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五章 此情去或留,兩命懸青峰(1/3)

作者:粉橙薄荷綠字數:8210更新時間:2021-10-14 10:49:21

    第六節一山放過一山攔

    信長將軍去見過臥床不起的陳言初後,第二天便派人拿來了那封存著冰欒蟻的琥珀,那寶貝裝在一個紅木小匣子裏,裏三層外三層包著綢子。下人遞給韓韌的時候,還特意囑咐道:“大統領說抓緊拿去救人吧,此物甚是珍貴,還要有個靠得住的人配藥。”韓韌作揖回禮,點頭道:“真是勞煩記掛了,等吾第痊愈,定登門致謝!”說罷,便匆匆引著那琥珀進了房門去。

    當下,陳言初距離發病已過三日,早先隻是身體發熱,意識恍惚,現在竟然時不時地大口溢出血來。蘭蘊姑娘斷言道:“定是那火氣逼入了胸肺,肺火難抑,吐血不止。”謝三招急的直搖頭,問道:“三妹啊!你倒是想個辦法啊,這麽下去怕是......哎!”眾所周知,蘭蘊與天香師出藥穀,雖說蘭蘊並不如天香擅長醫術,但從小在名師左右耳濡目染下來也是要比尋常醫家要強的。

    “拿到了,冰欒蟻拿到了!”韓韌興衝衝地跑進裏邊的屋子,見四弟已經在咳血,不禁心底一搐,不知這解藥來的是否還是太遲了?

    “冰欒蟻,妹妹和我都隻是聽說過,誰也沒有真的在藥方裏配對過這東西。”蘭蘊姑娘坐在陳言初床邊,見眾人急切地等待著便又說道:“我以為此物極寒至極,雖能褪火與刹那,但還沒有人能拿捏好藥劑的用量,若是過了,豈不是更棘手。”她分析的確實有道理,若是用量過猛,熱毒瓦解寒毒又來,對眼下已經病入膏肓的陳言初來說實在是折騰不起。蘭蘊思忖片刻,提議道:“不如我們想辦法稀釋這冰蟻的寒性,一點一點來,當下若是先能為四弟去除了肺火,那性命便可以說是暫且保全了。”

    謝三招和韓韌對藥理不清楚,但既然蘭蘊有方法,那就得試試,生死關頭沒什麽好猶豫的。幾人來到屋門口,蘭蘊叫人拿來了一大桶水,並且取來了幾捆木薪,這就要生火燒水的樣子。待那水將將一沸騰,蘭蘊就把手中的琥珀從木匣中倒進了水裏,隻聽刺啦的一聲,大桶的沸水驀地凝固了開來,原本蒸騰而起的熱氣忽地也變得寒冷了起來。

    “這......”韓韌驚歎道,他對這小小的一隻冰蟻蘊含的的力量大為驚歎,看來蘭蘊姑娘說得沒錯,若不謹慎使用此物,隻怕是四弟又會走上相對的另一條絕路。“要不是這冰蟻在琥珀中已經死寂數載,恐怕寒性更強呢!”蘭蘊姑娘說道,可以想到如果不加謹慎地使用它,陳言初體內冰火奇毒同時攻心時的厲害,怕是再結實的肉身也難以彌留在人世間片刻吧。

    眼看那桶裏的水結成了冰,蘭蘊立刻給柴火中加起木枝來,一旁用衣袖為火焰扇風,以求火勢更猛一些,隨即說道:“這冰要開始融化怕是還得等幾個時辰,若是我們能取到冰塊融化過半時的水來,那自然不會太烈!”原來她是想取到介於冰水混合時的水來為四弟療傷,運用文火慢騰的方式中和掉冰中一部分寒性。

    說是也奇怪,一般的冰早就化掉了,可此冰在烈火上卻紋絲未動,甚至似是要把那火苗也給征服了的勢頭。幾人輪番找來易燃的草木往火裏扔,才維持得住火勢,很久之後,才見冰麵似有水珠沁出。

    兩個時辰過去了,蘭蘊一直在盯著冰桶,突然喊道:“開去找來些銀丹草!”身旁的謝三招手裏拿著扇子問道:“銀丹草長什麽樣子?”蘭蘊姑娘指著房子背後的土丘說道:“哎呀,就是薄荷葉,屋子後邊就有幾從,快去。”見她招呼完謝三招就開始雙手穩住那桶身,目不轉睛地盯著冰桶邊緣的一圈水珠,生怕它們又流回到冰桶中心,那兒可是寒氣最重的地方。

    謝三招不一會兒就取來了幾大片薄荷葉子遞給了她,蘭蘊接過葉片後選了一麵品相最好的用雙手輕輕搓了搓,然後把葉片彎成月牙形去引那冰桶邊緣的水珠。一顆兩顆三顆,待薄荷葉上盛滿了水珠,蘭蘊悠悠轉身,打開陳言初紫的發黑的嘴唇一氣兒給他灌了下去。想必那水珠剛剛到了喉眼,陳言初就有了反應,四肢狂亂地抽搐不止。“這能行嗎?莫非還是太急了些?”謝三招急道,旁的又去看韓韌,見他臉色如鐵,一言不發。“要說沒有一點反應那定是不可能,來韓大哥,你我為他運功,好賴先保住心脈,讓寒氣先去其他部位遊走。”蘭蘊姑娘說著就扶起了陳言初,韓韌也上了病床,兩人一前一後開始做功。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上一章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