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終章:後記(1/2)

作者:鬼店主田七字數:5588更新時間:2019-07-25 04:41:06

    小馮得知我已經回到沈陽後,就告訴給她叔叔馮總。馮總特意給我打來電話,請我再去佛牌店當店長,再把那個叫常嬌的女店員辭退。但我拒絕了,那店裏主要都是賣陰牌,而且有很多邪牌放著,我怎麽也不敢再跟那些東西在一塊呆著。

    還是那四個字:世事難料。沒想到在接下來的短短兩年當中,我居然又連病五次,每次都是心髒不跳,必須緊急送進ICU病房,而每次我都會夢到那些人來找我。這六次病總共花掉整整六十五萬,我不得不再賣掉那兩套單間的房產,說來也怪,從那之後,我的身體才慢慢恢複好轉,沒有再犯什麽。但這兩年父母明顯老得很快,都是因為對我的擔憂。

    隻兩年,我就從擁有三套房產的沈陽小地主,重新變成了窮光蛋。那段時間我有時候給高雄打電話,不是沒人接就是關機,半年前,他的手機號碼就變成空號,我很奇怪,給黃誠信打電話詢問,他也說不知道怎麽回事。我去打國際長途給吳敵,托他幫我去高雄的公寓尋找,但吳敵找過好幾次都沒人開門,後來鄰居出來說,住在這戶的那瘦高男人好像早就搬走了,不知去向。

    羅麗生了個兒子,她老公不再在商場當營業員,和朋友合夥開了家網絡營銷公司,生意越做越好,一家子好幸福。

    為了多賺錢,有朋友介紹我去北京,給一家影視公司當助理,其實就是打雜的。沒多久我認識了同在公司打工的一位湖南姑娘,相處半年後,我們在沈陽辦了婚禮。真奇怪,自從我重新變窮後,就再也沒生過任何病,連感冒也很少得。看來,這就是老天爺的安排,必須讓我散盡家財才能保平安。

    轉眼幾年過去,高雄仍然沒有任何消息,黃誠信和吳敵的號碼也換了,失去聯係。而阿讚南雅也許仍然在泰北,但我不敢去泰國,也沒那個錢。同學聚會我也不再參加,因為我不知道會不會再次受到某些同學的白眼和譏笑,我受不了。因為害怕,我連正牌生意也不敢做,還跟所有的舊客戶都斷了任何聯係,他們慢慢也不再找我請牌。我後來才知道,北京陳女士的生意,就是我這幾年牌商生涯的最後一樁。

    而令我沒想到的是,近幾年在中國佛牌越來越熱,淘寶和微信都全都是賣佛牌的,什麽陰物都有,而且大多數都是假貨。我覺得,為了提醒這些無辜的客戶,有必要把這段經曆全都寫下來,讓他們自己分辨:無論什麽時候,都要用雙手去爭取,而不是什麽鬼神的力量。

    有時候路過佛牌店,我都有想進去看看的衝動,但還是止住了,我再也沒進過任何一家佛牌店。

    之後,我再也沒賺過什麽大錢,連外快也很少。我變得越來越迷信,以前聽人說過,人這輩子賺到手的錢都是有數的,要是用特殊方法賺多了,就必須以某種方式全扔出去,不然這人也就到頭了,我忽然很信這說法。

    到現在,我有時候還是會想起那些人:高雄是迫於壓力終於離開泰國,還是回到潮州還是去了別的國家,甚至是遭到了鬼王的毒手?黃誠信有沒有跟那個女人結婚,是否還會再生孩子,甚至回曼穀開珠寶店?吳敵有沒可能給哪個有錢人當保鏢,甚至去演武打片?變成魯士南雅的阿讚南雅有沒有去喜馬拉雅苦修,她的身體是否受得了?阿讚宋林回到廣西北海苗寨後,村裏人能不能接受他?阿讚布丹在緬甸有沒有想念曼穀的我們:阿讚JOKE什麽時候還能再見到鬼王,還是永遠不打算露麵了?那天在怡保橡膠園神秘出手的到底是不是邱老師,他現在是否還藏在哪個偏僻農村的小學校支教……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上一章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