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六章 夢中人,霧裏情,月下事(1/3)

作者:粉橙薄荷綠字數:6384更新時間:2021-10-14 10:49:21

    第一節夢裏尋她千百度

    自蘭蘊姑娘用冰巒蟻為陳言初解毒後過了一夜,再見到他時,身體狀況已經明顯好多了,除了還是有些發燒之外,意識已經恢複了過來。所謂一物降一物,此等熱毒雖不知道來源幾何,但是正好與那冰蟻性格相克,陳言初服下沒過十二時辰便見了效果。

    “四弟還是躺下吧。”蘭蘊姑娘見陳言初醒來要起身,一邊勸他一邊為他重新蓋好了被子,她這一夜都在床邊照顧著陳言初,此時已然是一臉倦意了。“咳,三姐,我這是睡了幾天啊?”陳言初側過頭來問道。蘭蘊從旁邊桌上端來一杯溫水,回道:“四五天吧,可算是好起來了,我們都快擔心死了。”陳言初接過杯子,抬起脖頸邊喝水邊笑道:“我自小命大,沒事。”說罷被水嗆得連連咳嗽了幾下。蘭蘊回道:“哼,命大?要不是找來了冰巒蟻,你就算是活過來怕也是廢了。”蘭蘊姑娘把她為陳言初運功時的感覺告訴了他,那時可以清楚地察覺到一叢叢熱毒在陳言初體內竄動,並且往往會趨向攻擊他的重要經脈,蠶食體內的真氣與內力。因此蘭蘊設想,此毒不解,陳言初的武功定是要被慢慢瓦解而去,這用毒之人的居心真的是太陰暗了,對於它們這等江湖而來的人來說,幾十年積累的武藝根基若是沒了,和殺了他又有什麽區別!

    “冰巒蟻......我倒從沒聽說過,三姐,那想必很罕見吧?”陳言初問道。“那是自然了,是信長將軍給的,下次見他你可得好好感謝感謝一下他呢!”蘭蘊像教導小孩子般的對陳言初說道。“其他人呢?我這一覺睡得,怪想大夥的!”陳言初四顧張望了一下,問道。蘭蘊在水盆中換著毛巾,瞥了眼陳言初,反問道:“你是想問哪個呢?”陳言初噗嗤一樂,說道:“那就先從天香說吧。”蘭蘊把毛巾敷在了他額頭上,說道:“她去給你找藥去了,五弟後來也跟去了。”陳言初不解,繼續問道:“不是信長將軍給了解藥了嗎?”蘭蘊姑娘回道:“你發病當晚天香就連夜出門了,現在的解藥是昨天才送來的。”陳言初答:“哦,他們去哪兒了?”蘭蘊回道:“華山。”緊接著看陳言初又要問什麽蘭蘊便製止住了他,示意他先好好休息吧,身子養不好就什麽忙也幫不上。陳言初躺端正,對著一臉疲憊的三姐說道:“三姐你也去休息吧,我沒事,真是辛苦你了。”

    夢,說是虛無縹緲,可那玄而又玄的正是在這看似無常的幻影中總能夾帶著些許真實,有時是對過往的重溫,有時則是就未來的預言,管你信不信它就在你腦海裏徘徊不散,像極了一個婆婆媽媽的婦人。陳言初一個人躺在床上,本是不想睡的,卻不知不覺得閉上了眼睛,他做了一個夢:光線細微的山洞裏,幾人揮著或是長劍或是短刀,憑著聽覺與幾乎可以忽略的視覺抽砍著他們身旁的毒蛇,可以肯定的是他們被不計其數的這些長蟲包圍了,單是吐信子的聲響疊加起來就足以讓人不寒而栗了。黑暗中突然聽得一聲尖叫,順著身影和那熟悉的聲音可以確定那是天香姑娘沒錯了,她胡亂掙紮著試圖擺脫已經上了身的活物,一並衝著你喊道:“救命啊!救命!”你想尋著聲音的方向去找她,可那聲音時左時右......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上一章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