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445章,大結局(3)還君明珠

總裁請你溫柔點-不上線免費閱讀

作者︰風草草總裁請你溫柔點-不上線txt下載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總裁請你溫柔點-不上線章節目錄,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鍵 進入下一章。
上一章總裁請你溫柔點-不上線下一章
    這些,周澤佑不曾說過,洛冰妍無從得知,只是此刻,她能深深地體會他那顆疲憊糾結的心。

    他此刻很惶然失落,最後從失落到悲哀絕望,這樣的情緒轉變,他只是自己一個人在靜靜感受。仿佛抱著她,就平靜了很多。

    周澤佑這幾天的情緒很低落,還要電話遙控指揮很多事,他們回了B城,春節前一天放假,又回來。

    報警後,警察給予的答復是,等待,不要破壞了高層的計劃,這事將要交給國際刑警。

    過了正月十五的時候,雲翔集團雲海的一個項目,周澤佑親自來處理,兩人又回來了雲海。

    洛冰妍才想起上次自己從單位辭職拿回來的那個檔案袋,去整理的時候,發現上面的文件寫的是停薪留職手續。

    那一刻,她有點意外。

    當晚,周澤佑接到了孫赫的電話,那個電話來的很緊急,是在深夜,孫赫在電話里喊︰“少爺,遲董要我回國,以後不要再跟著她了!”

    周澤佑一怔︰“什麼時候的事?”

    “今天,兩個小時前,我總覺得她像是在安排後事!可能真的要出事了,這幾天有人跟蹤過我!”

    周澤佑沒有意外,閉了閉眼楮,沒有說別的。“她要你回來,就回來吧!”

    那邊,孫赫沉聲又道︰“遲董曾經在悉尼為某位領導置辦了產業,也掌握著那個人的命脈,我擔心她可能因此喪命!”

    周澤佑還是那句話︰“既然讓你回來,就回來吧!”

    電話里已經不適合說敏感的話了。

    之後,孫赫答應了︰“那我回去的!”

    但令人意外的是,孫赫失蹤了。

    周澤佑再打電話過去,佣人告訴她,夫人不在,三天沒有回來了!

    周澤佑有點擔心,同時又接到警署電話,要他去澳洲協同調查。

    “會出什麼事?”洛冰妍很是擔心。

    “我要去了才知道,配合警方的行動,為她爭取最大的寬容處理!”周澤佑不想隱瞞自己的初衷︰“這也是我答應警方的合作條件,領導有領導的考慮,借此機會消除一批蛀蟲,但是雲翔還得保全,因為那幾萬普通的工人是無辜的,要利于社會團結!”

    洛冰妍無法言語,任何的語言都是蒼白的,錯的是遲雲,周澤佑是無辜的,卻在背負著遲雲的過錯,她怎麼能責怪他呢?

    她想安慰,卻覺得虛偽,因為她也做不到的犧牲,卻讓他來犧牲。安慰他什麼呢?追究遲雲,是她想要的結果,如何安慰澤佑呢?

    雲翔集團董事長辦公室。

    桌上幾份文件,上面赫然兩個字,讓人看一眼就覺得觸目驚心——遺囑。

    林銳和盧克凡看到這個文件的時候都嚇了一跳。

    “澤佑,你這是干嘛?”林銳忍不住地吼他。

    周澤佑道︰“以防萬一,我這次去澳洲,還不知道怎樣,倘若我有事,妍妍托付給你們,幫我照顧,如果我沒事,這件事回來再說,只是以防萬一,不要讓妍妍知道!”

    “可是這算什麼?”盧克凡氣的更厲害︰“這是出門,不找吉利啊!”

    “我不迷信!”周澤佑笑笑︰“無神論者,但怕意外!”

    他怕出了事,他的妻子被人欺凌,當然應該不會,只是以防萬一。這也是他做的最壞的打算。

    律師把文件給他,他刷刷簽字。

    林銳和盧克凡都很難受,卻又無法言語。

    “還有這個,尹律師,如果我回不來,給陸少銘!”周澤佑又拿了一份文件遞給尹律師。

    尹律師點點頭。“您放心!”

    “這里面的東西,不要讓我妻子知道!”

    “職業道德不會允許我說出去,為每一個客戶負責,您放心吧!”

    “澤佑,我陪你去澳洲!”

    “我也陪你去!”

    林銳和盧克凡都擔心他,想要一起去澳洲。

    “我去澳洲不會有事,我媽再狠不會要我的命,我擔心的不是我媽要我的命,而是別人,所以,我不得不防!”周澤佑對他們搖頭︰“你們還有很多事要做,不要意氣用事,今晚我們去喝酒!”

    周澤佑坐在酒吧包廂的沙發上,指間一根香煙,身旁坐著同樣沉默的林銳,盧克凡剛才在大廳里看見一個漂亮的妞,現在這會去泡妞了!

    嘈雜的環境里,昏暗的燈光,周澤佑的臉色,帶了一絲的落寞和暗沉。

    “也許,我真的錯了!”周澤佑忽然說道,將燃盡的香煙熄滅。

    林銳側目,“什麼錯了?”

    周澤佑微微眯起眸子︰“當初也許就不該跟妍妍結婚!”

    林銳剛抽了口煙,頓時停住,有點意外,然後看外星人一樣的看向周澤佑︰“這真不像你,你變娘們了!”

    周澤佑身體往後一靠︰“可是我不後悔,如果沒有結婚,我想瘋掉的一定是我!”

    林銳給了她一個很無語的白眼。

    “別亂想了,又是弄遺囑又是弄這一套的,你這折騰的我們都心驚膽戰的!”

    這時候,門砰的一聲被推開,盧克凡走了進來。

    兩人同時看向門口,只見盧克凡鐵青著一張臉,進門關了門就拿煙點了。

    “沒泡上?”

    “靠!泡上了,想立刻跟老子去開房,就沒見過那麼賤的!”盧克凡哼了一聲。

    “那怎麼沒去?”

    “想著今天你那破遺囑,弄得哥們硬不起來!”盧克凡看向周澤佑。“別去了,有警察,關你鳥事,不去不去!”

    “那只是以防萬一,和以後避免麻煩做的詳細周密的安排而已,我都不當回事,你們當什麼事?”周澤佑倒是一直很平靜。

    “喝酒喝酒!”盧克凡很煩躁地倒酒。

    “別喝了,澤佑胃不好!”

    “這幾個月養的不錯,老婆賢惠,沒辦法,身體都好的快,不喝酒對不起這胃啊!”周澤佑抓起酒瓶,給兩個人倒酒。“兄弟們,喝酒!”

    這個夜晚的聚會,有點悲壯的意味。

    洛冰妍已經看了表無數次了,深夜十二點了,怎麼還沒有回來呢?

    她打了幾次他的電話,都沒有接听,大概是忙著應酬,雖然剛過完年,但是他看起來還是很忙的樣子,應該是出去應酬了吧。

    又等了大概半個多小時,周澤佑才終于回來,還帶了一身的酒味。

    回家的時候,還在笑,司機送他回來,洛冰妍嚇了一跳︰“這是怎麼了?”

    “嫂子,周董今天和林總盧總都喝了很多,勸不住,喝了還唱歌,跟孩子似的鬧了很久,不肯回來,怕你知道了批評他,我給偷偷送回來的,他醒了你可別說他,不然我明天非得給他開了不行!”

    “快扶到沙發上,謝謝你,我不會說他的!”洛冰妍讓司機把周澤佑扶到沙發。

    “謝謝您!”司機很快知趣地離開。

    周澤佑躺在沙發上,大概是燈光太亮,照的他睜不開眼楮,一只手臂該在眼楮上,嘟噥著︰“繼續喝,不醉不歸!”

    洛冰妍一怔,心疼他,這是在折磨自己吧。

    胃不好,還跑去喝酒,他這幾個月一直很自律,沒有喝酒過,怎麼今天就喝了呢?

    她幫他把大衣脫下來,外面的冷氣讓他身上帶了寒氣,可是衣服在身上很不舒服,她廢了很大的力氣才把他的大衣脫下來,然後是西裝。

    他卻在後面一把扯住她的手臂,將她扯到他身上,很強大的力氣,攥緊的手臂很疼,洛冰妍身子被他拉到他懷里,她怕壓疼了他,蹙眉喚他︰“澤佑?”

    “對不起,妍妍!”周澤佑把她的頭拉下來,她看不見他的表情,他把她的頭壓在他的頸窩里,聲音從竄入她的耳朵里。“對不起,妍妍!”

    這聲音是如此的悲涼!

    洛冰妍的心軟了下來,胸中有種鈍痛,絲絲纏繞。

    “澤佑,是我對不起你!”明明是她逼著他一直做選擇,在愛人和母親之間,而他從來選擇的都是她,說對不起的該是他,怎麼能是他呢?

    “你愛不愛我?”他忽然問。

    到底,醉了還是沒有醉呢?

    她從他身上爬起來,想要走。

    他卻扣住她的腰,不準她銘去,閉著眼楮,長長的睫毛覆蓋在眼皮上,還是那樣問︰“愛不愛我?哪怕只有一點點?”

    她嘆了口氣,望著他微紅的俊顏輕聲道︰“去臥室,我給你換好衣服,再告訴你!”

    他笑了,然後回答了一個字︰“好!”

    再之後,他真的爬起來,走的跌跌撞撞的,卻還是被她扶著進了臥室。

    洛冰妍給他換好衣服,擦手擦臉擦腳,收拾的干干淨淨,蓋上被子。

    “愛不愛我?”他突然又開口。

    她啞然,沒有說話,眼楮望著他。

    她問自己,愛他嗎?

    在青蔥歲月里,也許很多女孩子都會被那麼一個男孩子吸引,沒有什麼原因,無關乎那個男孩子的長相,好與壞,但是卻不自覺地遇到他,會幻想要與他有一場轟轟烈烈的愛戀。

    一如少女的洛冰妍,遇到囂張大男孩的周澤佑。

    然而五年錯失讓彼此失去。

    人生會長大,會無奈,會妥協,當另外一個男人以一種讓她驚心動魄的方式出現後,因為跟他之間的糾纏,發生過的靈魂與肉體的踫撞,內心自然會淪陷。只是,這個人,也未必是良配。當驕傲的他一再傷害她,她只能逃避。

    陸少銘是她這輩子最愛最痛最遺憾最煎熬的愛人,無法回頭,卻已經釋懷。因為,陸少銘是她愛一段的人!

    而周澤佑,是她要攜手走過一生的人!是要愛一輩子的人!

    如果沒有周澤佑,沒有陸少銘,沒有遲雲的從中作梗,這輩子,她也許就跟宋易安那樣的人一起生活,平平靜靜的。

    沒有轟轟烈烈的愛情,只有平淡的生活,不用品嘗失去的慘痛,只需要安安靜靜的過日子,跟中國大多數父輩們一樣,談不上深愛,談不上討厭,只是一對夫妻,爭爭吵吵,粗茶淡飯地過下去!

    然而,生命里卻有了陸少銘,有了周澤佑。

    有人說在最美好的年華里遇到對的人,那樣的人生才最美好。

    可是更多的時候,卻是遇到了對的那個人,才是人生最美好的年華的開始。

    無論這一段時光多麼的驚心動魄,多麼的悲傷讓人無法喘息,如今看來,她遇到的都是對的!錯失掉陸少銘,或許有遺憾,可是,人生何處不是遺憾呢?

    沒有錯失,又怎麼會有陸少銘的幡然醒悟,和現在她自己那種釋然的心痛呢?

    他愛過她,終究會忘懷,會釋然,就像他曾經那樣深愛慕言,最後愛上她一樣,人生下一個開始,不是沒有,是因為疼痛的過程還沒有結束,結束後,必然會有另一個轉角。陸少銘也會重新開始,她衷心地祝福他!

    而她,愛不愛周澤佑呢?

    當然是愛的!

    或許沒有那麼刻骨銘心,沒有那麼顫抖的窒息,但是,毫無疑問,他是她青蔥歲月里曾幻想過的男孩子。他給的溫暖,恰恰是她這一生都想要的!

    她愛他。

    如今,她知道,她愛他。

    或許,還不夠深刻,但是她知道她在一點點地愛上了他。

    “澤佑,我是愛你的,已經不知道從何時開始,或許從來就沒有忘記過吧!”她很輕的聲音傳來,等待著他的話。

    可是,回答她的竟然是他均勻的呼吸聲,他竟然睡著了!

    這個人呀!她忍不住笑了笑,呢喃道︰“這可是我的表白,你自己沒有听到的,不怪我!但是我不會再說了!”

    她幫他掖好被子,低頭溫柔地看他的臉,看了良久,眼中溢出淡淡的溫暖,這個男人為她做的,都讓她感動。

    世俗的眼光又算什麼呢?

    他跟遲雲是不一樣的,他是她的周澤佑。永遠的周澤佑,只屬于她一個人。沒有別人,沒有任何人!

    她知道,再也沒有人可以給她這樣專一而不顧一切的感情了!她這輩子,就算活到此處戛然而止,也不遺憾了。

    起身出去,煮了粥,加了蜂蜜在里面,希望他醒來的時候,可以喝。

    周澤佑大概是太累了,竟然一覺睡到第二天的早晨八點。醒來的時候陽光格外的刺眼。很久沒有喝酒了,咋一喝,宿醉的感覺真的不好受,以後真不能喝了!

    “餓了吧?起來喝點水,吃點東西,你這胃還沒有好,敢去喝酒,不要命了啊?”

    周澤佑一愣,看到洛冰妍正端了一杯水從門口走來,他愣了下,想了想昨天的事情,解釋了句︰“僅此一次,下不為例!”

    “下次再喝,我可是會生氣的!”她威脅他。

    他笑,接過杯子。“嗯!不會了!”

    喝了水,簌簌口,然後起來洗漱。

    出來臥室的時候,看到餐桌上新鮮的魚湯端上來,好像是鯽魚湯,奶白的湯汁上面有著綠油油的香菜,還有一碗粥。

    “怎麼這麼豐盛啊?”他問。

    “喝酒有功,當然得給你煮好吃的了!”她一大早下去買的新鮮的鯽魚,剛好給他醒酒。

    周澤佑一陣心虛。

    洛冰妍看他一眼,他眼中似乎劃過一抹淡淡的傷感,帶著一抹不太自信的落寞。她突然心中一酸,說不出的感受。

    “快喝湯,把胃填充起來!”

    “嗯!”他點了點頭。

    吃完飯,她去廚房洗碗,他跟著進去,從後面抱住她,她一愣,問︰“什麼時候去澳洲呀?不去不行嗎?”

    “今天晚上的飛機!”他說。

    她身體一僵,然後抬頭,他也低頭,便看到她白皙臉頰上,他眼神一變,呼吸頓時有些不穩,“給我親親!”

    她還沒有說話,他已經低下頭去,輕吻便落在她依舊黑密的睫毛上。她的身子微微一顫。

    他的唇已經沿著她的眼皮滑下來,沿著鼻尖,一直到下面,終于到了她的唇瓣,而後唇舌探了進來。

    她輕輕地啟口,允許他進入。

    他一的手攤入了她圍裙下面的毛衣里,觸手就是她柔軟的肌膚。

    她身體一顫,這陣子不知道怎麼的,就覺得身體格外敏感,一被踫觸就輕顫不已。

    “今天我休息!”他說︰“你陪我!”

    說完,也不給拒絕的機會兒,抱著就往臥室走去。

    “澤佑,你輕點!”她聲音有點抖!

    周澤佑頓了頓身子,眸子里一片灼熱,解開她的衣服,“我回很溫柔的!”

    他索性將她抱在懷中,密密實實地合二為一,之後是溫柔的沖撞。

    “我愛你,妍妍!”很愛很愛,愛到自私的不願顧及你的感受,傷了你卻又自責的恨不得死去!

    她一愣,微笑著輕輕地攬住了他的結實的後背。

    他粗糲大掌揉搓著她白淨的肌膚,看著她意搖神馳的迷醉神色,巨大的充實感和快感從身體末端侵襲他的全身,熟悉的噴薄而出的極端釋放,即刻便要到來,讓他和她,徹底融為一體。

    可是,她還是沒有說愛他!

    那天晚上,他不讓她送他,讓林銳帶著她回雲海,住到他從澳洲回來去接她。

    她也沒有堅持,下樓的時候,親自把她送到林銳和盧克凡的車上,他深深地望著她,那一眼仿佛是要把她全部刻入靈魂里,永遠不忘記。

    洛冰妍上了車子,一抬頭看到他還站在那里,林銳開車往前走,她轉頭看到周澤佑一直站在那里,絕世而獨立的樣子,她突然就鼻酸了,然後跟林銳說︰“林大哥停車!”

    林銳停下車子。

    洛冰妍拉開車門就下來車子,然後往後跑來。

    周澤佑一直沒有走,他想等車子先離開,他其實很怕再也看不到她了。

    看到她突然跑回來,他一愣,而後笑了起來。

    她一路跑來,心中只有一句話,愛其實很多時候,最幸福的是,我愛你的時候,你曾給過我全心全意!而不是我愛你的時候,你的心還在別處。她所要的,也只是全心全意,而她此刻,給他的也是全心全意。這才是愛情,相濡以沫,相守相攜。

    她跑了過去,他張開雙臂,納她入懷。

    “怎麼又回來了?”低沉的男聲在耳邊響起。

    “我忘記了有事告訴你!”

    “什麼事?”

    “澤佑,我是愛你的!”她悶在他的懷里,嬌羞地開口。

    他一頓。

    漂亮的臉上並沒有太多的表情,甚至連聲音都是淡淡的,沒有多少波瀾。“嗯?”

    “真的!”她急急地,生怕他不信。

    “我知道!”他依然平靜的回答,卻低頭尋找她的唇,一個吻帶著破竹般的氣勢壓下來,直到卷進了她的呼吸,她的口腔里甚至出現了血腥的味道,這個吻很瘋狂,很難以克制。

    足足九分鐘!

    他吻了她九分鐘。

    車子里,盧克凡和林銳,還有另一個車里的司機,看到這樣的一幕都呆了。

    “我靠,九分鐘了!”盧克凡喊了一聲。

    “再下去,怕是要失火!”林銳也笑。

    但是,周澤佑卻松開了她,然後說︰“我走了,保護好自己!”

    說完,他沒有再看她,轉頭走了。

    車子很快離開。

    車里的周澤佑低著頭,沒有再去看她一眼。

    妍妍,這個時候說愛我,即便不真,我也滿足了!

    他以為,她只是安慰他,可是,他不知道她卻真的愛上了他,或許,她從來就一直愛著他,他是她青蔥歲月里的美好年華啊!

    洛冰妍站在那里,看他的車子銘去。她的唇紅腫不堪,林銳把車子倒過來,她上車,臉很紅,在兩位大哥面前,真是有點慚愧。

    “九分鐘,弟妹!”盧克凡雖然很難過周澤佑之前的遺囑,但是後來心想也只是以防萬一,應該沒事,就沒有在意。

    “這是要天長地久啊!一個吻九分鐘!”林銳也難得打趣。

    洛冰妍頭都低下去了,紅成一片。

    三天後。

    洛冰妍突然接到了陸少銘父親的電話,當時她很意外,那邊直接說︰“小洛,我是陸凱悅!”

    盡管詫異,但是洛冰妍還是很客氣地問道︰“陸伯父,您有事嗎?”

    “我有點事,想見你一面,可以嗎?”陸凱悅也很客氣。

    洛冰妍當時有點意外,沉思了良久,想要拒絕,陸凱悅卻說︰“我找你說的是澤佑的事,不是小四!”

    “澤佑怎麼了?”

    “沒有事,我只是找你商量點事,見面說吧!”

    最後,還是答應了。

    陸凱悅竟然人在雲海。

    陸凱悅說車子就在她家樓下,她下樓,看到果然停了一輛軍車,她還沒有走過去,就兵下車,給她開車門,她看到了陸凱悅,今天穿的竟然是軍裝。

本章未完點擊此處繼續閱讀
上一章總裁請你溫柔點-不上線下一章
微風小說網的最新網址: www.wfxs.tw 域名非常好記。第一時間閱讀《總裁請你溫柔點-不上線》的最新章節
您可以在閱讀中使用鍵盤“左右鍵[← →]”快捷翻頁,按“回車鍵[←Enter]”直接返回章節目錄.返回頂部

喜歡看總裁請你溫柔點-不上線的人也喜歡看

請您記住微風小說網-的最新網址: www.wfxs.tw , 第一時間閱讀《總裁請你溫柔點-不上線》的最新章節 !

@微風小說網 . https://www.wfxs.tw
本站所有的文章、圖片、評論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收集自網絡,屬個人行為,與微風小說網立場無關。
如果侵犯了您的權利,請與我們聯系,我們將在24小時之內進行處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導致的法律後果,本站均不負任何責任。(版權申明/書籍屏蔽申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