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五十七章 錢氏祠堂(1/2)

作者:千裏獨行特字數:5066更新時間:2021-09-08 21:30:34

    黃道吉日,適宜嫁娶。

    今日是錢府嫡長子錢如玉,迎娶黃家獨女黃珊的大喜日子。

    令程羽略有點意外的是,這青川縣俗的大婚儀式是從太陽下山開始的。

    在前世他所在地區的風俗,晚上辦儀式的都是二婚。

    忙而不亂的一天後,日落黃昏,大婚儀式終於在錢府正廳開始。

    錢府祖上乃是官宦世家,始祖還是個開國侯爵。

    但終非是世襲罔替的鐵帽子爵位,兩百餘年的洗刷下來,如今的錢家已經蛻變成以經商為主的巨賈。

    但近幾年錢大員外捐了個閑職員外郎,好歹是有功名在身的。

    因此府上來往道賀、拜帖的各色人等是絡繹不絕。

    大典進行之時,諾大的錢府竟然顯得有些局促。

    今日整座青川縣城,男女老少議論的話題隻有一個:錢家嫡長子娶新婦。

    為此整座青川縣衙的三班衙役也全部出動,戒備森嚴,生怕再生出一回山賊搶親的鬧劇。

    知縣還特地發簽,令縣尉調撥了一百兵丁,把守四方六座城門。

    將整個縣城牢牢圍住,販夫走卒隻出不進,既是為了大婚順利,也是為了頂上烏紗。

    一雀一貓站在高高的鼓樓屋頂,遙望著近半座城的燈紅酒綠,程羽招呼貓妖去看看熱鬧。

    不料橘貓妖鼻孔一噴,冷哼一聲,頗有些不屑,轉身邁著優雅貓步向會春樓走去。

    會春樓今日歇業。

    程羽見此也沒說什麽,隻是看其對錢府的態度,心中更加斷定,這貓妖是武君身前親手養過的。

    一隻麻雀飛離鍾鼓樓,越過一排排高低不平的屋頂,在錢府前院上空翱翔。

    做麻雀唯有這點好處,任你深宅大院,高牆壁壘都是擺設。

    錢府內住的那一對喜鵲早已不見蹤影,甚至連窩都已空置許久。

    想必是上次被程羽弄出了心理陰影,搬到城外去了。

    程羽優哉遊哉飛至正廳之時,一對兒新人正在拜天地。

    霍涯子也穩坐在廳中前排貴賓席位,仙風道骨的笑看一對新人。

    這段時日這位文抄公又豐腴不少,自打被大員外相請占卜嫡子婚事,鎖在屋內半日,憋出個大吉的卦象出來,這廝便更受重用了。

    待遇也再次提高,被請到一處帶有水池的大院中居住。

    小員外更是隔天就必請他師徒二人吃一次飯,看來已徹底被這廝忽悠瘸了。

    ……

    整個大典的流程,起初幾乎和程羽想的一樣,一對新人拜天地、拜高堂、夫妻對拜。

    但接下來的儀式他卻從未見過。

    新人拜完天地後並未直接開席吃酒,而是旁支、外姓賓客在席間等候,青川錢氏族人按照輩分排成兩列,男左女右。

    一對穿著喜慶紅妝的新人走在隊伍最前麵,領著一眾族人向錢府後院西北角而去。

    至於像錢多福這種祖上是賜姓的莊主,壓根連進府討杯水酒的資格都沒有。

    程羽在空中望去,府中專有一條大路直接從前院通往西北角。

    在那裏有一座單獨兩進的院子,正房足有五開間,幾乎和前院正廳一般大小。

    院門上掛著一個古樸牌匾,上書:“敕造錢氏宗祠”六個大字。

    前院的喧鬧逐漸被拋在身後,錢氏族人排列著肅穆嚴整的隊形,緩緩向祠堂行去。

    打頭的小員外錢如玉滿臉喜色,邊走邊時不時偷瞄一眼身邊的新婦。

    黃珊一改往日鵝黃衫裝扮,一身鳳冠霞帔鮮豔奪目。

    手持一把鵝黃色卻扇遮在臉前,扇後一張俏臉嬌豔欲滴。

    隻是在高處的程羽看去,這新娘子與新郎相比,顯得緊張了些。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上一章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