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一章 藥方(1/3)

作者:說書的肥宅字數:7934更新時間:2021-10-14 11:32:00

    南路山下有一個小鎮,名字叫做“遠霞鎮”。他被這山野擁抱著,安靜的坐落在那個小角落裏,遠離這世間的醜陋百態,看慣了風卷雲舒,寂寞又悠閑。

    那裏也就百十戶人家還多是農戶。說叫鎮子,其實該有的公堂、驛站都沒有。就連鎮子入口前的圍護也隻是拿幾根爛糟糟的木頭綁起來的,勉強還算是一個柵欄。剩下的就是一塊殘缺的界碑,也不知道是什麽年間的。鎮上的阿公說過,他小時候這塊碑就在這裏了。

    九州天下,自天武皇帝蕭太極一統中原建立了自己的國家,所有的規章製度也得到得以完善和同化。他把行政區域劃分為了州、郡、縣、鎮、鄉的等級。規定一縣一衙,一鎮一堂,一鄉一站。接著就是開疆擴土,連年征戰。他三個兒子大皇子蕭淩川,北擊牧民七十二部落。二皇子蕭攬川,南絕氏族王朝十三國。三皇子蕭懷川率軍西進千餘裏,直到荒野橫漫,雪域通天之地。到了鴻合六年,天武皇帝駕崩,三皇子蕭懷川繼位,正式確立王朝,國號“齊”,年號“萬禮”。

    如今整個王朝的版圖足足擴大了三倍不止,地域上有所擴大但是製度還是如此。以前疆域狹小,這樣的郡縣等級製度製度,皇帝的命令容易傳達到最下麵的地方,無孔不入。而現在疆域遼闊,朝廷的建設跟不上命令的傳達就顯得十分繁瑣了,一些偏貧窮遠的地方也不會自行捐款搞這些東西!有的特別偏遠的地方,甚至還沿襲著前朝的時間曆法。

    遠霞鎮就是這樣,群山所環抱,交通不便。半年都見不到一個外人,柴米油鹽這些日常需要的東西都要走上兩天山路去隔壁的村子買,好在都是農戶糧食足夠。生火取暖,都是鎮民上山去打柴。隻於其他的非日常生活的東西,像布匹棉花一類的,每月的月初及中旬,鎮上都有馬車去別的地方拉來。而這輛車也成了這裏與外麵的唯一聯係,

    大暑已至,天地氣交,萬物華實,夜臥早起,無厭於日。

    田野裏麵種的小麥也差不多都成熟了此為華實。每天寅時,趁著晚上黑夜留下的最後一絲清涼,鎮子裏麵農戶便早早的起來開始勞動,拉著耕牛扛著鋤頭,迎著布穀鳥的啼叫準備下田忙活。鎮中老人有句話叫做“一天之計在於晨”。偏遠的小鎮大多數人依著老話,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不隻是小鎮,外麵天下也是如此,農民也好,商人也罷,辛勤勞動,平平安安,這樣的生活正好。

    在鎮子中心,有一家特殊的存在叫林記藥鋪,掌櫃和大夫是一個人,大概四五十歲是個老男人,麵容蠟黃多溝壑,一直佝僂著腰沒見直過,很瘦,瘦的就像久病不治的癆鬼。常常喜歡趴在櫃台上,一隻手撐著他那張長滿皺紋的臉,一隻手扒拉著算盤,嘴裏還念叨著怨詞,“該啊,該啊!真該啊!!”那聲音不大,但是又細又長,活像哀嚎的野貓,讓人聽了很不舒服。

    鋪子裏沒人抓藥的時候,他一般就是這般模樣。但這裏一天也沒有多少人抓藥,所以常常一天一天的叫著。雖然沒人抓藥卻有不少人喜歡在這裏待著,林掌櫃除了有那個小毛病對待人還是蠻好的,發一些糖給那些孩子,送一些祛風濕的藥給老人。有時候外麵路上跑過幾個玩耍打鬧的小孩兒,玩到了藥鋪旁,聽見掌櫃的聲音,偷偷摸摸的透過門口看見藥鋪裏麵掌櫃的那副尊容,也早就不害怕了。

    林掌櫃是從外麵走進來的,剛開始的時候,鎮子裏麵有不少好奇的人問他外麵的世界,林掌櫃也喜歡講故事,帶著一群孩子和老人坐在藥鋪的門口說些外麵的花花世界,有考取功名紅袖添香的狀元郎的故事;有除暴安良仗劍江湖的俠客的故事;還有金磚金瓦金鑾殿的皇上的故事。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上一章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