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二十五章 對峙(2/3)

作者:說書的肥宅字數:6898更新時間:2021-10-14 11:32:09

    江柴勝收回了目光,再次看著蘇觀,心裏念著,小六子和他差不多的年紀啊!“蘇觀,我的兄弟死了,是你身後的人殺的。所以我必須殺了他給我的弟兄報仇!不死不休!!他和你一般大,家裏還剩下一個生病的老娘”。他的話裏盡是悲傷,雖然語氣還算是平靜卻隱隱的帶著一絲哭腔。

    蘇觀聽江柴勝說出了理由,他轉過身來看著餘登科。昨夜長談,蘇觀知曉了江柴勝,他最看重的就是他這一幫弟兄。若是餘登科真的殺了他的人,恐怕這事情就毫無轉機。蘇觀走到了餘登科的麵前,以為有什麽誤會,畢竟聽餘瑩瑩說的,餘縣令不是這樣的人,結果卻隻見到他對著自己點了點頭。

    蘇觀也不知到底該怎麽辦!隻好在他的胸口上連點了兩下解了餘登科的啞穴,聽聽他有何話可說。

    餘登科被蘇觀解了穴,這嗓子裏突然一股濁氣往上頂,“哇”的一聲向旁邊吐出了一口黒涎咳嗽了起來,咳嗽了兩聲他發現自己的嗓子好像能出聲音了。他很驚奇抬頭望向蘇觀,卻發現他一直在看著這船上的老大。

    他看著船上的人,越過了蘇觀,走到了眾人的麵前,突然間跪在了地上,對著這天地之間,恭恭敬敬三跪九叩之禮。扯著脖子,對天長嘯,“父兮生我,母兮鞠我。撫我畜我,長我育我,顧我複我,出入腹我。欲報之德。昊天罔極!南山烈烈,飄風發發。民莫不穀,我獨何害!南山律律,飄風弗弗。民莫不穀,我獨不卒!”吟唱完古詩,禮畢,餘登科站了起來,對著江豺勝正氣凜然。

    “人是我殺的,這件事情我認!當時我一心求生卻害了他人性命,更沒行到還是一個小孩子。這是我的錯,甚至已經成了我的心魔,抹不掉去不了,若是他還有親人,交給我,我自當供養!”餘登科說道。眾人聽他親口承認,心中恨意十足更由得逼近了他,有的還拿出來刀,隻等老大動手。

    “我雖然後悔,但是我不會可憐他,更不會償還他性命。我為官,你們是匪,本就是天生的對頭。於私,你們劫持了本官,我定當報仇;於公,你們幹了這等行當,我作為朝廷的官員也不能放過你們。我後悔,悔的是親手害了他人性命,但是我不悔於殺人,更不償命!因為本官行事皆是有律法可尋。齊國律法,凡劫持加害朝廷命官者,主犯判處斬立決,從犯收監刑部大牢秋後問斬,三族以內流放邊境八百裏!”

    餘登科不卑不亢,每一句話都鏗鏘有力,在姚日安看來,這餘登科倒是真有幾番韻味,比自己像個讀書人,應該很是符合自己那老不死的師傅的胃口。

    這些話對於現在的形式就是火上澆油,蘇觀有心想處理這件事,奈何餘登科的這些說辭,一時間也不知道如何是好。賈易臉色鐵青,嘴裏止不住的嘟囔“完了!完了!!”

    那些夥計聽得雲裏霧裏,也不懂什麽意思,但是好像又有點明白什麽,這個該死不死的縣令,還想實在說小六子該死,真的是該碎屍萬段。

    “狗東西,老子扒了你的皮。”,“雜碎,你他娘的再說一遍!”,“裝什麽大尾巴狼,殺人償命你就得死!”,這群夥計叫罵著向餘登科走去。蘇觀一把扯回了餘登科。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上一章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