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445章,大結局(3)還君明珠(1/5)

作者:風草草字數:30398更新時間:2018-10-14 02:28:05

    這些,周澤佑不曾說過,洛冰妍無從得知,隻是此刻,她能深深地體會他那顆疲憊糾結的心。

    他此刻很惶然失落,最後從失落到悲哀絕望,這樣的情緒轉變,他隻是自己一個人在靜靜感受。仿佛抱著她,就平靜了很多。

    周澤佑這幾天的情緒很低落,還要電話遙控指揮很多事,他們回了B城,春節前一天放假,又回來。

    報警後,警察給予的答複是,等待,不要破壞了高層的計劃,這事將要交給國際刑警。

    過了正月十五的時候,雲翔集團雲海的一個項目,周澤佑親自來處理,兩人又回來了雲海。

    洛冰妍才想起上次自己從單位辭職拿回來的那個檔案袋,去整理的時候,發現上麵的文件寫的是停薪留職手續。

    那一刻,她有點意外。

    當晚,周澤佑接到了孫赫的電話,那個電話來的很緊急,是在深夜,孫赫在電話裏喊:“少爺,遲董要我回國,以後不要再跟著她了!”

    周澤佑一怔:“什麽時候的事?”

    “今天,兩個小時前,我總覺得她像是在安排後事!可能真的要出事了,這幾天有人跟蹤過我!”

    周澤佑沒有意外,閉了閉眼睛,沒有說別的。“她要你回來,就回來吧!”

    那邊,孫赫沉聲又道:“遲董曾經在悉尼為某位領導置辦了產業,也掌握著那個人的命脈,我擔心她可能因此喪命!”

    周澤佑還是那句話:“既然讓你回來,就回來吧!”

    電話裏已經不適合說敏感的話了。

    之後,孫赫答應了:“那我回去的!”

    但令人意外的是,孫赫失蹤了。

    周澤佑再打電話過去,傭人告訴她,夫人不在,三天沒有回來了!

    周澤佑有點擔心,同時又接到警署電話,要他去澳洲協同調查。

    “會出什麽事?”洛冰妍很是擔心。

    “我要去了才知道,配合警方的行動,為她爭取最大的寬容處理!”周澤佑不想隱瞞自己的初衷:“這也是我答應警方的合作條件,領導有領導的考慮,借此機會消除一批蛀蟲,但是雲翔還得保全,因為那幾萬普通的工人是無辜的,要利於社會團結!”

    洛冰妍無法言語,任何的語言都是蒼白的,錯的是遲雲,周澤佑是無辜的,卻在背負著遲雲的過錯,她怎麽能責怪他呢?

    她想安慰,卻覺得虛偽,因為她也做不到的犧牲,卻讓他來犧牲。安慰他什麽呢?追究遲雲,是她想要的結果,如何安慰澤佑呢?

    雲翔集團董事長辦公室。

    桌上幾份文件,上麵赫然兩個字,讓人看一眼就覺得觸目驚心——遺囑。

    林銳和盧克凡看到這個文件的時候都嚇了一跳。

    “澤佑,你這是幹嘛?”林銳忍不住地吼他。

    周澤佑道:“以防萬一,我這次去澳洲,還不知道怎樣,倘若我有事,妍妍托付給你們,幫我照顧,如果我沒事,這件事回來再說,隻是以防萬一,不要讓妍妍知道!”

    “可是這算什麽?”盧克凡氣的更厲害:“這是出門,不找吉利啊!”

    “我不迷信!”周澤佑笑笑:“無神論者,但怕意外!”

    他怕出了事,他的妻子被人欺淩,當然應該不會,隻是以防萬一。這也是他做的最壞的打算。

    律師把文件給他,他刷刷簽字。

    林銳和盧克凡都很難受,卻又無法言語。

    “還有這個,尹律師,如果我回不來,給陸少銘!”周澤佑又拿了一份文件遞給尹律師。

    尹律師點點頭。“您放心!”

    “這裏麵的東西,不要讓我妻子知道!”

    “職業道德不會允許我說出去,為每一個客戶負責,您放心吧!”

    “澤佑,我陪你去澳洲!”

    “我也陪你去!”

    林銳和盧克凡都擔心他,想要一起去澳洲。

    “我去澳洲不會有事,我媽再狠不會要我的命,我擔心的不是我媽要我的命,而是別人,所以,我不得不防!”周澤佑對他們搖頭:“你們還有很多事要做,不要意氣用事,今晚我們去喝酒!”

    周澤佑坐在酒吧包廂的沙發上,指間一根香煙,身旁坐著同樣沉默的林銳,盧克凡剛才在大廳裏看見一個漂亮的妞,現在這會去泡妞了!

    嘈雜的環境裏,昏暗的燈光,周澤佑的臉色,帶了一絲的落寞和暗沉。

    “也許,我真的錯了!”周澤佑忽然說道,將燃盡的香煙熄滅。

    林銳側目,“什麽錯了?”

    周澤佑微微眯起眸子:“當初也許就不該跟妍妍結婚!”

    林銳剛抽了口煙,頓時停住,有點意外,然後看外星人一樣的看向周澤佑:“這真不像你,你變娘們了!”

    周澤佑身體往後一靠:“可是我不後悔,如果沒有結婚,我想瘋掉的一定是我!”

    林銳給了她一個很無語的白眼。

    “別亂想了,又是弄遺囑又是弄這一套的,你這折騰的我們都心驚膽戰的!”

    這時候,門砰的一聲被推開,盧克凡走了進來。

    兩人同時看向門口,隻見盧克凡鐵青著一張臉,進門關了門就拿煙點了。

    “沒泡上?”

    “靠!泡上了,想立刻跟老子去開房,就沒見過那麽賤的!”盧克凡哼了一聲。

    “那怎麽沒去?”

    “想著今天你那破遺囑,弄得哥們硬不起來!”盧克凡看向周澤佑。“別去了,有警察,關你鳥事,不去不去!”

    “那隻是以防萬一,和以後避免麻煩做的詳細周密的安排而已,我都不當回事,你們當什麽事?”周澤佑倒是一直很平靜。

    “喝酒喝酒!”盧克凡很煩躁地倒酒。

    “別喝了,澤佑胃不好!”

    “這幾個月養的不錯,老婆賢惠,沒辦法,身體都好的快,不喝酒對不起這胃啊!”周澤佑抓起酒瓶,給兩個人倒酒。“兄弟們,喝酒!”

    這個夜晚的聚會,有點悲壯的意味。

    洛冰妍已經看了表無數次了,深夜十二點了,怎麽還沒有回來呢?

    她打了幾次他的電話,都沒有接聽,大概是忙著應酬,雖然剛過完年,但是他看起來還是很忙的樣子,應該是出去應酬了吧。

    又等了大概半個多小時,周澤佑才終於回來,還帶了一身的酒味。

    回家的時候,還在笑,司機送他回來,洛冰妍嚇了一跳:“這是怎麽了?”

    “嫂子,周董今天和林總盧總都喝了很多,勸不住,喝了還唱歌,跟孩子似的鬧了很久,不肯回來,怕你知道了批評他,我給偷偷送回來的,他醒了你可別說他,不然我明天非得給他開了不行!”

    “快扶到沙發上,謝謝你,我不會說他的!”洛冰妍讓司機把周澤佑扶到沙發。

    “謝謝您!”司機很快知趣地離開。

    周澤佑躺在沙發上,大概是燈光太亮,照的他睜不開眼睛,一隻手臂該在眼睛上,嘟噥著:“繼續喝,不醉不歸!”

    洛冰妍一怔,心疼他,這是在折磨自己吧。

    胃不好,還跑去喝酒,他這幾個月一直很自律,沒有喝酒過,怎麽今天就喝了呢?

    她幫他把大衣脫下來,外麵的冷氣讓他身上帶了寒氣,可是衣服在身上很不舒服,她廢了很大的力氣才把他的大衣脫下來,然後是西裝。

    他卻在後麵一把扯住她的手臂,將她扯到他身上,很強大的力氣,攥緊的手臂很疼,洛冰妍身子被他拉到他懷裏,她怕壓疼了他,蹙眉喚他:“澤佑?”

    “對不起,妍妍!”周澤佑把她的頭拉下來,她看不見他的表情,他把她的頭壓在他的頸窩裏,聲音從竄入她的耳朵裏。“對不起,妍妍!”

    這聲音是如此的悲涼!

    洛冰妍的心軟了下來,胸中有種鈍痛,絲絲纏繞。

    “澤佑,是我對不起你!”明明是她逼著他一直做選擇,在愛人和母親之間,而他從來選擇的都是她,說對不起的該是他,怎麽能是他呢?

    “你愛不愛我?”他忽然問。

    到底,醉了還是沒有醉呢?

    她從他身上爬起來,想要走。

    他卻扣住她的腰,不準她銘去,閉著眼睛,長長的睫毛覆蓋在眼皮上,還是那樣問:“愛不愛我?哪怕隻有一點點?”

    她歎了口氣,望著他微紅的俊顏輕聲道:“去臥室,我給你換好衣服,再告訴你!”

    他笑了,然後回答了一個字:“好!”

    再之後,他真的爬起來,走的跌跌撞撞的,卻還是被她扶著進了臥室。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上一章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