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二十章 初落幕(1/3)

作者:說書的肥宅字數:7542更新時間:2021-10-14 11:32:08

    蘇觀昏迷,這場打鬥落了帷幕。江柴勝雖然贏了,可自身也是筋疲力盡,畢竟自己也好久沒動用過金剛伏魔的神通了。提了一股勁他走向蘇觀,夥計們給江柴勝讓開道路。姚日安像沒事人一樣站在了夥計們的後麵隻是那雙眼睛一直盯在江柴勝身上。

    鄧晚秋站在蘇觀旁邊,抓著他的頭發將他提了起來,細細的打量著那張麵皮,心裏盤算著“這家夥細皮嫩肉的,也不知道他的血香不香。直接砍了怪可惜的,倒不如吃了!自己這兩天本來就受了傷剛才又動了真氣,理應補一補!!”

    江柴勝一步一步走向蘇觀,胸口上的傷口還留著血,解開衣服胡亂的綁在了身上,看著鄧晚秋收了的少年若有所思。他伸手摸索著蘇觀的臉,像是尋找著什麽,突然發現在他下頜的一個痕跡,用力一扯將蘇觀臉上的麵具摘了下來。

    果然和猜的一樣!江柴勝一早就發現雖然這少年的身法上有點相似,尤其是那奔雷一刺和老家夥的快如出一轍!那老家夥的孫子從始至終都沒露過麵!這餘瑩瑩果然是那家夥的孫子假扮的,為了那個小丫頭片子竟然讓自己的孫子當誘餌,那老家夥!!嗬嗬!

    江柴勝扯下了蘇觀的外衣披在了身上對著鄧晚秋說道:“剛才謝謝啦!這家夥交給我吧。你趕緊回房間包紮休息一下!”說著話伸手便抓向了蘇觀態度強硬。

    鄧晚秋也不想給,下意識就躲了一下,結果讓江柴勝的手在半空中,是伸也不是,放也不是。

    “鄧老哥這是什麽意思!”江柴勝見鄧晚秋不願意給笑著問他。雖然這家夥笑的隨意可是鄧晚秋卻感受不到一點放鬆。鄧晚秋打著哈哈:“這不是看著江老大也受了傷,我幫你提著!”。

    “不用!”江柴勝隻說了兩字,然後便把蘇觀奪了過來。鄧晚秋不想給也不行,一是在人家的地盤上自己說了不算;二來,這江柴勝剛才的本事也看到了,自己真的摸不清他的底。留不下蘇觀,鄧晚秋隻能惺惺作罷!

    江柴勝一把將蘇觀扛在了肩上向著出口走去。姚日安站在夥計後麵,看著鄧晚秋暗暗叫了聲“呆子!”,又見到了蘇觀的真實麵目不由得一怔,“這少年長得別有風味!嘖嘖!!”這姚日安不覺得露出一絲淫笑隻是站在後麵沒人發覺。

    上了階梯,江柴勝扛著蘇觀回首看向船艙裏,姚日安像狗腿子是的跟了上去,見勢鄧晚秋也急忙上前。江柴勝並不是看這兩個家夥,而是看著那個已經被夥計扶起來的餘登科。像是有感應一般,餘登科一抬頭就看見了江柴勝,雖是燈光昏暗,但是這麽長時間也適應了。

    那江柴勝的眼神很是冰冷,宛如看待一件垃圾一樣看著餘登科。“仗義每多屠狗輩,負心多是讀書人!”江柴勝見這少年的作為覺得他算的上是俠士,功夫也是了得所以有了惜才之意。並且為他不值得,為了救人自己都被擒了,隻是餘登科毫無表示竟放任自己將這少年帶走連句話都不說,就不怕自己把這少年殺了嗎?隻是江柴勝不知那蘇觀點了餘登科的啞穴,他就是想說也說不出來!

    其實見蘇觀與江柴勝的打鬥,餘登科心裏也揪的緊。雖然不知道那人是誰,但是像是來救自己的,怎麽能擔心他,更何況自己女兒下落恐怕也隻有那義士知曉。隻是如今那義士也落在了船老大的手裏萬事休已。

    江柴勝見餘登科抬頭又低頭一副萎靡的樣子,也沒心情看這落破縣令,扛著蘇觀便走了出去。出了船艙見到了幾名夥計打了聲招呼便走回自己的房間。明天就到望京,船上的人都是在自己房間裏收拾著行李,就算不收拾的也是在房間裏待著,外麵天冷屋子裏舒服,而且這在船上待了快有一個月了,哪裏還想出來,而且江柴勝的屋子也比較偏僻所以這一路也沒人發現。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上一章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