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六章 夢中人,霧裏情,月下事(1/3)

作者:粉橙薄荷綠字數:6886更新時間:2021-10-14 10:49:22

    第二節山雨後的及時雨

    雨裏雞鳴一兩家,竹溪村路板橋斜。顧昭引著天香一路疾馳,這馬兒前蹄剛跨出了華陰縣,便風調雨霽了,看來方才峰巒深處的山雨並未蔓延開去。天香隻覺道路兩側的事物飛快地倒退,她雙手緊緊地勒著馬繩,直到此時才隱隱覺得那左手開始麻木了起來,像是伸進了冰窖一般,時而還會傳來一些刺痛感。

    “顧昭,我們在前邊找個地方稍作歇息下吧?”趕馬跟在顧昭身後的天香喊道,不知是因為馬背上太顛簸還是怎地,她的聲音聽來有些顫抖。顧昭回頭看了一眼,確定天香還在近處,回道:“這快馬加鞭都來不及呢,那手不想要了嗎?”天香喊道:“怕是來不及了,我感覺毒性已經開始蔓延了。”天香這麽一說,原本還弓著身子駕馬的顧昭將抽打的動作慢了下來,吐了口氣,回道:“前麵有個驛站,去那兒吧。”

    既然那毒性已經發作,那再趕回城裏已為時太晚,顧昭沒說什麽,但二人都心知肚明,這天香的一隻手怕是保不住了。顧昭接下來一路上更是沉默寡言了起來,他心想:這天香大好年華,正是美貌比花的年紀,卻要斷了一隻手,多是可惜啊!說可悲都不為過,一雙纖纖玉手本是女孩子的第二張門臉,今日之後她便要將一隻胳膊縮在衣袖裏躲躲藏藏的,真是別扭。他又琢磨,要是換作是個男人,斷臂都沒什麽大不了的,可偏偏讓天香趕上了。他顧昭不懂醫,可天香姑娘的雙手是用來救死扶傷的,也不知道缺一隻對行醫問藥影響大不大,唉,說一千道一萬,都怪自己大意,釀此禍事!

    顧昭還在腦海裏替天香惋惜著,兩匹馬兒已經將他們帶到了驛站門外。這家驛站想必靠近長安城附近的那幾家可是簡陋的太多了,三間茅草屋子圍出了一塊不大的空地,那空地上已有兩匹馬在休憩,當中還有口水井,旁的再看不到什麽顯眼的物事了。顧昭下了馬回身去扶天香,天香沒敢伸左手去迎他,隻用右手撐著顧昭的肩膀蹌蹌下了馬。

    兩人站在驛站的空地上張望了一番,待顧昭栓好兩匹馬兒,便一前一後走進了緊跟前那間草屋。推開未鎖的木門,見屋裏頭倆大漢睡得正酣,顧昭便敲了敲手邊的桌子,朗聲道:“在下顧某,路過此驛,想在此休息一番可好?”床上的二人靠外邊的那位睡得正死,反而是裏頭的那個迷迷糊糊地醒了,眼睛都懶得睜,嘴上念道:“其他倆屋都空著,自便吧!”說罷,又呼呼睡去了。顧昭二人得到允準便退出房子,輕輕合了房門就去了中間那一間屋子。屋裏的陳設都是大同小異,無非一張床、一副桌椅,幾隻零散在四處的凳子,顧昭卸下包袱,說道:“天香,準備準備,就開始吧!”天香默默點頭,同時也放下行囊,找地方坐了下來。

    要說顧昭把,雖說沒行醫為人手術過,但還是懂點基本的嚐試,見他在房間裏來來回回轉悠,不知從哪兒找來了一個火盆和一些幹草,然後掏出火折子生起了火來,一麵對天香道:“我生活燒一燒我這刀麵,免得不幹淨。”就在顧昭生起火來燙刀的這一段時間裏,天香就靜靜地坐著,她望著那已經紅熱的刀刃,火苗在她兩隻大眼睛裏跳躍,驀地就無聲地哭了起來。顧昭雖然總是低著腦袋,卻已察覺到天香的雙腮上掛著兩行淚水,他安慰道:“天香啊,沒事,以後沒人要你的話我要你!”天香苦著臉笑道:“我隻是怕疼......”顧昭心想:怕疼?要是真的隻是怕疼就好了。見刀烤得差不多了,天香從衣服上撕下一塊布攥在手上,說道:“一會兒你可要利索點,別弄得骨肉相連的,疼死老娘!”顧昭笑道:“嗨,我你信不過就不應該了!”顧昭把刀立在桌邊,起身從包袱裏取來一小藥瓶,繼續道:“噥,這時止疼散,我們錫山祖傳的,平日裏知道你看不上我們這些藥方,可這不,沒得選了。”天香用手接了藥瓶,打開來聞了聞,說道:“我可沒那麽自傲,你這藥不錯,隻是有些受潮了。”顧昭回道:“我都出師門這麽久了,沒腐壞都不錯了!”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上一章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