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五十七章 錢氏祠堂(2/2)

作者:千裏獨行特字數:5066更新時間:2021-09-08 21:30:34

    行至祠堂門口,黃珊抬頭看一眼門頭牌匾,按習俗應放下的卻扇卻又抬起擋在臉前。

    錢如玉剛要提醒她,進祠堂不可再用卻扇遮臉。

    但她人已邁步進到院中,他緊趕兩步跟上,在旁邊低聲道:

    “祠堂內不可用扇擋臉。”

    但黃珊卻好似聽不到一般,獨自一人當先,繼續向前緩緩行去,錢如玉無奈隻得跟上。

    一步步向正殿門口走去,黃珊抬頭觀瞧,隻見正門上方掛有一碩大匾額,上書“昭穆千秋”四個金色大字,也是皇家手筆。

    來至正殿門前,新婦稍停,待新郎進入殿內,才跟著抬起右腳,邁過門檻之時明顯一頓,這才落下踏進殿中。

    老廟祝隻在殿內等候,不需出殿相迎,他此刻代表的是錢氏列祖列宗。

    待進到殿中,新婦抬頭先向大殿上方看去,隨後又四周掃視一圈,最終將目光落在大殿正中的供案上。

    與之前的謹小慎微相比,此時的她稍顯放肆。

    這錢家祠堂內還真是與眾不同,祖宗的牌位並不在正中,而是擺在兩側山牆跟前,每個牌位跟前各有一盞油燈供奉。

    大殿正中一碩大供案,兩側也各有一盞油燈,供案上供奉的卻是一個木匣。

    待走近幾步方才看清,匣中放置的居然隻是一杆毛筆。

    筆管細直,漆黑而無光澤,上麵隱約可見雕刻著一些細密紋路。

    筆頭的筆毫在油燈映照下,泛著淡金色光澤。

    整個筆毫緊束成鋒,顯然是從未開筆。

    黃珊盯著那杆毛筆,目光漸冷。

    旁邊小員外見狀,輕呼一聲娘子,黃珊方才將目光從毛筆上移開,轉而眉目含春地對錢如玉微微一笑。

    風月場中廝殺慣了的小員外,頓時渾身酥軟,哪還顧得上計較剛才新婦進殿時的些許異樣。

    一通焚香進饌,三叩九拜之後,新郎新婦昭告完列祖列宗,眾人依序倒退出祠堂。

    原來在這方世界中,雖然也講男尊女卑,但嫡出的原配正室卻是有資格進入祠堂參拜的。

    至於像錢府這樣的望門大族,娶新婦進門更是要先祭拜祖先,得到祖先認可後,方算正式入得門來。

    若隻是在喜堂上拜了天、地、高堂,隻算完成儀式的一半。

    祠堂中已沒有廟祝朗朗高聲,“唦唦”腳步聲也早已走遠。

    原本就有些落寞的祠堂,在迎來短暫的人氣之後,再次沉寂下來。

    隻剩下殿內一盞盞長明燈忽明忽暗,閃爍不定。

    見此刻祠堂無人,程羽展翅“嗖”地飛進殿中。

    祠堂內光線不算昏暗,他飛到正中供案之上,落在那木匣旁邊。

    木匣似是陰沉木一類極罕見的木種雕刻而成。

    木匣四麵雕刻著繁複紋樣,那些紋樣組合起來,離遠了看倒更像一道道符文。

    再看內裏那杆毛筆,烏黑的筆管上也雕有各種紋樣。

    與之相比,淡金色的筆頭反倒平平無奇。

    在木匣後麵還有一個最大的牌位。

    程羽蹦幾步上前仔細觀瞧,原來這杆筆是皇家禦筆,當年大梁朝開國太祖賞下的禦用之物。

    難怪被擺在正中,將錢氏的祖宗都擠到了兩側。

    再向兩側看去,一排排供桌上擺放著一代代錢家先祖牌位,牌位後的牆上掛著錢家曆代傑出人物的畫像。

    左手排第一位的畫像早已泛黃,看題款正是錢氏先祖,大梁朝開國柱梁,靖安侯。

    畫中靖安侯身著侯爵官服,坐在一張圈椅上不怒自威,圈椅旁邊的地上臥著一隻碩大橘貓。

    ……本章已閱讀完畢(請點擊下一章繼續閱讀!)

上一章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