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1210章 潘父的決定(1/3)

作者:燕歸爾字數:4268更新時間:2019-10-19 16:42:55

    潘父細細的聽著,聽完之後詫異極了:“你是說楚同光偽造了遺囑,還被楚商告到了法院,法院委托司法鑒定把遺囑帶走了?”

    杜恒點頭:“本來楚同光召開董事局會議是想當眾宣讀遺囑,請各個股東過去做見證的,結果卻被楚商反殺了。”

    潘父差點笑了:“楚同光一向精明,怎麽想出這麽個濫招出來?還偽造遺囑,遺囑是那麽好偽造的嗎?腦子是不是被驢踢了。”

    “也不算濫招,楚董驟然離世,生前肯定來不及立遺囑,楚同光既然敢偽造遺囑,肯定方方麵麵都做的十分逼真。他大意就大意在輕敵了,低估了楚商。以為遺囑一亮出來楚商就沒有辦法了,哪知道楚商早有準備,遺囑剛宣讀完,司法鑒定的人就上來了,當場就把遺囑帶走了。”杜恒道。

    “這麽看,楚商也不像楚靜天天掛在嘴邊那樣草包無能,還是有些成算的。”潘父點頭,也不得不對楚商重新定義了。

    “是的,而且這還隻是開始,楚商一出手就先拉了潘少下水,又將了楚同光一軍,後麵必定還憋著更大的招數,這趟渾水我不建議咱們再跟著淌下去了。”杜恒道。

    潘父一愣:“什麽?潘洋這事是楚商的手筆?”

    “我這麽懷疑的。”杜恒分析道:“潘董,您仔細想想,潘少這事早不曝光晚不曝光,怎麽偏偏在楚家召開董事局會議的前一天曝光?潘少自顧不暇的情況下,又哪裏還有心思管楚家的事情?而且看那些視頻截圖,若不是早早就盯上了潘少,怎麽就能掌握了幾個月前的視頻?

    我一開始也沒往楚商身上想,以為就是一個巧合,可今天看了楚商在董事局會議上的表現後,我就開始懷疑了,且越想越覺得心驚肉跳,楚商要是真盯上了我們,那是打算把我們也拉下水攪進楚家的遺產爭奪之中啊。”

    潘父聽他這麽一分析也是細思極恐,天底下哪有這麽多巧合的事情,所有巧合的背後,百分之八十都是人為。

    一想到潘洋這事極有可能是楚商的手筆,潘父就是又怒又恨,白白讓他損失了幾個億,要是再算上預估收益,不不不,不能算,越算越肉疼。

    “這個楚商太可惡了。”潘父重重的拍了下桌子,恨的咬牙切齒。

    杜恒道:“潘董,您先息怒,若真是他做的,他這也算給我們示警了。隻要我們不插手楚家的事,想來他也不會再拖我們下水,畢竟他現在的情況腹背受敵可不好。”

    “楚靜是潘家的兒媳婦,和我們是這麽一層關係,我們又是股東之一,說不插手他能相信嗎?指不定又憋著什麽壞點子對付我們呢,讓我們也自顧不暇呢。”潘父說道。

    杜恒頷首:“所以我才建議您不如盡早徹底抽身,退出董事局,一則是向楚商表明我們的立場。二則及時止損,免得以後股份跌價,再想轉手就難了。潘董,我有預感,楚家要發生大地震了,我們要是不及時上岸,極有可能跟著陪葬。”

    潘父倒吸了一口冷氣,他不是一點敏銳度都沒有,杜恒分析的已經夠清楚的了,他是個傻子也知道現在該如何選擇了。

    如果是一家前景特別好的公司,利潤回報率特別高的投資,那他肯定是舍不得抽身的,賭也要賭一把。可楚家這幾年的確在走下坡路,回報率也不高,就像杜恒說的,有點占用資金了。

    唯一心疼的潘洋損失的那些錢,他都不能想,幾個億他去投資什麽不能得到點回報啊,去投資一個網劇都能賺錢呢。

    罷了罷了,如杜恒所言,及時止損才是正道。他要是為了這些損失去報複楚商,指不定又得被楚商曝出什麽醜事呢,他這樣的商人,手裏又有幾個是幹淨的?所以還是接下楚商的示警,及時抽身吧。

    “這件事交給你去辦吧。”潘父實在不想去見楚商,他怕自己忍不住會打人。

    杜恒鬆了一口氣,隻要潘父點頭了,那剩下的他就好辦了。

    “潘董放心,我一定把這事辦妥了。隻是潘少和楚小姐那邊,還需要潘董去周旋。”杜恒說道。

    潘父想了想,說道:“先瞞著他們吧,按照當初的合同我若想賣掉股份的話,楚同和有優先購買權,但楚同和不在了,楚同光又隻是代理董事,這項規定自然可以視作無效,我偷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上一章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