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二十六章 再戰(1/3)

作者:說書的肥宅字數:7598更新時間:2021-10-14 11:32:10

    蘇觀緩緩地從腰間拔出匕首,看著匕首無奈搖頭,轉身將匕首交到了餘登科的手裏,並囑咐到:“等一下打起來,注意保護自己。”,餘登科接過了匕首很是慚愧,畢竟剛才江柴勝說出“義弟”二字的時候,他竟然猜疑起眼前這少俠。

    鄭重其事的接過匕首,餘登科對著這蘇觀微微一點頭,蘇觀亦是,回敬了他之後,便轉身向江柴勝走去。那背影落在餘登科的眼裏,是那樣的堅決,一絲都不動搖,他不由的心中念到:“少年姓蘇名觀,也是與自己女兒差不多大,小小年年紀就有如這般風範,如此俠肝義膽,又深明大義,世間少有!自己竟然猜疑他,真是該死!!”

    “蘇少俠!”餘登科高呼一聲,蘇觀腳下一停回首望去,卻見餘登科展開雙臂,至於胸前,攏手,一拜,“餘某人,愧對蘇少俠,大恩大德,沒齒難忘。”。

    蘇觀一笑,擺了擺手,表示並無所謂,再轉頭便展開了拳勢。

    江柴勝見他都已交代完,這拳勢也展開了,自然也運起了真氣。

    雙方陡然間奔出,氣勢淩厲,碰撞在了一起。江柴勝展臂,弓步向前右斜行,橫身一掃,勁道十足,這手臂上都傳來,破風撕裂的聲音。一記未中,江柴勝轉身上步,左拳外翻,由上而下,劈砸向蘇觀的頭頂,猶如流星墜地,勢不可擋。

    蘇觀的功夫向來都是以靈巧詭秘為主,雖然招式毒辣,但是不重首攻,都是敵人進攻過來,再抓住其破綻,要麽一擊必殺,要麽貼身遊鬥。可是現在的情況別說是貼身了,就連防守都是難事。江柴勝這功夫有攻無守,一條直線往前打,氣勢剛猛無比。蘇觀也試圖迎擊,可是江柴勝就像一頭巨象,絲毫不可撼動,而且一身金剛真氣護體,別說自己一拳下去有事沒有,恐怕就連自己的匕首都比一定能刺進他的皮肉。

    一時間失神,蘇觀的動作慢了一步,江柴勝一步向前,連環衝拳,一手旋渦勁,貼在蘇觀身上將他吸扯過來,一手衝拳崩勁,一拳巨力打在蘇觀的胸口上,緊接著炸裂開來。蘇觀猛地吐出了二兩鮮血,江柴勝進攻未停,貼身一靠,蘇觀瞬間飛出,離地一丈,摔到了餘登科的身邊。

    餘登科雖不懂武功,但是看得出來,蘇觀一直都是處於劣勢,節節敗退。他見到蘇觀口吐鮮血飛出,更是被嚇得不知所措。反倒是那個賈易蹲下來詢問蘇觀的傷勢。蘇觀本來想說沒事,好讓這二人放心,可到底還是受了重傷,哇的一口,又吐出了數兩鮮血。

    蘇觀明白自己已經受了內傷,五髒之上皆已受損,每次呼吸,這胸膛之內就似烈火灼燒一般。他看了餘登科一眼,見他正滿臉焦急的看著自己,又強撐著站了起來。

    姚日安站在人群之後,一直在看戲。看著這拚死打鬥的二人,說不出來的想笑。“江柴勝啊!江柴勝!你到還真是用心良苦啊!”他將目光飄向氣勢正盛的江柴勝,半扯著嘴角,好似嘲笑。

    “就你這一身蓬勃的真氣,剛才的兩拳再帶上一記鐵山靠,那小子就是不死,也應該半條命交到閻王爺手裏了,但這小子還能站起來,也確實是他內力紮實,但是,你根本就留了力不想殺他,剛才也就隻是想把他打的暈死過去,然後在殺了餘登科。一方麵留下他性命,另一方麵就是不讓他為難!畢竟他暈死過去,就算你殺了餘登科他也無能為力。不過就是可惜,你認得這個義弟好像不領情啊!”姚日安心裏盤算著,又把眼光轉向蘇觀,“這小少年,還真是倔強啊!”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上一章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