失眠多夢、無故高燒、甚至夜間出現幻覺。這幾條全都說對了,簡直就是醫院的專家,我連連點頭,魯士路恩告訴我,很多牌商都會有這種情況,有的比我還要嚴重十倍,但有的人卻什麽事也沒有。

    我看了看高雄:“說的就是你和梁姐吧?”高雄哼了聲。

    接下來,就是要做苦修的準備。晚上不能吃飯,第二天從早晨開始,我去掉身上除衣服外的所有東西,什麽手機、手表和錢包都要交出來,然後在一個不到十平米的房間中盤腿打坐。這房間除牆角的簡易馬桶之外,隻有個很小的窗戶,沒比巴掌大多少,全靠這個窗戶來采光。門在外麵被鎖死,上麵有個小孔洞,外麵有蓋。高雄打開小蓋,對著孔洞說:“田老板,三天後我來接你,耐心點!”

    “要三天後?”我很意外,“那我不早餓死了嗎?”高雄說不會的,你試過就知道。晚上魯士巴傑師傅會來幫你加持,祛除你身上的邪氣。我還要問什麽,這老哥已經把小蓋關上。房間裏對麵牆上隻有通過那小窗戶射進來的光線,而且外麵似乎有過濾,這光線也很暗。魯士巴傑師傅囑咐我,除大小便之外,在房間裏盡量不要亂動,隻能盤腿打坐,否則會影響效果。腿麻了也別動,更不能睡覺,不然就倒下了,必須保持直坐的姿勢。

    我心想這也太難了,能堅持三天?估計我三小時都夠嗆。果然,也就是過了半小時,我的腿就有些不過血,平時很少鍛煉,這種盤腿打坐對我來說有些強人所難。但師傅說過不讓動,要是動了,這苦修效果就要打折,我大老遠從曼穀到泰北小鎮這種鳥不拉屎的破廟,可不是來旅遊的,是要治病,所以也隻能忍耐。

    幾小時過去,從屋裏的陽光能得出來已經傍晚。我餓得肚子一陣陣咕咕響,除了兩次小解之外都在打坐。渾身無力,心慌發抖,手指尖都在哆嗦,明顯是餓的。迷迷糊糊剛要睡著,身體一歪我立刻又醒了,隻好再打起精神坐直。好不容易挺到晚上,我眼前直發黑,聽到隔著木板門傳來念誦經咒的聲音,不用說,那是魯士巴傑師傅在門外施咒,就是為了給我祛除邪氣的。這是好事,人家可是森林派苦修魯士,這種機會也不是人人都有,如果不是阿讚南雅成為女魯士,估計我想去都沒人理。

    正想著,忽然我覺得眼前一片漆黑,使勁睜了睜眼,什麽也看不到,就像瞎了似的。我很害怕,用手在麵前來回晃,也看不到。同時我的耳朵在不停地嗡嗡響,似乎有無數人在我耳邊同時念誦著什麽。我突然有種奇怪的感覺,這不是鬼王在念誦陰咒嗎?忽然我眼睛又能看到東西了,但卻不是在這個小屋,而是一片樹林,旁邊還有個人,盤腿而坐也在念誦經咒,竟然是阿讚JOKE。對麵暮色中有棟小樓,二樓有燈亮起,窗前站著人影,我並沒有拿什麽望遠鏡,但卻看得很清楚,那人身材瘦削,我甚至都能看到他的嘴正在迅速動著,那陰咒就是他念的。

    “啊——”我覺得大腦發賬,忍不住叫出聲來,眼淚嘩嘩地流。雖然沒聽到有人講話,但我卻能真真切切地感覺到鬼王在說:“要你死,要你死……”我開始求饒:“別、別害我,我錯了,我錯了!”

    鬼王說道:“遠離這裏,遠離這裏,不然要你死!”我連連答應,說我立刻就走,走得遠遠的。我覺得臉上發熱,耳朵和鼻子也很熱,嘴裏發腥。突然我又看到好幾個黑影慢慢朝我圍擾,不知道都是什麽人。我緊張地左右看著,想躲但前後左右都有人,根本沒地方去。

    這些黑影走得越來越近,而且還都在跟我說話,有男也有女。

    “為什麽斷我財路?”是個女人的聲音,聽起來很熟悉,好像之前監控劉心美電話的時候聽到過。

    “為什麽騙我?”是個男人的聲音,就是帕潘。

    “為什麽讓我替你們送命?”是女人的聲音,明顯就是梁姐。

    “為什麽要殺我?”男人的聲音,低沉而又嘶啞。

    “為什麽追到這裏來?”也是男人的聲音,聽起來年輕些。

    這些人你一言我一語地共同說話,語氣中充滿憤怒,讓我心驚膽寒。

    忽然,我把眼睛猛地睜開,看到自己並不在那個小屋中,而是躺在另一個很明亮的房間。高雄、阿讚南雅、魯士巴傑和魯士路恩都坐在旁邊交談著。我渾身沒有哪個關節不疼的,就像受過嚴重的風寒感冒。看到我醒來,高雄連忙過來查看,阿讚南雅和魯士巴傑也走到床前,魯士巴傑用手按住我的頭頂,開始施咒。

    “不行——”我渾身就像有無數螞蟻在爬,不光是在體表,而且似乎還爬到了身體裏麵,忍不住大叫,同時臉上很熱,鼻孔中似乎在往外流清涕,很熱。阿讚巴傑抬起手掌,對高雄搖搖頭,說我體內的邪氣很奇怪,完全壓製不住,問我最近是否中過降頭。

    高雄說:“不太可能,他並沒有中降頭的症狀。”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上一章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