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二十章 青蘿果酒甲天下(2/3)

作者:千裏獨行特字數:5600更新時間:2021-08-30 12:09:23

    但無論它如何掙紮攀爬,那水碗好似活物一般,老鼠爬向哪邊,哪邊就變形拉高,始終擋住它的去路,怎麽也翻不出“水碗”去。

    緊接著水碗一翻一抖,“噗呲”一聲,窗格上的堅韌油紙被老鼠撞破,可見力道之大。

    皎潔月光下一道灰影從灶房中飛出,不偏不倚正好砸到門廊下睡覺的大黑土狗子頭上。

    在短短幾息之間,窩在高處的程羽先後用水行術中的“引”、“塑”、“去”字三訣,就將這隻狡猾碩鼠玩弄於股掌之中。

    但他敢對天發誓,他並不是有意用老鼠去砸那黑土狗,沒丟準而已。

    “嗷!嗚嗚嗚!”

    大黑土狗子平日在莊內橫著走慣了的,從沒遇過這等意外,睡得正香突然被砸,把它嚇得不輕,瞬間彈起一人來高,發出的都不是正經狗叫聲。

    待緩過神來看到是隻肥大老鼠砸得自己,猛得抬起前掌狠狠按住老鼠尾巴,兩隻前爪瘋狂地撥來撥去。

    “吱吱吱……滋滋!”

    “嗚……汪汪汪!”

    顯然被打擾清夢的狗子不是好惹的。

    莊頭在正房被吵醒,躺在屋門後豎耳傾聽一陣,知道不是來了小偷,而是狗子在捉老鼠玩,便披著衣服闖出來。

    “大半夜的不睡覺,你叫個鳥來?”

    他一腳踢在狗子屁股上,狗子再次嗷嗚一聲,夾著尾巴躲進角落,目光哀怨地盯著地上已經被玩死的老鼠。

    莊頭小兒子也被吵醒,揉著眼跟出來看熱鬧。

    莊頭披著衣服隻說了句回屋睡覺,便自顧自進屋。

    小娃子突覺小腹酸脹,踢踢踏踏一路走到灶房外一處泥土地的牆根下,打著哈欠仰頭閉眼就要放水。

    程羽憑聲音感覺不對,急忙扭頭向院中看去,原來又是一個隨地撒尿的熊孩子。

    他對童子尿沒什麽癖好,正要收回小水行術,然而一股神識卻察覺到,就在這小娃子所站土地之下,居然埋著一口口泥封的細陶大缸,缸內所盛液體不同於清水,呈琥珀色。

    酒!

    原來莊頭家房後那座糟坊釀的酒都埋在了這裏。

    沒想到這方世界也時興埋酒。

    難怪這前院內的方磚並未鋪滿,還留了好大一塊土地,感情是埋酒用的。

    程羽前世並非嗜酒之徒,隻是程父愛珍藏酒,家中藏有各個年代的酒,很多比程羽年紀都大。但這古時的酒他可還從未嚐過,要是被他兒子一泡童子尿給糟蹋了,未免太過可惜。

    雖說酒缸埋在地下足有半丈來深,一泡童子尿未必就能滲到酒缸,但對於有心品嚐下古酒的他來說,心理上過不去這一關。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上一章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