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一百二十四章 江口悟道(2/2)

作者:千裏獨行特字數:5416更新時間:2021-11-01 18:29:56

    程羽元神忽然感到,背後隱隱傳來一道熾熱氣機,當即下意識轉身,看到嘉菲正在身後屋頂之上,且瞧向自己的眼神,有些奇怪……

    ……

    莊懷瑾定在屋內不知過了多久,慢慢斂起心神,又將那四句話仔細反複研讀起來。

    每讀一次,便覺得渾身血液沸騰一遍。

    “哐當!”

    他將自己砸進椅子裏,閉目凝神,忽然一道閃電從他腦海上空一劃而過。

    到底是誰人給我留下的這四句話?

    於文沛出去後還未曾回來,而且以自己對他的了解,他是定然寫不出這四句話來。

    再環顧屋內,隻有自己一人。

    最後他將目光落在開啟的窗扇上,當即快速走到窗前將窗戶推開。

    “撲棱棱!”

    窗外並無一人,隻驚動了院外一隻鳥,好似是隻麻雀。

    麻雀?

    他頓時想起了什麽,當即再次看紙上那四行字,此時方才發現,竟與白日裏經過的青蘿莊莊口那座雀公祠前,所立石碑上的那篇金鯢斬蛟誌的字跡十分相仿。

    當時他初見那座碑文便覺驚奇,沒想到這鄉下莊子裏的一座小小祠堂,還立有這麽一座筆跡清奇的石碑。

    就在他越發覺得碑文筆跡有一種熟悉感之時,錢府裏的人在莊口便一連聲的催促起來。

    若非如此,他定要好好研習下那篇碑文。

    他忽然又想起一事,從書篋內翻出一本書,書內夾著一張紙,紙上同樣有八個小字:束脩之禮,祈歲平安。

    回想祈歲那晚,當他收到這張紙包的碎銀子之時,就覺得紙上之字筆跡奇妙,便一直仔細收著。

    說來也怪,自打他收到這張紙包的銀子後,父親的病竟一日輕過一日,乃至到他臨行趕考之時,竟連咳嗽都徹底好了。

    此時再拿出那張紙,在昏黃油燈映照之下,竟與旁邊那四行字一同發著熠熠光輝。

    “啊……”

    莊懷瑾雙手各執一張紙,坐回到椅子內,盯著桌上油燈發了一會呆,當即將兩張紙一同小心折好,再用書篋內的油紙包住,放入貼身懷中。

    取下牆上掛著的那把祖傳武士劍,“噗”地一聲吹滅油燈,轉身開門就要出去,卻不料與正要進門地於文沛撞了個滿懷。

    “懷瑾兄這般興衝衝地所欲何為啊?”

    從未見莊懷瑾有過如此莽撞之時的於立,詫異問道。

    “文沛兄,我要回青蘿莊!”

    “青蘿莊?你去哪裏作甚?此時天色已晚,連夜趕路,多有不便啊。”

    “我已等不及矣,必須現在就去,我會給車夫加錢!”

    “誒?懷瑾兄,到底是為何非要連夜趕回青蘿莊啊?”

    見莊懷瑾繞過自己向客棧門口行去,於文沛追上去攔住他問道。

    “訪聖!”

    “啊?”

    於文沛從對方眼神裏讀出了激動與忐忑,但令他吃驚的卻是,裏麵竟還帶有一絲絲的狂熱。

    這還是那個泰山崩於前而色不變的撞鍾子嗎?

    對了,他說什麽?

    訪聖?

    訪聖!

    “懷瑾兄,等等我,同去!同去!”

    ……

    “外麵何人吵鬧?”

    錢如玉一杯溫酒下肚,攬軟玉入懷後,不滿地對外麵喊道。

    “回大爺,是那撞鍾子要離開客棧。”

    “哦!”

    錢如玉隨口答應一聲,扳過小月仙粉撲撲臉蛋狠啄一口,小月仙此時也醉眼朦朧,躺在錢如玉懷中,輕啟朱唇幽幽唱道:

    “此刻風月兩相樂,隻怕奴夫來撞破。”

    “教他夜至天明撤,免得奴把牆頭過。”

    ……本章已閱讀完畢(請點擊下一章繼續閱讀!)

上一章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