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七章 出鎮(1/2)

作者:說書的肥宅字數:4168更新時間:2021-10-14 11:32:02

    蘇觀把衣服在小潭裏洗淨,提起來擰幹隨手晾在了石頭上,自身也洗了個澡坐在旁邊開始休息反思。

    這一戰隻能說是險勝。勝在林慶內功根基不厚。不然,就算自己的身法再靈巧,也敵不過一力降十會。同時也勝在運氣,自己到最後也快力竭故意露出破綻,那時但凡出現一點差錯死的就是自己。不過到底是自己贏了。

    他坐在石頭上呆呆地注視著小潭回想完自己的戰鬥,心思便被潭水引了過去。望著清澈的潭水被林慶的血染紅,蘇觀漸漸緊皺起眉頭隻覺得自己一陣惡心,胃裏開始翻滾,低聲咒罵了句“真髒”,起身拿了衣服就要離開,又見衣服是這個樣子索性也將衣服扔進了水裏

    這個髒字說的是滿潭血水,也說的林慶這個人。從西域昆侖一路走來,也見過了不少人和事了,哪怕殺的仇家也不如這林慶惡心人,為了讓自己逃走甘心將自己的爹娘出賣,這事兒反正自己絕對是辦不出來。

    蘇觀光著身子也不是辦法,偷偷摸摸到了鎮子上,不知道從那家摸了一件衣服套在了身上惹出了一陣狗吠謾罵,“那個該死的家夥,竟然連衣服都偷??”蘇觀在牆外聽著隔壁大娘的罵聲,有些心虛摸了摸鼻子,走到了大街上。

    人死為大,縱使自己再惡心林慶,可是他臨死前說的那句話還是要將它傳達,雖然這不過是自己一個人的主意,但還是完了他的心願。至於他說的張舒不難找出來。

    沿街打聽了半天終於在西南邊到了張舒的家。很是普通,一間屋子外麵使用竹子紮成的籬笆,院子裏搭著竹架上麵爬著綠油油的秧,秧上結著還幾根黃瓜。大門沒關,蘇觀徑直走了進去,到屋子前敲了敲門。

    開門的是一個老太太,彎著腰拄著拐棍,用渾濁的雙眼打量著蘇觀。蘇觀看著老太太,又向屋子裏望去,看見了那個藥鋪的夥計,他本人現在正在一塊牌位前跪著。沒想到這個夥計就是張舒。

    老人家率先開口問道“你是誰啊?”蘇觀的目光從屋子裏退了出來,看著老太太,“老奶奶,您就是張舒哥的娘吧!我是林慶的朋友,是他讓我過來找張舒的,他家裏有事來不了。”

    老太太聽是他說是林慶的朋友大感驚喜,拉拉扯扯的非讓蘇觀到屋子裏坐坐。說什麽平日裏多謝林掌櫃照顧,既是少掌櫃的朋友進屋喝兩杯水。蘇觀連忙擺手謝謝了她的好意,“不了,不了,您還是把張舒叫出來吧”老太太見蘇觀不願進屋心情低落向屋裏喚了一聲叫出了張舒。

    張舒早就聽見門口的聲音,隻是一直不敢動。從藥鋪回來,老娘看見了自己脖子上的瘀痕問了自己是怎麽回事,自己一五一十的回答了,惹來了老娘的一陣怒火。說自己一定是哪裏惹得林掌櫃不高興了才發這麽大火,非要讓自己去認錯。但是林掌櫃大病還沒好自己不能去打擾他,結果被老娘罰跪在爹的靈位前幾個時辰。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上一章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