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209章 教導(1/2)

作者:武穆南音字數:4270更新時間:2019-08-02 18:48:33

    ["“是,我是這麽說過,我也支持你這麽做,並且我現在也不反對你這麽做。可是難道你不記得我說過什麽嗎?你所聘請的人你必須對他負責,他的才能如果得不到認可,你就要承擔後果。你看看,你現在找來的都是些什麽人?”韓元清當著這些少女的麵前,狠狠的說了道。

    少女聽了這番話,恨不得立刻就離開這裏,隻是一時半會礙於韓元清的威懾,不敢一聲不響的就離開。她們當中有一些性情懦弱的女孩子,一下子就哭了出來。

    李小魚看著這些自己的密友受到驚嚇,心中也生氣了起來,對韓元清叫嚷了道:“她們都是我的朋友,怎麽了?既然韓使君你說過我自己招募屬官,我當然知道我要為屬官負責,可是現在你問青紅皂白,就這樣指責我的朋友,你根本就是出爾反爾!”

    韓元清沉了沉氣,冷冷的說道:“我讓你招募屬官,是為你分擔工作。你倒好,任人唯親,她們是你的朋友,可是她們有多少人是有能力的?縱然沒能力,她們又有多少人是懂規矩的?我一進來就聽見她們嘰嘰喳喳談笑一片,把這裏當作什麽呢?”

    他頓了頓,不等李小魚狡辯,再次說道:“她們要來應聘屬官,就應該懷著崇敬鄭重的態度。我剛才問過她們,她們本來就不願意來,是你一味要求她們前來,像她們這樣沒有心思做屬官的人,日後能有心思辦好事情嗎?”

    李小魚一下子急了起來,氣呼呼的說道:“誰說她們沒能力?她們縱然不願意,那是因為她們家裏的人阻擾而已。當初我的爹爹還不是不讓我來為官,還不是經過了韓使君你的勸解才成功的。”

    “好,好得很,既然你說她們有能力,她們有什麽能力?而且你難道沒聽過一句話嗎?有才無德的人,比無才無德更差勁嗎?她們一點都不懂得規矩,把這裏當菜市場似的,日後民政司若都是這樣,我們官府的威嚴還拿給誰看?”韓元清吼了道。

    “你,你,你就是故意刁難我。”李小魚一時不知道該如何回答了,她知道韓元清生氣是因為這些姊妹來到府衙之後沒有遵守規矩,現在自己說什麽都是沒用了。可是她本來就有一顆好強的心,見了韓元清這般盛氣淩人,還嚇哭了自己的姊妹,心中如何受得了這口氣。

    韓元清並不是笨人,他看得出來李小魚又要耍小孩子脾氣,當即冷著臉色說了道:“小魚,你現在知道自己的身份,你也應該知道我的身份。你當初答應我的時候,就曾經說過一定會遵守官府的作風。你若再有什麽幼稚的舉止,我一定重罰不饒。”

    李小魚嗓子眼裏堵住了一股發泄的話,氣得哭了出來。

    “你欺負人,大不了,大不了這官我不當你,你就會擺架子,嗚嗚嗚。”她一邊哭著,一邊任性的說道。

    “哼,你說不當就不當了?那你當初信誓旦旦的話,全是來哄我的了?好,你今日若決心辭官,我批準你,但是我一定會追究你欺騙製置使的罪名。”韓元清最煩的事情便是李小魚耍性子,這個大女孩把事情總想的那麽簡單,自己絕不容許這樣不顧大局、任意而為!

    “你,你!”李小魚聽了這話,頓時怒到了極點,真是悔恨自己怎麽就上了韓元清的當了。她現在真恨不得去暴打韓元清一頓,隻是這種事情自然是做不出來的。

    “我給你一個機會,我知道你現在很不服氣。那麽,你請這些女子來招募你的屬官,你說說你是根據什麽想法來這麽做的?”韓元清本來就不是來吵架的,他的目的是要讓李小魚明白,身為官員就要有官員的作派。

    李小魚呆了呆,不知道韓元清究竟問自己這番話是什麽意思。

    她擦了擦自己的眼淚,讓自己振作起來,不吭不卑的說道:“她們都是我的朋友,以前與我關係都很好,而且這些姊妹又都能識字寫字。我之所以從她們當中選擇屬官,正是因為我們相互都了解,而且又有默契,日後辦事起來就會順心許多。”

    韓元清雖然麵孔依然冷漠,但還是點了點頭表示讚成這一點。

    李小魚看到這裏,氣勢漸漸恢複了過來,她繼續說道:“更何況,當初韓使君你也說過,讓挑選自己信得過的人。我一個女孩家的,又沒什麽其他男子朋友,自然隻能從這些密友當中來挑選了。我也不想這麽急著就找幫手,隻是,隻是很多事情我真的不懂,需要有人幫忙才可以!”

    韓元清聽完了李小魚的話,再次點了點頭,認真的說道:“你的出發點很好,考慮的也很周到。但是你卻沒有想到一些細節問題,那就是你這些朋友當中到底有沒有合適的人選,如果沒有合適的人選,你卻還要一味的找人來幫手,難道就不怕越幫越忙嗎?”

    他頓了頓,接著又說道:“此外,你根本就沒有考慮這些朋友的感受。她們本來是不願意來的,不管是家裏的原因還是自己的原因,在這樣的情況,你應該先做好她們的細想工作,讓她們確定是否要擔任這個屬官。可是你們什麽都沒做,直接就把人請來審核,這豈不是強人所難嗎?”

    李小魚楞了一下,頓時就不知道該如何回答這些話了。

    韓元清歎了一口氣,說道:“你看看你的這些朋友,她們正因為不情願,所以才是隨便,不把公堂的威嚴放在眼裏。就是這樣,你還指望她們日後能幫你什麽忙?官府的任何事情決不能像玩過家家那樣隨便,因為我們的言行是要向光化軍所有老百姓負責的,你明白嗎?”

    李小魚徹底無話可說了,但是因為要強的心,讓她也不情願主動承認錯誤。她隻是低著頭,一句話也不說,就這樣愁眉苦臉的。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上一章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