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五十六章 千霞山真人(1/2)

作者:千裏獨行特字數:5094更新時間:2021-09-08 10:18:28

    “邦!”

    “邦!”

    “戌時初刻,小心火燭!”

    錢府款待霍涯子師徒的這頓晚宴,從日落西山前,吃到月升東牆後。

    一直在窗外的程羽,不止已篤定霍涯子這廝,是他同源同種的同行,而且其穿越之前所處的時代離自己應也不遠。

    這廝大作了一回文抄公,從先秦的山海經,一路抄到清末的夜雨秋燈錄,前後硬是橫跨兩千多年。

    隨著一杯杯酒精下肚,其在席間縱橫睥睨,將各部經典中的名場麵換個馬甲套在己身。

    那些個名場麵也許在前世是婦孺皆知,但在此方世界卻各個都是奇聞,硬是將錢家父子唬得一愣一愣,尤其是錢大員外,已由黑再次轉粉。

    窗外程羽忽然回想起,那晚老道在神廟中祈雨做法,手持烏木斷劍耍弄一通的情景。

    當時就瞧著他耍劍的動作頗為眼熟,此時再回憶起來,分明就是荒腔走板的太極劍,再拚湊些其他招式而來的。

    隻是欺這方世界無人識得而已。

    程羽此刻在想,這老道穿越前,來自於何時何處,以何某生。

    ……

    這頓飯吃到戌時末刻方才散席,小員外已是不勝酒力,早早地被兩個小廝架了下去。

    之前他心念佳人,一直不思進食,錢大員外憂心不已。

    此刻經仙師指點頓悟後胃口大開,錢大員外心情舒暢,頻頻與霍涯子舉杯,且開口言必稱仙師仙長,決口不再提道長二字。

    霍涯子喝得兩個臉蛋黑裏泛紅,雙眼已有些迷離,正端著酒杯宣講,他當年是如何將那青、白二蛇妖鎮在塔下。

    旁邊的非言打了一個盹兒,見師父兀自好興致,隻是舌頭逐漸開始打結,仙風道骨已七八分被丟進了膀胱。

    若非錢大員外已不勝酒力,恐怕早已原形畢露。

    他悄悄扯扯霍涯子袖口。

    霍涯子見非言暗給他使眼色,頓時醒悟自己喝多了,再下去恐會酒後失言,圓不回來。

    於是匆匆打住了話頭,和錢大員外道別。

    一高一矮兩個身影走在錢府曲折回廊中。

    霍涯子推開伺候的小廝,隻在非言的攙扶下盡量走著直線。

    待到給他安排的院門口,原先守在門口的奴仆都已撤去。

    老道屏退身後的小廝進到院中,非言關好院門,見左右都已無人,拉過已走不成直線的霍涯子,悄聲問道:

    “師父,今日又被你力挽狂瀾哩。”

    霍涯子嘿嘿一笑,繼而正色道:

    “不可渾說,為師講得可有哪一句不對?”

    “對對,都對,隻是這次真是凶險,但徒兒有一事不明,為何不像以往一般,將你那千霞山真人的名頭搬出,偏要如此枉費口舌,卻對山門絕口不提?”

    霍涯子低頭,皮笑肉不笑地盯著非言好一會兒,打個酒嗝嘿嘿笑道:

    “黃口小兒之見識,為師教過你遇事要懂得變通,對那小門小戶的財主富戶,一輩子未曾離過那一畝三分地沒甚見識的,任你說什麽都成。

    可這是何處?

    青川錢府!

    祖上乃大梁朝開國重臣靖安侯。

    現下乃江北巨賈,青川錢氏的祖宅老巢!

    且這當家的大員外,又買了京城禮部下轄禮樂司之員外郎,雖然隻是個外編閑職,但人家好歹也是在京城吃過見過的主兒。

    若我直言是千霞山真人,難保他會起疑心,一方大派的修仙真人為何會流落至此?

    倘若再派人去鶴鳴湖千霞山訪查一番,那為師豈不暴露了行蹤?”

    非言聞此緊跟兩步繼續追問道:

    “師父,你曾說過待時機成熟就帶我上千霞山,難不成也是騙我的?”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上一章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