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二十九、誓約豈輕言(中)(2/4)

作者:傾泠月字數:11082更新時間:2019-09-15 11:26:47

    “嗯。”蘭七點頭。

    “那……”寧朗想了想,忽然明白了,“這位蘭澹寧就是你爹?”

    “嗯。”蘭七淡不可察的點了一下頭,道:“蘭澹寧十八歲入江湖,十九歲已名傳天下,二十歲結識簡微瀾,兩人互認知己並約定日後要做兒女親家,二十一歲歸家娶妻顏紫昔。”

    “喔,那後來呢?”寧朗問。難道婚事便是那時候就定下的?

    蘭七沉默了片刻,才喟然歎一句:“若他就此留在家中,或許會更好。”

    “嗯?”寧朗看著她。

    “他成親一年後再次出門遊曆江湖,而這一次,他……”蘭七話音又止住,過得一會兒才輕聲道,“這一次他遇到了一個人。江湖數年,所見女子形形色色,各有動人之處,他從來心如止水以禮相待,他也曾自詡情貞,可是當他遇到那個人時,卻未能守住自己的承諾。”

    “他遇著誰了?”寧朗好奇。

    “他遇到了一個女人。”蘭七唇邊浮起一絲譏誚的淡笑,“他與那名女子的相遇啊……”抬手又扯了根著枯草繞在指間,低頭,看不清是何神色,過得了半晌,才緩緩道,“曾經當作故事般,在小時候的我們的耳邊反複說過無數遍,以至今天都能記得。”

    蘭七笑得悵悵的,碧眸一瞬間有水霧輕漫,朦朧幽深。

    “他與她相遇於一條長街上,人來人往中,似乎隻是一抬眸,他看到了懷抱杜若的她,她看到白衣如雪竹簫凝碧的他,很平常又似乎不平常。長長大街,熙熙人群,仿佛天生她(他)便在他(她)的麵前,那樣的自然如飛花流水。”

    一邊說著一邊無意識的扯著指間枯草,一截一截的扯斷。

    “長街遙望,正茫然間,那名女子已到身前,素手伸過,贈他一枝杜若。他接過,未及反應,那女子已飄然而去,留他持杜若悵望,卻已香蹤渺渺,那片刻竟如幻夢。可是一月後,他卻又在人潮熙攘的廟會裏再次遇見了那名女子,依然是滿懷杜若,幽香襲人。這一次的相遇,兩人心中驚異卻又覺理所當然,女子依然贈他一枝杜若,而且還開口和他說話了。”

    指尖撚著斷草,便一點一點化為粉沫,簌簌落下。

    “‘若能再逢,便與君有緣,願許終身。’”蘭七抬首,“女子說完這句話後再次飄然離去。蘭澹寧看著手中的杜若,訝然又啞然,可心頭卻已泛漣漪。此後,一日日過去,他有些期待有些好奇,當然他依然自負絕不會動心動情,隻是數月過去,他卻未曾再遇那名女子。從開始的期望,慢慢失望,再後來便淡化了,如此差不多又一年過去,他以為就此湮沒紅塵,甚至為此暗暗慶幸。因為他的那一點‘記憶’已令他明白,那是不妙的征兆。”

    “那後來呢?真的沒有再見到了嗎?”寧朗追問道。

    蘭七一笑,略帶冷意。“若沒有再見則更好,偏生……哼。”

    寧朗眼巴巴的看著她。

    “那一年冬天的一個夜晚,下著大雪,蘭澹寧錯過了投宿,正想覓個過夜的地方,不想前方傳來兵刃之聲,是以飛身過去一探究竟。等他趕到時,卻隻見雪地裏臥著四具屍首,而屍首間一人獨立,碧衣染血,猶帶一身的煞氣與殺意,卻如雪中紅梅,有著一種奪人心魄的美攝人神魂的豔。聞得有人靠近,那人轉身回首,兩人都是一怔。那一刻,蘭澹寧看著這個明明剛殺了人卻依然一身杜若香氣的女子,心頭之感已不止是不妙,而是大劫臨頭。”

    蘭七轉頭看著寧朗,似笑非笑的模樣。“這便是他們的第三次相遇,你說他們是不是很有緣份?”

    寧朗點頭,“有緣。”

    “嗬……”蘭七一聲輕笑,卻是無喜無悲,“那一夜的再逢,想來蘭澹寧自己也分不清是震憾更多還是驚喜更多,但總之是他們很奇妙的第三次相遇了,而且……他們相互動心了。”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上一章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