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四十五章 惡犬(1/2)

作者:屏峰書生字數:4360更新時間:2021-10-28 23:20:34

    “‘大魚縱然在水裏縱橫無敵,但是得意忘形,離開了他的水域,跑到沙灘上蹦躂,即使是無知的野人也能分而食之。何其悲憫也。如今武氏年年為山戎欺負、淩辱,以至於家困財乏,民生凋敝,為宋國諸大夫笑。也唯有公子卬的兵法,能攻破山戎,幫助武氏興盛。況且太子陣營這邊,太子江遇害,戴蕩之人惶惶不安,國內三桓等家族蠢蠢欲動,如果公子卬遇險,我真的不知道該如何收拾局麵。公子卬就是我們的大海,武氏、戴族都是其中的魚,即使魚兒身形再龐大,脫離了大海,即使是螻蟻恐怕也可以在他的腐肉上分一杯羹吧?’”武功轉述著公孫孔叔的勸諫。

    “嗯。擱淺沙灘的鯊魚……沒想到公孫孔叔的口才如此了得。”公子卬讚歎道。

    “然後孔叔就說,往者不可追,當務之急是救出公子卬,擒獲三桓這樣的野心家,兵術不行,那就用詐術。我們都被他的說辭折服,讓君子們載著空車,打著各種旗號,把樹枝拖曳在戰車的超乘(車廂的尾部擋板)上疾馳,一邊抽打馬匹,讓它們遠遠地發出嘶鳴聲,虛張聲勢,果然奏效。”武功道。

    “那公孫孔叔現在何處?我要去見見他。”公子卬高興道。

    武功頓時臉上一陣尷尬,訕訕道:“孔叔現在好像對你有些不滿,似乎是關於我們擁立你的事情。你說話最好謹慎點。”

    公子卬見到公孫孔叔,後者沒有給他一點好臉色,斥責道:“我原本以為公子是忠臣孝子,才設計把公子救出來,沒想到公子覬覦大位,我現在後悔了。”

    “孔叔何出此言?”公子卬問。

    “你又何必裝蒜,我都知道了,武氏、穆族、襄族的人在我不在的時候,偷偷擁戴你。”公孫孔叔眼睛一斜,一副你休要瞞我的意思。

    “誤會啊!”公子卬辯解道。經曆了三桓的事情後,他早就拋開了對宋國君位的想法。宋國的國君行事本來就要被強大的公族掣肘,區區一個三桓就夠他喝一壺的了。即使費時費力,宰了三桓這些大公族,那宋國也和亡國差不了多少,畢竟整個宋國識文斷字的,不是公室就是公族,曆史上楚國很快就要興兵來寇,收拾了公族,自己和孤家寡人也沒什麽區別了,拿什麽抵抗外辱。

    更何況,公族之間盤根錯結,收拾起來需要很多的兵力、糧草。現在拱衛國君的左師、右師部隊基本上被自己打殘了,都城的大火又把十七年積蓄的財帛和糧食統統變成了焦炭。

    若是現在當上了宋君,和沒兵沒糧的漢獻帝有什麽區別,到時候不知道哪裏冒出來郭汜、李傕都可以把他當作傀儡玩弄於股掌之間。

    “我不欲稱孤道寡,手下人擁立我,也不過是看在太子死了,而我有一些微末的才能。”公子卬道。

    “公子杵臼與我入都城,戴族、蕩氏、耏氏都決定擁戴他,你的想法是什麽?”孔叔的稱呼漸漸不客氣起來。

    “我當然雙手讚成,杵臼是我的仲兄,既然伯兄遇害,理當由仲兄繼位。我和仲兄關係這麽好,小時候就從來沒有和仲兄爭奪過玩具,長大了怎麽可能為了爭奪君位而撕破臉呢?所謂兄弟齊心,其利斷金。當初我願意侍奉太子江,現在我侍奉兄長又有什麽分別呢?”公子卬毫無猶豫地把燙手的山芋甩了出去。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上一章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