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六章 隻為殺人(1/3)

作者:說書的肥宅字數:6454更新時間:2021-10-14 11:32:02

    林掌櫃和他妻子走回了家中,進了屋子把大門緊緊地鎖上,屋子裏麵很黑很暗,讓人喘不上氣來。牆上唯一的窗戶也被一塊簾子遮的嚴嚴實實,窗子下麵是一塊長長的桌案,不知道什麽材質的。案桌上麵擺著貢品和一個長滿鏽的的香爐。

    屋子裏還有一張桌子是一家人用來來吃飯休息用的。林夫人拿出了油燈點著放在桌子上想要驅散一點黑暗,接著燃起三支香向著窗子拜了拜,嘴裏念叨著“祖宗保佑,祖宗保佑。”拜完插在了香爐裏。

    林掌櫃見到妻子在拜,也如妻子一樣燃香拜祭,可是不似妻子那般恭敬,臉上苦澀,香也是隨意插上的。拜完之後不自覺的多出一絲嘲笑,像是在笑自己,也像是再笑妻子。

    拜祭完之後,他們夫妻二人便端坐在吃飯的桌子前對著門口。坐下之後兩個人對望一眼相顧無言。油燈將二人的影子拉到了牆上,屋內無聲寂靜,有影相伴顯得不這麽寂寞。

    時間過了很久,外麵的太陽隻剩下一半還倔強的留在西山頭不肯下去。屋子裏依然如此,隻是油燈裏的油燃盡,添了兩三次。“你說,慶兒真的走了嗎??”林夫人冷冷的問了掌櫃的一句話,率先打破了這冷寂的氛圍。“走了,這時候怕是都已經上了後山”林掌櫃沒有什麽感情的回了林夫人的話就又安靜下去了。剛剛對過話的屋子就像什麽都沒發生一樣。

    林夫人雖然麵無表情,這心裏可不如這臉上平靜。她自回家之時便忍著著心中悲哀“你說他要走,我為什麽不能把他留下?今日分別,此生怕是難得相見!若天見可憐有緣再見,也要如路人一般各不相識!!可是!可是!!他到底是我身上掉下來的一塊肉啊!!”林夫人扭頭看著邊上依舊冷酷的男人,再也控製不住自己,終於抱著林掌櫃開始痛哭,淚水很快就打濕了他的整個胸口。

    林慶逃走了,說什麽去外麵轉轉都是借口。他們二人心裏麵都清楚,可有什麽理由不放他離開。做爹的,自己的孩子自己不知道什什麽樣子嗎?林慶從小到大的一舉一動哪裏逃得過林掌櫃的眼睛,就連他在鎮子裏的井水裏投毒也是。但林掌櫃從來沒有管過這件事,這是鎮子欠林慶的。而林慶出逃自己更不會管,因為這是自己欠他的。

    活人作死別,白發送黑發,明明人活著卻偏偏要當他死了。這種痛很疼,抵得過剜心之苦,稱得上刮骨之傷。

    林掌櫃不痛嗎?痛,依舊很疼。可是他已經接受這個事實。這輩子就當沒這個兒子。這是孽,是債,是.....命。太醫令的那張藥方;鳳棲宮的老嫗;醴梧宮的那條白綾。他想了好久,想了好多都快忘記的事情,最後想到了林慶。萬般苦楚皆是報應,“他走了,能活,他留下,得死。”

    他說的話很輕,可每個字印在林夫人的心上都是千斤之重。林夫人強行止住了哭泣,整理了衣衫,抹掉了臉上的淚痕。慶兒能活著,自己有要笑不能哭!!!起身入了裏屋換了一條青絲羅裳穿了一件碧雲衫出來,林掌櫃隨後也穿上了衣櫃裏不知積灰多久的衣錦華服,腰上配上了玉玨。接下來兩人依舊是正襟危坐。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上一章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