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30章 這是霍輕輕第十三次咬他了(1/3)

作者:小蜜蜂字數:5182更新時間:2018-10-12 18:04:51

    手下所謂的“重口味”的室友,曾經是一名虐待狂,手上又很多折磨人的法子,雖然在監獄裏不可能真的殺了季沫北,但也足夠讓他生不如死了。

    至於能不能活到出獄那天,就看他有沒有這個命了。

    聽著手下的匯報,白冷擎竟然沒有多大的快意,他低頭看著手掌上新添的一個牙印。

    這是霍輕輕第十三次咬他了。

    她的病,仍舊沒有起色。

    此時已是深夜,霍輕輕應該已經睡了,他站起身,輕輕走進了那個他一直不敢走進的房門。

    看一眼,就看一眼。

    房門被輕輕地推開,霍輕輕正睡在那張他們曾經親密過無數次的床上,床頭開著暖黃色的燈,將她不安的容顏映襯得纖毫畢現。

    自從被救回來後,她就極度恐懼黑暗,隻有開著燈才能勉強睡得著。

    白冷擎輕輕走上前,看著那雙睡夢中仍舊不安穩的眸子,心裏泛起一陣一陣的疼。

    那些被刻意遺忘或醜化的片段也一點點入侵他的腦海。

    他是在大學的一場晚會上認識霍輕輕的。

    那時候霍依人已經是他的女朋友,挽著他的手衝他撒嬌,突然舞台上的燈光一暗,隨即霍輕輕就穿著極少的布料上台了。

    她跳的是鋼管舞。

    “啊,那就是我經常跟你說的姐姐,她的鋼管舞跳得可好了,很多男生都爭著開著車送她回家呢。”耳邊響起霍依人的聲音。

    輕佻,這是白冷擎對她的第一印象。

    後來那女孩子便時不時出現在他眼前,假裝不經意地走過去,又或者幹脆偷偷地跟著他。

    他知道,她喜歡上了他。

    但是那又怎樣呢,明知道他有女朋友了還試圖勾引他,想必也不是什麽好人家的女孩子。

    於是他對她愈發不喜了起來。

    直到有一次,他撞到霍輕輕再夜總會的酒吧跳舞。

    他莫名其妙地憤怒,衝上前把她拉了下來,質問她為什麽。

    她輕輕掰開了他的手,用一種淡淡的語氣說:“不是每個人生來都可以活得那麽容易的。”

    在那之後,他開始漸漸關注她來。

    發現她的學習成績其實很好,她的生活並不是像他想象中那麽紙醉金迷,她吃著食堂最便宜的飯菜,坐著普通的公車上學,樸素得完全沒有酒吧舞女的模樣……

    直到那天,她拿著爺爺的遺書威脅他娶她……

    霍依人負氣出走,他把所有的憤怒都撒到了她的身上。

    從來強勢冷硬的白冷擎,在這個夜晚,回想以前種種,忽然落下一滴淚來。

    那點水漬落在霍輕輕的臉頰上,白冷擎抿著唇,伸出手指輕輕抹掉。

    手指卻在那點溫熱的肌膚上流連,跨越多年的時間,她還願意再給他一次愛她的機會嗎?

    床上躺著的霍輕輕似乎感應到了什麽,緩緩地睜開了眼。

    白冷擎突然愣怔了一下,局促地說道:“對……對不起,我馬上就走!”

    說完正準備立刻起身就走,忽然被霍輕輕拉住了一小片衣角。

    “輕輕……”

    還未來得及感動,手指上忽然傳來一陣劇痛,她咬住了他的手指。

    他痛的倒吸了一口冷氣,卻仍舊笑著哄霍輕輕。

    “你要咬我泄恨就咬吧,隻是我這隻手沒那一隻細皮嫩肉,你別崩壞了牙。”

    白冷擎放鬆了手部的肌肉,任霍輕輕叼著他的兩根手指,在唇齒間來來回回地碾磨,不一會就磨出了鮮血。

    白冷擎閉上了眼,另一隻手緩緩撫摸著她的發絲,一下又一下,仿佛這樣就能緩解他手指的疼痛。

    溫熱的液體大滴大滴地砸在他的手背上,白冷擎一驚,驟然睜開了眼,慌張地說道。

    “哎呦,你怎麽哭了,是不是肉太硬了咬不動,對不起下次還是換另一隻……”

    霍輕輕的眼淚卻隻是撲簌簌地往下掉,看著白冷擎手掌的目光一動不動。

    白冷擎這才反應過來,霍輕輕這次咬的,是上次被醫院燒傷的那隻手。

    “那個……寶貝兒,你是不是嫌棄他太醜了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上一章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